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幕啟雲端,朝世界出發! 從馬來西亞到台灣的「雲劇場」

左起:「雲劇場」創辦人李浩鋒、葉偉良與「雲劇場台灣」的吳維緯。 (雲劇場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馬來西亞劇場人葉偉良和李浩鋒創立的「雲劇場」,雖是疫情下劇場求生的產物,但這個從購票到演出的一站式平台系統,也吸引了許多單位加入使用,累積出口碑與聲量,也吸引到台灣劇場人吳維緯參與合作,打造出「雲劇場台灣」, 7月中的「全球泛華讀劇節」在此上線,吸引了大量超乎原本觀眾群的關注。這樣的線上展演「劇場空間」,是透過怎樣的機制與設計吸引觀者目光?透過這個平台,是否能超越地域、讓讓更多國際觀眾看見在地的創作精采?

「因為疫情關係」成為招呼語的這兩年,台灣表演藝術因抗疫有成而讓實體演出的生命力延續多時,另一方面卻也因線上媒介轉向的時差課題一度引起熱議。雖然線上表演在世紀瘟疫之前已然存在,但仍無法否認病毒讓我們更迫切面對網路時代的劇變。伴隨著第5屆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讀劇藝術節的線上演出,「雲劇場台灣」順利開幕並穫熱烈回響;多達16個國家、2,300位觀眾報到、1,000多名觀眾同時上線觀賞。對讀劇而言,這數據都是超越過往任何實體演出的。原為馬來西亞品牌的「雲劇場」來到台灣,除了人人口中的「線上演出」,究竟還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示?

「因為疫情」與「非關疫情」的雲劇場

「雲劇場」(Cloud Theatre)因馬來西亞於2020年行動管制令下應運而生,立意無非是為了在劇場封閉期間得以讓表演創作持續滾動,劇場人也在頹萎中得以創造收入。聯合創辦人葉偉良和李浩鋒從平台構想到上線不足一個月,推出這個從購票到演出的一站式平台系統。葉偉良將曾公演過的劇作《老鳥》製作成影像版,而李浩鋒則專注於後台的技術研發與整合。回想創始初期的手忙腳亂,他們不諱言過去因為安逸於實體劇場的工作模式,轉而面對嶄新媒介的困惑;但以有限的資源打造出無限的發揮,所幸都是貫徹始終的劇場職人精神。一年多來除了劇團創作,也吸引了國內外藝術節、院校發表、公家機關等各式單位陸續加入使用雲劇場的行列,逐漸累積出口碑與聲量。

與此同時,台灣這邊舞台紅幕照常升起,但吳維緯因須跨國教學,早已跟各種線上模式斡旋良久。意識到線上媒介絕非疫情下的替代品,國外早已視之為表演新方法並發展多時。在不停尋求線上展演方法的路上,因緣際會結識雲劇場夥伴,一拍即合後開始「搬磚」,從規劃架設、界面翻譯都親力親為,終於促成了「雲劇場台灣」的誕生。

「雲劇場」中,觀眾席的表情符號可根據演出需求,設計不同符號,展現該劇特色,圖為全球泛華讀劇節首獎作品演出時。 (國立中央大學戲劇暨表演研究室 提供)

雲端上蓋劇場:非物理空間與數據的實質掌握

觀眾出入自如、邊看邊吃;即時留言功能也讓台上台下都能同時發聲、發言、分享與討論。如此的「多聲道」創造了在實體劇場看演出所不可能的體驗。後來又添加了劇場空間維度的概念,介面更新後增設虛擬觀眾席,以強化線上劇場的「現場」感,並置入表情符號的新功能,能夠即時拍手鼓掌或是集體發動符號浪潮。許多觀眾也在觀演過程中巧遇位居海內外的舊同學、老朋友,如同劇場前台一般具備交際功能。如此浮動自如的觀眾群,不也是種當代野台戲嗎?如果「空的空間」是劇場,那為什麼線上空間就不能是劇場空間?現場演出當然是表演藝術最好的選擇,但劇場人有無可能透過線上去創造更多收入、打開表演實驗的可能?

