尝百草猛嗑药 迷幻背后的生命「平衡」 |
《神农氏》假想神农这位以吃药为己任的、因嗑药而身亡的人物,将他置放于现世时空,一窥其眼中、脑中的精神世界。
《神农氏》假想神农这位以吃药为己任的、因嗑药而身亡的人物,将他置放于现世时空,一窥其眼中、脑中的精神世界。(陈艺堂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戏剧

尝百草猛嗑药 迷幻背后的生命「平衡」

冯勃棣与Baboo的《神农氏》

编剧冯勃棣与导演Baboo的新作《神农氏》,看似大书「药物」与「成瘾」,内里其实在探究人因无力改变外在、只好借由药物寻求内在平衡的状态与依存关系,甚至也包含了对于信仰的诘问。剧本借用「神农尝百草」的上古传说,假想这个以吃药为己任的、因嗑药而身亡的人物,并将他置放于现世时空,一窥他眼中、脑中的精神世界。

文字|陈茂康
摄影|陈艺堂
第309期 / 2018年09月号

编剧冯勃棣与导演Baboo的新作《神农氏》,看似大书「药物」与「成瘾」,内里其实在探究人因无力改变外在、只好借由药物寻求内在平衡的状态与依存关系,甚至也包含了对于信仰的诘问。剧本借用「神农尝百草」的上古传说,假想这个以吃药为己任的、因嗑药而身亡的人物,并将他置放于现世时空,一窥他眼中、脑中的精神世界。

2018国际剧场艺术节

冯勃棣X Baboo《神农氏》

10/12~13  19:30

10/14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我的瓶子,是你,我永远需要!

我的瓶子,为什么我将你倾倒?

你里面的天空湛蓝、气候宜人;

因为

全世界没有一个瓶子,

如我亲爱的小瓶子那样好。

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写下了这首人们歌颂致幻剂「索麻」(soma)的「老流行歌曲」〈全世界没有一个瓶子如我亲爱的小瓶子那样好〉,歌词中所呈现的并非只是对于药物的狂热,更指向了他于全书所建构的社会结构中悲惨的真相——人们因致幻剂而感觉喜乐的同时,正映照著他们的困境;句中描绘的「瓶中世界」也讽刺著那个遭受强力控制、追求一体性且自以为安定的文明社会。于是,索麻成为了一种宣泄的工具,在人们无法寻求外在救赎的状态时,尚能祈求在内心达成某种平衡。

创作剧场中的超「ㄎㄧㄤ」文本

编剧冯勃棣与导演Baboo的新作《神农氏》,即使看似大书「药物」与「成瘾」,内里其实更深入探究前述那种平衡状态、依存关系,甚至,也包含了对于信仰的诘问。剧本延伸前作《Dear God》的主题、亦从自身体会出发,冯勃棣说,他在接受疾病治疗期间,终于第一次感觉读懂了莎拉.肯恩的遗作《4.48精神崩溃》4.48 Psychosis,便在稍加康复后著手《神农氏》的撰写计划,借用「神农尝百草」的上古传说,假想这个以吃药为己任的、因嗑药而身亡的人物,并将他置放于现世时空,一窥他眼中、脑中的精神世界。

「我想写一个很『ㄎㄧㄤ』的剧本,」冯勃棣劈头就说,也默默分析了他所接触的剧场作品,要嘛是过于平舖直叙地坦言苦痛和疯病,却有种不知所以然的无病呻吟;抑或是带有强烈自我控制、理性地呈现一种状态,却难以接近呓语的不清醒。「正在ㄎㄧㄤ的人,或处于精神崩溃、发疯的人,是不会感觉也不会表明自己很ㄎㄧㄤ的。」冯勃棣观察,「他们是很认真地『活在当下』,很认真地讲述他想表达的事情,这是我发现的一个状态:他们有逻辑。」只不过,这一层逻辑,却不足为外人所知悉或理解,此为其一。

