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自由的路径 |
《小路决定要去远方》有别于以往儿童剧的既定样板,提出了崭新的儿童剧场展演策略。
《小路决定要去远方》有别于以往儿童剧的既定样板,提出了崭新的儿童剧场展演策略。(© 明日和合制作所)
戏剧

奔向自由的路径

评2020台北儿童艺术节《小路决定要去远方》

剧中的种种景象和人物,多是简化过后的形象,一方面使充满断裂的剧情中仍有可以捕捉的残像,另一方面,像是以模仿人类社会中的种种刻板概念的方式,来重建一个徒有外在表面、没有深度人性的对照世界。因此,编剧破碎且跳跃的书写策略,不仅是探索童趣、返璞归真的路径,而且本身就是一个对抗文明、奔向自由的手段。

剧中的种种景象和人物,多是简化过后的形象,一方面使充满断裂的剧情中仍有可以捕捉的残像,另一方面,像是以模仿人类社会中的种种刻板概念的方式,来重建一个徒有外在表面、没有深度人性的对照世界。因此,编剧破碎且跳跃的书写策略,不仅是探索童趣、返璞归真的路径,而且本身就是一个对抗文明、奔向自由的手段。

2020台北儿童艺术节《小路决定要去远方》

7/17~19  台北 水源剧场

新锐编剧吴彦霆的剧本《小路决定要去远方》,于去年获得台北儿童艺术节「儿童戏剧剧本创作」首奖,以一趟追寻的旅程为主轴,试图用多元而浮动的意象和跳跃不断的叙事逻辑,引导观众脱离现实,进入想像,进而反思文明世界的规训状态。剧本由「明日和合制作所」的洪千涵执导,以移动式剧场的形式来演绎,成功地具象化了作品中充满流动的状态,并让观众身历其境,得以徜徉其中。

跳跃的书写  对抗文明、奔向自由的手段

剧情以家庭生活为起点。一位学生等待出门未归的父亲,一位小朋友老师有个拥护标准价值、秉守光明信念的医生父亲,此两位角色与父亲的关系,勾勒出剧中世界里孩子对父亲形象的依赖与服从,间接带出父权价值已于孩提时期就植入人心的普世状态,仿佛父权之于每人,既是规范和宰制,亦是希望和救赎。接著,想像渐渐开展,小朋友老师踏上了多趟如实如梦的追寻旅程,进入了多个场域,穿梭于文明与自然之间。一路上遇见了小鹿弯弯等动物、得知学生小诚将自己声音交给了黑婆婆,又忽然间进入了寻找朋友威威的历险,并进入了人造的城市中找寻。整趟旅程下来,折射出理性与感性、文明与自然、科技与性灵、社会与个人、体制与本我、光明与黑暗等二元对立的世界观。

这几段追寻旅程,皆从小朋友老师出发,但相互之间并未有明显的因果关系,一方面脉络模糊、讯息突然,多处段落过度跳跃,叙事旅程难免散焦、失焦,但另一方面,正因为与逻辑脱钩,每个片段都得以独立飞翔,像是一块块斑斓的碎片。剧中的种种景象和人物,多是简化过后的形象,一方面使充满断裂的剧情中仍有可以捕捉的残像,另一方面,像是以模仿人类社会中的种种刻板概念的方式,来重建一个徒有外在表面、没有深度人性的对照世界。因此,编剧破碎且跳跃的书写策略,不仅是探索童趣、返璞归真的路径,而且本身就是一个对抗文明、奔向自由的手段。

导演洪千涵以移动式剧场的形式诠释此戏,观众随著角色们历险的步伐而走动,同步以体感的方式踏上追寻的旅程,同时也像是带领大小观众们进入一个如游乐园般的场域。表演区域遍布整个水源剧场,从开场的方正角落,渐渐移至开阔的剧场各处,每一站点都以丰富而多元的剧场元素,转化此剧纷杂的意象,每一场都充满惊喜、创意和能量。例如,某刻,成群结队的演员们纷纷踩著直排轮出场,身上带有萤光材质,幻化出暗黑深邃的海底世界里斑斓的生命群像。此般流畅而自由的空间调度,以及用平凡打造奇幻的手法,不仅传达出此剧充满流动和自由的力量,也翻新了原本的空间,自空无和漆黑中活化出奔放的色彩和生命,重新召唤起了剧中急欲探寻却已然消逝的人间魔法。

接纳所有的黑婆婆  一切都被彩虹包容

戏的尾声,站点来到了黑婆婆的地盘。这位被世人视为神秘、阴邪形象的黑婆婆,其实只是世人负面的、本能的能量载体,而且接纳所有不被祝福的、没有归属的个体。此一设定,是转折,扭转了剧情走向,也反转了所有童话故事中类似的巫婆形象。最后的场面,是黑婆婆展开彩虹大布,包容了台下所有观众,象征著兼容并蓄,象征著所有被主流所拒斥的人和价值,在此时此地,皆可交融为一。

总的来说,就一出亲子剧来看,《小路决定要去远方》有别于以往儿童剧的既定样板,提出了崭新的儿童剧场展演策略;就一出戏剧来看,这个作品以独特的形式成功转译了剧本内容。尤有甚者,此剧的搬演,在现今这个后同婚时代,以及这个魔法荡然无存、灵光渐渐消逝的机械时代,别有一番意义。

 

文字|吴政翰 戏剧购作、台大戏剧系兼任讲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