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form Changdong 攝)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擺脫規約挑戰界限 追求時代共鳴 韓國樂團Jambinai的跨境之路

二○○九年創團的Jambinai,是由三位韓國國樂科班出身的音樂家李逸雨、金寶美與沈恩用所創立,為了能與為數更多、音樂取向更多元的聽眾近距離交流,他們找來貝斯手俞炳求和鼓手崔宰赫擔任客席樂手,開始實驗新的創作模式。耕耘迄今十年,他們的努力已見成績,跨界專輯頗受肯定,受邀至國際各音樂節、平昌冬奧閉幕式等場合演出。

文字|許景涵、Platform Changdong、KCCUK、Seung Yull Nah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二○○九年創團的Jambinai,是由三位韓國國樂科班出身的音樂家李逸雨、金寶美與沈恩用所創立,為了能與為數更多、音樂取向更多元的聽眾近距離交流,他們找來貝斯手俞炳求和鼓手崔宰赫擔任客席樂手,開始實驗新的創作模式。耕耘迄今十年,他們的努力已見成績,跨界專輯頗受肯定,受邀至國際各音樂節、平昌冬奧閉幕式等場合演出。

去年二月,在平昌冬季奧運的閉幕公演現場,八十架玄琴沿著舞台圍成兩個圓,反覆撥弄起低沉短促的旋律,形成一道壯大又帶有一絲詭譎的音場。同時間在舞台中心緩緩升起一組樂人,分別帶著玄琴、奚琴、電吉他、電貝斯和鼓組登場,演奏起激昂的搖滾樂。對一般韓國觀眾來說,比起當天參與演出的其他K-pop歌手及組合,這組人馬顯得相對陌生,但看在長期關注韓國獨立音樂圈的人眼裡,他們的登場並不是特別出乎意料。他們是「Jambinai(잠비나이)」,曾獲《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Magazine、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等權威媒體高度讚譽,近年來歐美各大音樂節爭相邀請演出的樂團。

獨立音樂場景中的特異分子

在素有「韓國獨立音樂聖地」之稱的首爾弘大區(홍대)(註1)一帶,從喧囂的街頭公演區到巷弄間的酒吧地下室,再到備有專業音響設備的展演空間,音樂創作者在這些空間培養實力、結識同好,愛樂者在這裡獲得聽覺的滿足和歸屬感。這裡有全韓國最鮮活奔放的大眾音樂場景,在許多音樂人心中,在弘大辦成一場公演,可以說是音樂生涯中重要的目標和里程碑。

Jambinai也是眾多對弘大有所嚮往的樂團之一,但和其他樂團不太一樣的是團員的音樂背景。二○○九年創團的Jambinai,團名實際上是一個沒有特別意義的自創詞,如果非要賦予這個詞一個意義,「不被明確定義」就是Jambinai的定義。成員以負責演奏電吉他、篳篥、太平簫、笙簧的李逸雨(이일우)、奚琴演奏家金寶美(김보미)、玄琴演奏家沈恩用(심은용)為核心,三人是韓國藝術綜合學校國樂科的同學,有感於韓國國樂與當代潮流嚴重脫節,即使是發表新創曲,台下的聽眾始終只有學校的老師和特地來捧場的親友。為了能與為數更多、音樂取向更多元的聽眾近距離交流,他們找來貝斯手俞炳求(유병구)和鼓手崔宰赫(최재혁)擔任客席樂手,開始實驗新的創作模式,帶著作品向弘大叩門。

事實上在韓國國樂界,企圖擺脫傳統制約、多方從事跨界音樂實驗的組合早已不可勝數,但多數的出發點是滿足自身對新音響的探求,視聽眾的感受為次要。Jambinai的成員則是將創團目標定為「使用國樂器創作大眾音樂」,嘗試突破艱澀的傳統音樂語法,尋求一般聽眾的共鳴,更進一步創造「跨界對話」的可能性。Jambinai也是目前為止唯一選擇轉移演出場域,將弘大視為重點耕耘地的國樂組合。

