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見到的》探討關於世界末日想像的歷史。
《你所見到的》探討關於世界末日想像的歷史。(Danielle Voirin 攝 Theatre de la Ville Paris 提供 )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科幻中的哲學 穿越時空的末日體驗

法國編舞家嘉愛爾.布爾日作品《你所見到的》

長於穿梭藝術影像與時空對話的法國編舞家嘉愛爾.布爾日,去年底發表的新作《你所見到的》受聖約翰的《啟示錄》圖像和法國科幻經典《堤》啟發,藉由舞蹈動作、姿態、身體,帶著觀眾重新思考這些我們「似乎」都認識,充斥在文化敘事當中的既定符碼,重新閱讀《啟示錄》世界末日的亙古命題。

長於穿梭藝術影像與時空對話的法國編舞家嘉愛爾.布爾日,去年底發表的新作《你所見到的》受聖約翰的《啟示錄》圖像和法國科幻經典《堤》啟發,藉由舞蹈動作、姿態、身體,帶著觀眾重新思考這些我們「似乎」都認識,充斥在文化敘事當中的既定符碼,重新閱讀《啟示錄》世界末日的亙古命題。

「這是關於一個童年所見畫面的故事。」

「困擾他許久的,直到很久以後他才明白的暴力場景,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開始前幾年,在奧利(Orly)機場的堤(碼頭)上發生的。」

「週日,父母帶著他們的孩子到奧利機場看飛機起飛。孩子在堤(碼頭)盡頭看著太陽下山,還有一張女人的臉。」

「沒有什麼能夠將記憶與其他時刻區分開來……這張臉是他記憶中唯一和平時期的影像,他很長一段時間都想知道他是否真的看過它。或者他是否創造了這個溫柔的時刻,來支撐正在發生的瘋狂,突如其來的聲音,那個女人的姿勢,那搖擺的身體,人們的恐懼叫喊 。」

「後來,他意識到,他看到的是一個男人的死亡。」(按:小男孩他看到的是自己的死亡。)

熱愛藝術史、熱愛穿越古今的法國編舞家嘉愛爾.布爾日(Gaëlle Bourges),繼上次在亞維儂藝術節的《我唯一的慾望》A mon seul désir中召喚中古世紀的神話動物和古堡處女後,這次她與她的五位舞者一起受聖約翰的《啟示錄》(也就是世界末日)的圖像和法國科幻經典《堤》La Jetée(註1)啟發,推出新作《你所見到的》Ce que tu vois。號稱是最古老的《啟示錄》圖像,中世紀的宗教繪畫風格巨幅掛毯《那昂熱》Angers,這幅知名的十四世紀藝術傑作(註2)中的世界末日,充滿了舊世界的恐懼和極端的風格,展示了約翰在第一世紀所寫的啟示錄故事。而另一部分則是法國藝術家克里斯.馬克(Chris Marker)於一九六二年的科幻敘事(嚴格說來它不是一部電影,而是一部影像小說)經典《堤》,特別是當中透過影像的時空旅行部分。布爾日與這些對於未來,對於世界末日的敘事進行對話,企圖產生足夠強大的心理圖像,以求在時間上鑿出一個洞,穿越時空。

藝術「等於」時空旅行

當我們看著一幅幅圖像,看著一件件藝術作品時,我們到底看到什麼?布爾日的作品告訴我們,我們看到的是敘事,是歷史。圖像的歷史,思想的歷史,而在她的這部新作品中,是關於世界末日想像的歷史。她從這些影像出發,連接不同時代和文明,不同的敘事和世界觀。如同《啟示錄》是新約的最後一個章節,中世紀的巨幅掛毯當中一個個圖像描繪的場景,舞台上以一一出現的懸掛背幕清楚地分隔出一個個章節,舞者在舞台上也一一建構如同在畫框中的平面圖像,時而如同《堤》當中由畫外音旁白引領,我們在不同的敘事間,在不同的時空之間,來回擺盪。

錯綜複雜的古今未來,《啟示錄》歷史穿越故事。中古版畫形式中的古典姿態動作,夾雜科幻情節,時而迸出似乎是抽樣自我們日常新聞的「歷史」一般,經濟危機、全球暖化等等,極為當代的社會政經時空情境。舞者並大量使用形式極簡的道具,召喚如同聖經畫面般眾所周知的古典圖像,獨特的拼貼方式構成強烈的衝突反差,我們在五位表演者的陪伴下仔細審視這些舊圖像,重新思考這些我們「似乎」都認識,充斥在文化敘事當中的既定符碼,透過舞蹈作品重新閱讀《啟示錄》世界末日的亙古命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