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京劇演員李家德 用堅持「武」上舞台

李家德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沒有家學淵源,也沒有看戲經驗,就因父親的一個念頭「家裡忙,不希望孩子學壞」下,李家德進入劇校學歌仔戲,卻一路輾轉走上了京劇武生之路,靠的就是他的堅持,以勤補拙,並且把握每一次可以上台演出的機會,不管是不是武生行當,李家德說「無論多短的演出時間也沒關係,而下次我還會演得更好。」

國光劇場「鬼.瘋」系列

《伐子都》

2021/11/26  1930 

全部《武松》(武松與潘金蓮、武松打店)

2021/11/27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有時候從一個人的「眼睛」,可以觀察出那個當下、無法用語言與文字修飾的狀態與樣貌,而他,從細長、娟秀的眼尾,滾出清透、光亮且黝黑的眼珠,難掩靦腆卻又真誠地直視過來,穿透了空氣的擾動。那時的他,剛結束上午的排練時間,有些輕鬆地穿著一件白色T袖,兩側剃得乾淨的頭髮,清爽俐落。

他是李家德。他是國光劇團的青年武生。他是第30屆傳藝金曲獎新秀演員獎得主。他是兩個女孩的爸爸。他,25歲。

在堅持裡創造:舞台上的他

一位演員最迷人的地方,是在舞台上。李家德是《水滸108II—忠義堂》(2018年重製版)的盧俊義,是梁山泊不惜用計也極力拉攏的槍棍名家——那時還在臺灣戲曲學院就讀的他,與朱柏澄所飾演的史文恭一場對決,從劇情到技藝都碰撞出奔放的火花。李家德也是京劇名段《挑滑車》裡的高寵,力挑數員敵軍,最後力竭而亡——甫入國光劇團的他,頂起新秀的期盼,淬煉出這段他最早學習的京劇戲齣。李家德更是獨挑《陸文龍》的青春小將,在得知身世後,成為扛起家國重責的絕世英雄——已達化境的雙槍、俐落的三起三落、清亮的嗓音,讓熱血沸騰與沉穩專注於舞台上下一同呼吸。

他或許尚未變化萬千、一人千面,但每一個身段、每一段唱腔都藏著無比堅持。

在戲曲演員裡是如此年輕的李家德,沉浸在傳統老戲裡,也獲得掌聲。誤以為他「守舊」,卻是在反覆從「舊」的習作裡找尋屬於他自身的「新」。就如即將演出的《伐子都》,習自中國名師閻邦健,必須紮大靠、插翎子、穿高靴,在連唱帶打、翻滾跌撲裡與自己的心魔對抗,最後瘋狂而亡;但,他也在過去的學習積累,以及老師因疫情無法抵台親授的狀況下,重新體會這個人物的心境,拾回在過去練習過程所暫時捨棄的詮釋,逐漸塑造他的子都。

李家德說著自己對於「新編戲」是比較苦惱的,因為相對沒有可依循的方法,就如去年演出《閻羅夢》裡的三世輪迴角色(包含項羽、關公與李後主),跨越「一趕三」的難度。不過,他也同時在思考自己於新編戲創作裡的位置,揣想能夠從創作初期就開始與編劇、導演工作,一起去開發劇中人物。這樣的思維,讓人更為期待有個專屬李家德的角色舞台誕生,與他共享創作的過程。

李家德 (林韶安 攝)

順從與固執的糾結:成為舞台上的他

相較於其他的劇校孩子,來自基隆的李家德並沒有家學淵源,也沒有過去的看戲經驗,之所以進入臺灣戲曲學院國中部就讀、學戲,完全出自於父親的一個念頭——「家裡忙,不希望孩子學壞。」而當時似乎沒有多想的他,就在父親朋友的推薦下,進入劇校學歌仔戲。

一切都是如此弔詭,過去習慣語言並非台語的他,往往被挑剔缺少歌仔戲的味道,卻還是在疑惑裡堅持到了大學。李家德說,在剛入高中時,已向王逸蛟老師學京劇,並吐露對正統京劇的渴望,而在高二開始萌生轉到京劇系的念頭,卻因學校體制而無法如願。但這個念頭在他心裡繼續滋長,對外的學習也未曾放棄,反而讓李家德更想「堅持」往「武生」發展。在這種順從與固執並存的矛盾與糾結裡,終於讓李家德於大學二年級時,順著朋友的推波助瀾,轉到京劇系。

從中學時因為失戀而一股腦地往排練場衝,但大學轉系之後,面對轉換劇種帶來的語言不通、方法不同,讓李家德花更多時間在練功。他說,到天津學戲的時候,曾被說「嘴裡頭不大行,但功不錯。」讓「半路出家」的他更加努力補拙。而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近期開始替他安排「老生」訓練,雖然辛苦,但他也想著:「早一點學習老生,放一陣子才有心得。」

或許可以認為李家德幸運,很快就獲得演出機會,包含高三升上大學那一年,參加「我是好角色」夏令營,加入《鬧天宮》演出;然後,又於大學二年級時獲得《賣鬼狂想》青春版的演出機會——而這個演出,並不是武生的行當。但,這何嘗不是因為他在努力練功的同時,也真摯地爭取每一次演出機會,就如李家德重複著他當時所說過的話:「無論多短的演出時間也沒關係,而下次我還會演得更好。」

李家德或許不是天生的演員,但他從地面長起,紮紮實實,穩穩固固。

李家德 (林韶安 攝)

扮演著每一種角色:舞台下的他

早早成家的李家德,已有了兩個可愛卻又頑皮的女兒。面對「京劇」同時作為自己的興趣與工作,週而復始的練功過程還是會帶來難以抵禦的疲倦;但聽著他說起兩個女兒那些好氣又好笑的小事,還是難掩身為人父的喜悅,直率地浮現在李家德仍舊稚氣的娃娃臉上。

曾經在浴室裡練唱練得太起勁,而被鄰居委婉投訴的李家德說,自己最近也開始學習「勾臉」(註),某次在家練習,畫到一半時,女兒吵著要喝奶,而太太還忙不過來,他只好默默在黑暗中,撇頭又遮掩地將奶瓶遞給女兒,深怕那張花臉的一個轉頭、直視就嚇著了她。

他的生活,其實是與京劇疊合在了一起,戲裡、戲外都在學習如何扮演每一個角色——這時是京劇演員,也是個父親。

成家與立業,都已有所成績的李家德,或許不愧於自己名字裡有個「家」字。他說,自己的結婚、成家及獲獎,似乎沒讓他感到有所改變。不過,「家」使他有個穩固的基礎,必須守護也擁有慰藉。可以欣羨25歲的他已慢慢走上人生的不同階段,但李家德的堅持卻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及,值得讓人期待他的精采未來。

註:戲曲演員用筆在臉上勾勒出眉、眼窩、鼻窩、嘴角等,並勾畫出各種圖案、顏色填充。

Profile

李家德

現為國光劇團青年武生演員,中學就讀台灣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大學畢業於京劇學系。以《陸文龍》榮獲第30屆傳藝金曲獎最佳新秀獎,並於2021年入圍傳藝金曲獎最佳演員獎。作品有國光劇團 《陸文龍》、《挑滑車》、《伐子都》等,當代傳奇劇場《水滸108II—忠義堂》。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1/24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2期 / 2021年1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2期 / 2021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