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與回響 Echo

我不入戲,怎麼辦?

頑筑舞集《禮物》即使肢體不盡具有科班水準,整體呈現態度卻非常敬業。 (第二屆臺北藝穗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我們對藝穗節的期待,應該是什麼?——不是全然專業,至少是誠懇;不盡主流商業,最多是實驗批判;不甚完美,但,夠膽。

若上述三種期待都不被滿足,連台詞都被處理得模糊難嚥的時候,看戲的我,非但無法入戲,簡直蒙受被「凌遲」的痛苦。不過,這屆藝穗節的演出票房,似乎沒有全然反映像我這種嘴刁的看戲品味。看起來,新一代更擅於行銷經營的包裝。問題是,單純、可愛的「小花小草」,到哪裡去了?

《PAR表演藝術》 第202期 / 2009年10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02期 / 2009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