所謂「線上虛擬」並非什麼都是虛的。正因為去物質性,反倒更須仰賴清楚可見的數據、技術支援去確立好每一項具體流程及相關規劃事項。吳維瑋將雲劇場一樣比照小、中、大型實體劇場的製作模式,會以觀眾數配置的概念讓劇團了解演出製作的規模,其運作方式才能得到相應調整。以多次數據看來,台馬雙邊節目都顯示出兩地觀眾的交錯與互通,而他方節目也能「空降」我方落地巡演,在地性與地域性知識才因此得以彰顯出來。

新觀眾、新製作模式、新國際管道

時下那麼多線上演出的管道與串流平台,為什麼還需要雲劇場?三位推手的考量非常清楚:在活動與節目量爆炸的線上時代雖然容易讓人數位倦怠,一個集中式的雲劇場卻能讓人快速掌握當季演出資訊。更重要的,就是意圖延續實體劇場的核心:「現場」、「共時」、「聚眾」的感受性。

觀演門檻的降低,也讓全球泛華讀劇節的許多觀眾都不是原劇場觀眾,更多是因關注到平台討論度而被吸引過來一探究竟,並仍有不少人留守到演後座談的最後一刻,為的就是聆聽並了解戲劇。沒有月租費、不談會員制,本來就是老少咸宜到劇場看戲的消費與體驗模式。而觀眾不會因為看完了線上演出就不去看實體演出,反倒是接收到一次線上觀演體驗以後,更可能激發出看實體演出的慾望與好奇。

對演出團隊而言,實體劇場的場租往往是最大開銷;採取線上展演除了免去厚重成本,轉而把預算挪移到其他製作面向上,提升作品精緻度成為理想之一。或許有人認為表演都被「影視化」,限縮在單一景框內是否略嫌委屈?然而,在正確理解「線上」、「平台」的觀念以後,可能未必是形式受限的問題,反倒是媒介開始拓展的旅程了。

雲劇場作為線上推廣節目到國外的窗口,容易匯總國際節目並開發線上藝術市場。過去總為了出國巡演而疲於奔命,如今卻能以低成本讓國外觀眾在彈指之間看見,作品讓國際看見的門檻亦隨之大幅降低。全球表演的有效串聯,就得仰賴集中式的展演平台。雲劇場深諳國際視野及接軌策略的重要性,從剛結束的馬來西亞最大型藝術盛事2021年檳城「喬治市藝術節」,到9月即將上演的 「2021不貧窮藝術節」都移師雲劇場上演,此外更與日本「糸島國際藝術節」、澳洲「珀斯藝穗節」講座連線,可見版圖只會愈來愈大。如果說雲劇場是從亞洲出發,未來也終將成為西方觀看亞洲節目的關鍵管道之一。

觀眾可透過雲劇場台灣右側的聊天欄位即時提出對演出的想法,或透過觀眾席下方的表情符號回應,圖為全球泛華讀劇節貳獎作品演出時。 (國立中央大學戲劇暨表演研究室 提供)

新時代的劇場軟革命?

無論受疫情影響深淺,若在受創後痛定思痛,並體認新媒介的時代降臨,那這場時代的革命性「劇變」,不僅是劇場媒介轉變,亦是劇場空間觀念之變。選擇線上空間並非是對實體空間的棄守,而是空間觀念上的拓展。

如前所述,許多劇團在實體演出製作環節中難以一舉完成的理想,從此以後就多了個選項,那就是採取不同媒介將想達致的想像都給付諸實現。或許我們難以改變大環境或官方的權力與資源分配,但藉由民間的跨國結盟與資源整合,反轉權力價值並為此展開對話,卻不無可能。

潛在新觀眾、待發新實驗、新國際客群、新劇場模式、新資源配置,皆為「劇變」時代下的新出路。在雲端開窗,「雲劇場」與「雲劇場台灣」讓所有可能都得以在雲層中對流、裡外互通。

即時串流Zoom的對談畫面,直播至「雲劇場台灣」,觀眾則透過聊天室的文字訊息進行提問,圖為全球泛華讀劇節參獎演後座談時。 (國立中央大學戲劇暨表演研究室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09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