其二是他将使用药物的需求,整理成一种寻求平衡的快速捷径,冯勃棣说,那是在「用最快的方式找答案或维持稳定」,他也以自残行为为例,说明大多数人吃药其实并非为求强烈的药效冲击,一如自残实未将自杀视为目的,而是透过这样的行动手段,达成某种内心平静。然而,「当那种稳定超过一个地方之后,就会变得很危险。我写的,就是在爆炸之前的那个状态。」

《神农氏》的文本,以两个男人于治疗中的对话开始:一人说著他如何尝试摆脱安眠药史蒂诺斯的控制、另一人则以事不关己的态度,给予鼓励及讽刺,接下来的段落则带出后者与其妻的家庭生活、相处方式,也穿插著两个男人的治疗对话,并逐渐进入愈形混乱的末世(又或是启示)场景。除了上述「维持在ㄎㄧㄤ中的逻辑」及「超出稳定的危险态势」外,情节的「超展开」也是编剧给自己的挑战,而如何在舞台上呈现这种不知何者是虚、哪边是实,既迷幻又引人的视听效果,则是导演的一大课题。

视听齐发,体验药物渲染的官能世界

甫受ACC亚洲文化协会奖助、自纽约驻村返国的导演Baboo,计划在舞台上设置一个DJ台,利用重拍节奏的渲染力,借由音声在场域中的激荡碰撞,具现药物对身体造成的作用、重现嗑药者的脑内音场;同时,借由麦克风收音、现场混音的技术,即时处理舞台上发生的各种声响大小与质地,将人们习以为常的日常声音如马桶冲水声、皮鞋行走声、物件掉落声,调制成另一种介乎虚实的样貌。

搭配DJ玩转黑胶唱片的手法,演员的表演也将受其影响,出现有如乐曲倒带、快转、慢速播放,或甚至跳针、不受控制的状态,以期「在写实的基调里,置入非写实的变奏和重组。」演员、音效也将与影像里各种跳跃的线条、斑斓的色彩、万花筒般的图腾相结合,营造出Baboo所谓「迷离的幻视感」。

将于十月登上国家剧院的《神农氏》是二○一八国际剧场艺术节之一,制作邀请莫子仪与黄健玮两位出身剧场、扬名影视的实力派演员,分别饰演神农及另一名男子,搭配首次参演剧场、曾入围金钟奖最佳女主角的林辰唏,演出神农之妻。另外,去年也曾参与Baboo作品《重考时光》的萧东意,及洪唯尧也将担任类似吟游诗人的角色,变装穿梭于三人之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ㄎㄧㄤ」掉了?

探索频道(Discovery)近期有档节目名叫「超Kiang科学」(SciJinks),结合科学实验与隐藏式摄影机的整人桥段,并邀请「生活大爆炸」(Big Bang Theory)男星葛莱奇(Johnny Galecki)担任主持人。题目中的“Kiang”字,其实就是「ㄎㄧㄤ」,它是近两年相当常见的形容词汇,然而正如它的书写方式多有不同(除了拼音、注音外,也有直接以「锵」字表示),由来及用法也有各种可能,目前对于这个字普遍的理解是:原为形容嗑药或醉酒后恍惚及神游太虚的迟缓状态,现在则有呆傻、搞不清楚状况,甚至是行为破天荒、让人难明究里的意思。

另外,ㄎㄧㄤ字无论是用作上述哪一种意义,其实都与闽南语中的「ㄎㄧㄤ」不同。闽南语的「ㄎㄧㄤ」字写为「勍」,有偷取、强夺之意,是为动词。而ㄎㄧㄤ其实比较接近国语字典中念作「ㄑㄧㄤ」的「锵」字,本就是状声词的锵,是用以表现金石撞击的声音。如演艺人「孔锵」之名,念起来是孔「ㄎㄧㄤ」,因其选用「锵」字来表达声音效果,呼应他作为电子琴师的工作,而非关此字正确的读音。(陈茂康)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