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回忆光年 捡拾快乐与不快乐的眼泪 |
4D BOX制造出来的眼泪、水流,串起了剧中角色的回忆时空。
4D BOX制造出来的眼泪、水流,串起了剧中角色的回忆时空。(Carl Emil Carlsen 摄 狠剧场 提供)
戏剧

穿越回忆光年 捡拾快乐与不快乐的眼泪

狠剧场《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

自二○一五年开始工作的《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在经过四次阶段性呈现之后,终于要正式现身舞台了。运用了4D BOX浮空投影,让这个作品「很科技」,但导演周东彦在其中说的还是回忆、旧宅、梦境,透过诗一般的幻想画面,说著快乐与不快乐、悲伤与忘却悲伤的故事……

文字|陈茂康
摄影|Carl Emil Carlsen
第307期 / 2018年07月号

自二○一五年开始工作的《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在经过四次阶段性呈现之后,终于要正式现身舞台了。运用了4D BOX浮空投影,让这个作品「很科技」,但导演周东彦在其中说的还是回忆、旧宅、梦境,透过诗一般的幻想画面,说著快乐与不快乐、悲伤与忘却悲伤的故事……

2018台北艺术节《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

8/11  20:00   8/12  14:30

8/15~18  20:00   8/18~19  14:30

台北艺术大学展演中心戏剧厅

INFO  02-25997973

由台湾狠剧场/狠主流多媒体与丹麦埃尔西诺文化庭院合作的《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自二○一五年开始工作,在历经四次的阶段性呈现之后,将在八月于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厅演出。这个作品运用了4D BOX浮空投影的技术,还得配戴3D眼镜观看,讲得却不是太过于「高科技」的故事,观众虽然得以看见影像所呈现的奇幻与奇观,随著演员肢体运动而变化聚合的奇妙画面,一如置身3D绘图软体里的旧宅重建。绚丽的视觉效果所欲呈现的是梦的维度,更试图在这梦中与悲伤道别,或再次回忆。

「什么是快乐?」的辩证  视觉先行的建构过程

「虽然我自己是念戏剧的,但做了很多『无声』的作品,像是跟周书毅合作,或跟舞者工作。」《光年纪事:台北—哥本哈根》导演周东彦说,这一次有别于他的其他作品,「我很想要说话,或是说,很想要重新感觉一下故事与文字的魔力吧。」于是便在一开始就找魏隽展加入:「我希望找『演员』进来,也希望演员可以有肢体的表演能力,这么看来魏隽展便是不二人选,他也有一定的编导经验;在丹麦那边,就请他们介绍了一位也具有相似背景的演员Kasper进来。」

4D BOX技术在剧中呈现的旧宅场景。(Carl Emil Carlsen 摄)(Carl Emil Carlsen 摄 狠剧场 提供)

最初要与丹麦那方接洽合作时,他预想从「快乐」这个角度切入,当时丹麦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国家,而台北则位居倒数地位:「我们带了六个人的团队,去到哥本哈根访问那边的人:『什么是快乐?』结果他们都答不上来。」丹麦人到底在快乐什么?大概是个谜,「之后他们到台湾来也是一副很快乐的样子。」周东彦笑说,「所以第一阶段呈现的时候,我们做了快乐与不快乐的『辩论大会』,就在讲这个快乐或不快乐,不过是nonsense。但是,你知道吗?最幽默的是,台湾今年在同一个调查里面成了亚洲最快乐的地方。」

随著一次又一次的发展,制作团队一方面尝试理解什么是4D BOX?它可以做到什么?同时也继续发展著演出内容,配合著影像内容去执行、改变。「我们绕了很多远路。」他说,即使到了前年的第四次阶段呈现,内容大致上已经实验完成了,「我还是在想,到底该怎么用这个盒子来说故事。」剧作家詹杰也参与其间,亦曾为这个作品写过一些故事,「可是有时候,我们讨论好了、写下来、放在台上、影像加进来,这一切又不work了。才发现,我们需要用影像来思考这个故事,在构思的过程中,『视觉元素』必须先行。」

潮湿的基隆大宅  一罐乾涸的眼泪瓶

巧得是,詹杰和魏隽展两位都是基隆人,周东彦本来想要稍微跟他们一起聊聊、试著厘清一下剧本的梗概,却不知不觉地变成在听两人讲起「悲惨的基隆少年回忆」。「魏隽展过去的作品里,有提到关于自己国中时期发生的事、关于家中父亲的病,让我的印象很深刻,当时便继续追问了他许多细节。」周东彦说,其实在出发前往丹麦之前,他自己的爸爸也生了病,更对魏隽展当时尚属年幼就必须面对相似状态的心境感到好奇。

从快乐与不快乐,聊到关于家人或家庭的回忆,然后又稍微再往魏隽展的生命经验靠近了一些,一边开会建构剧本,周东彦一边想著:「不是要讲快乐的事情吗?怎么愈走愈悲伤了。」后来,在经过几次阶段性呈现后,他领悟到,「或许有时候,我们是透过悲伤来理解快乐的,或是借由悲伤能更靠近快乐一点。」他自嘲这好像听起来有点像心灵类书籍里的大道理,「但真的是有这么一点。我最近也感觉到——悲伤的事情,重新想过一次,依然能够感受那股悲伤;但快乐不一样,再想一遍,反而很难重拾那种快乐。」再往前走一点,不管悲伤或快乐,「它比较是在讲人的感情。」他们曾在哥本哈根的海岸遇见了小美人鱼雕像,后来便连结到「眼泪」这个元素,便将它视觉化:「我们开始做水、水滴、眼泪的影像,同时也找到了一个叫做『眼泪瓶』的东西。」周东彦说,「眼泪瓶真的是太疯了——在哭的时候把眼泪存起来,等它乾了,悲伤就结束了——又疯又美!」他说,这个眼泪瓶也成了制作的一大关键,串起了魏隽展记忆的家、Kasper穿越的时空,以及谁也不一定比谁更快乐的台北和哥本哈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佩珀尔的幻象  4D BOX的前身

十八世纪末,源自德国从降灵会发展而成的「幽魂剧」(Phantasmagoria),到了十九世纪已在西欧与英国蔚为风潮,内容可视为气氛诡异的魔术表演,或在剧场呈现的恐怖视觉特效。十九世纪中叶,一位名叫德克斯(Henry Dirks)的英国工程师,想到了利用镜像折射的原理,让需要在台上呈现的虚像(譬如幽魂)从另外一个打亮的空间中,折射至台上,并将此技巧自名为「德克斯幽魂剧」,在剧场界兜售。不过,他的设计过于昂贵,没能得到太多关注,直到科学家佩珀尔(John Henry Pepper)看见并加以改良之后,才广受采用,并被称作「佩珀尔的幻象」(Pepper’s ghost)。4D BOX的技术其实就是从这样的概念发展而来的,时至今日,见鬼,已经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事了,但若能透过此「幻象」的投影内容,走入儿时记忆中的房间,并将其呈现在观众面前,仍令人觉得有些著迷。(陈茂康)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