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面向」青少年 更要并肩共学、用戏说话 |
影响.新剧场《发角 Huat-kak》。
影响.新剧场《发角 Huat-kak》。(影响.新剧场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2018表演艺术回顾/现象观察.趋势探索 现象8:创作与导引,为青少年打开剧场之门

不只「面向」青少年 更要并肩共学、用戏说话

今年国家两厅院的「新点子剧展」特别以「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为题,推出以青少年为核心的作品,同时举办工作坊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青少年剧场」国际论坛,也让人关注到青少年这个少被关注的族群。而已满十八岁的青少年表演艺术联盟,嘉义阮剧团的草草戏剧节、台南的十六岁小戏节与影响.新剧场的「少年扮戏计划」,都在这一年看到相当的积累与成绩,让人感到不管是「为青少年演出」或「由青少年演出」,都值得剧场工作者继续努力。

今年国家两厅院的「新点子剧展」特别以「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为题,推出以青少年为核心的作品,同时举办工作坊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青少年剧场」国际论坛,也让人关注到青少年这个少被关注的族群。而已满十八岁的青少年表演艺术联盟,嘉义阮剧团的草草戏剧节、台南的十六岁小戏节与影响.新剧场的「少年扮戏计划」,都在这一年看到相当的积累与成绩,让人感到不管是「为青少年演出」或「由青少年演出」,都值得剧场工作者继续努力。

与年度人物汪兆谦的谈话结束,回程途中,他想起当时初次应试台北艺术大学时的情景。高中时期,因吴静吉博士的青少年戏剧推广计划,有幸参与「超级兰陵王」戏剧比赛获奖,从此他便坚定且执著地必要朝此戏剧之路迈进。今年在国家两厅院主办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青少年剧场」论坛里,便有机会邀请众人——法国凤凰剧院总监和德国法兰克福剧团代表,受邀以此为题分享经验;台湾的艺文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剧场创作人,及教育部、地方局处负责人等则聚集一堂交换意见,得见关于青少年戏剧的相关议题讨论,各剧团、教育与社会团体的诸多用心和困境,长久以来已累积丰沛能量。

今年届满十年的嘉义草草戏剧节、成立十八年的青少年表演艺术联盟,足可看出地方与独立团队的苦心经营,而连续四年参与台南市文化中心「十六岁小戏节」的影响.新剧场,则以小戏节之「看戏、做戏、扮戏」三大环节为宗旨,持续引领也陪伴青少年走入戏剧、用戏说话。青少年戏剧,有「为青少年演出」和「由青少年演出」两种意义;而近年来所谓的「共学」,则试图以相较于过往的教学方式,发展出朝向健全「个体发展」、「群体合作」和「关怀他人及生存环境」等学习目标。上述所举出的三个团队,在他们各自的演出与排练过程中,皆面面俱到地往此方面迈进,以「由」青少年演出为主,达成「为」青少年演出的结果。

为嘉义植树撒种  在台南陪伴成长

如阮剧团举办的草草戏剧节,每年他们邀请嘉义县市的高中戏剧团队,前往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在专业的场馆里、有阮剧团的剧场工作伙伴鼎力襄助,完成演出。并搭配草草戏剧节的其他活动,如讲堂、市集、影展,以及将台湾乃至亚洲各地团队,拉向艺术中心各开放场域的「草草OFF」。除了具有吸引四方观众,在两个周末到访的诱因,更是尽全体之力,打造出一种有如世外桃源般的完善艺文环境。其中有许多选项可供青少年自由穿梭、任意选择,在不同的时间点加入同欢——是在制作前期便参与戏剧团队,与各方伙伴一同排练,或是朝向影展规划的部门,试试当个策划主题、选择片单的策展人,抑或在活动时亲身到场玩艺。每年艺术节结束后,阮剧团也都会带领青少年成员们,在园区内植下一株树苗,期待今年与未来的更多草草,生根茁壮。汪兆谦也笑说,以前种了树,过没几天就急急忙忙跑去看,看来看去总觉得没成长,便开始有点担心、甚至怀疑,搞不清楚有什么问题;后来才知道,种树就是这样,得等它的根渐渐抓稳土地、慢慢向下延展,自己站稳了、才会开始往上攀升。

台南市文化中心主办的「十六岁小戏节」起自二○一五年,以台南传统成年礼「做十六岁」为题、以「活化剧场」的初衷开启计划,预计用十年的时间,串连公部门的文化、教育资源,与民间团队、各地创作者携手,面向青少年戏剧。今年也延续去年的计划,邀请在此举办青少年戏剧工作坊的日本扮家家酒剧团编导柴幸男,与台南在地的十多位高中生们,一起造访《我的星球》。卅岁出头的柴幸男,其习惯的工作方式——不管对方是青少年或剧场专业演员皆然 ——便是透过共同练习舞蹈,认识并协助彼此,在一起完成创作之前,先一起跳支舞吧!每日的反复练习,除了可以培养默契且符合共学精神,熟能生巧所带来的成就感,也是一种自信的形塑。

而已投身应用剧场与青少年戏剧廿余年、毕业于美国东密西根儿童与青少年剧场研究所的「影响.新剧场」艺术总监吕毅新,更是从二○一五年起,便连年推出「少年扮戏计划」,以青少年为主体,固定使用半年以上的时间,完成从青少年自己的生命出发的口述历史剧场,从《少年蒙太奇》(2015)、《在路上 On the Road》(2016),到去年的《万花筒 Kaleidoscope》和今年的《发角 Huat-kak》,以心印心地,将少年少女们走过青春、正值当下、回顾过往的点点滴滴、日常习题,串接成各自美丽,只属于他们的独特演出。

柴幸男《我的星球》。(拉风影像 摄 2018台南艺术节 提供)

十八年花样青春  浓缩精炼一台好戏

同时,今年也是青少年表演艺术联盟(青艺盟)大放光芒的一年,且将积累多年的热力和努力,以售票演出节目的形式向外发散。过去这十八年来,花样年华青少年戏剧节提供了全台有心在戏剧领域大展长才、一试身手的各校社团成员们共聚一堂;今年,他们便将其中广受好评的《回》一出,以「韶光梦土─花样经典重制」之名,再次制作、排练上演,从剧本到设计、演员到技术团队,完全以曾参与不同届戏剧节的青艺盟大家庭成员们来主导和执行,让「花样」能继续绽放,在高中生涯结束、开启另一段旅程之后,也能有机会在聚首,继续在戏剧的舞台上共同游艺。除此之外,青艺盟也在十一月推出作品《风筝少年》,结合高关怀孩子与客家后生、以两个不同群体的青少年成长之路为主题,发挥表演艺术的社会能量。

两厅院二○一八「新点子剧展」,邀请耿一伟担任策展人,推出「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当中有三部戏剧演出、三大主题的青少年剧场工作坊,以及文首提及的国际论坛。盗火剧团搬出平田织佐的「高校演剧」《転校生》、EX-亚洲剧团则与柯智豪和害喜喜HighCC合作,改编经典青少年文学读物的《来自德米安的你》,最后则有明日和合制作所《请翻开次页继续作答》则利用参与式的演出型态,让观众走进考场、让高中生现身说法,探究青春路途上的测验与未来。然而,相对看来,剧展作品的内容,偏向以「青春」为主题的作品,其中「由」青少年演出及「为」青少年演出两种意义并未完全具备。透过国际论坛的充分对话之后,也可看出,如欲「面向」、「面对」青少年戏剧这个主题,光是一次策展并不足够,同时也必须搭配长时间的陪伴和共学机制,才有可能在打过「照面」之后,迈出脚步,并肩同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