然而回顧成軍初期,在相對具有包容性、尊重音樂多元化價值的弘大區,Jambinai的音樂也曾被評為過於前衛、難以接近。從台下屈指可數的觀眾到座無虛席,創團十年來,Jambinai也從與觀眾的互動過程中,不斷調整態度和步伐。

(KCCUK 攝)

創造與聽眾間的音樂共感

Jambinai於二○一○年發行第一張單曲,收錄三首作品,全長約卅五分鐘,其中僅一曲〈樹木的對話 나무의 대화〉就長達十七分鐘。當時還是三人編制的Jambinai,作品注重氣氛的鋪陳與情緒的堆疊,但對一般聽眾來說,這樣的樂曲仍然過於冗長,容易感到不耐。在二○一二年發行的第一張正規專輯Differance(차연;差延)當中,所有曲長皆縮短在十分鐘以內,並加入鼓組和電貝斯,強化作品的節奏感和層次性。開場曲〈消滅的時間 소멸의 시간〉以玄琴反覆的旋律為領奏,給予聽眾一個冷峻凜冽的記憶點,隨之而來的電吉他和奚琴合奏又宛如風暴突襲,並帶有幾分歇斯底里,彷彿一篇開拓新局的強力宣言。而作為專輯尾聲的〈Connection 커넥션〉又一反前八首金屬搖滾味濃厚的曲目,以篳篥獨奏為首,搭配延遲效果器的使用,營造出沉靜而迷幻的氛圍,再巧妙地將主奏角色轉換至奚琴,隨著其他器樂的陪襯與層疊,將情緒推向高峰;最終再由奚琴和再次登場的篳篥一同再現主題。第一張正規作品的新概念和高水準,讓Jambinai一舉拿下韓國大眾音樂賞年度最佳跨界專輯獎項,但也因而被貼上「國樂金屬搖滾樂團」、「韓國後搖滾樂團」等標籤。

二○一六年發行的A Hermitage(은서;隱棲)與前作相比,最大的不同在於加入人聲與唱詞,以及對時事的批判,曲目之間也更具獨立性。在專輯製作期間,韓國發生震驚世界的世越號船難,當時有許多音樂人為罹難者和受難家屬譜出哀悼的樂章,但Jambinai認為除了表達悲傷,憤怒的情緒也應被正視,他們因而寫下〈他們沉默無語 그들은 말이 없다〉,用一種較為暴烈的方式,替集體被壓抑的憤怒提供宣洩的出口。

在預計於六月發行的最新專輯ONDA(온다)問世前夕,Jambinai在弘大Rolling Hall的公演中提前發表了新作。整體說來,新作比起前兩張專輯更精煉,平均曲長更為縮短,但增加了更多歌詞及人聲,其中最令人驚喜的當屬奚琴演奏家金寶美的首次獻聲。

回首一路走來的改變,團員李逸雨表示:「我個人一直努力擺脫自己身為創作者的立場,試著從一般聽眾的角度去聽我們做的音樂。ONDA和先前兩張專輯最大的區隔,在於我們為了確保大眾性和普遍性,在作品中更積極地加入人聲,也設計了聽眾可以和我們一起唱和的段落。此外,在第一和第二張專輯發行後,我們似乎被普遍認定為一個重金屬和國樂結合的音樂組合,而我們想避免被貼上這樣的標籤。」(註2)

(Seung Yull Nah 攝)

在國際舞台上心繫韓國

拜網路無遠弗屆之賜,Jambinai在韓國演出的實況影片上傳至社群平台後,在海外引起不少矚目。二○一三年五月,Jambinai首度受邀至芬蘭赫爾辛基演出,此後逐漸成為世界音樂舞蹈節(WOMAD)、英國格拉斯頓伯立當代表演音樂節(Glastonbury Festival)、美國西南偏南音樂節(SXSW)、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等國際級音樂活動邀約的常客,至今累積了上百場大小型海外演出經驗。對此,Jambinai表示,海外巡演固然別具意義,也為樂團的走向帶來新的啟發,但和國內觀眾一同完成的演出,更有截然不同的互動趣味和魅力,他們始終希望能在忙碌的海外演出行程之餘,多留些時間和韓國的觀眾見面。

註:

  1. 「弘大」泛指以弘益大學(홍익대학교)為中心,周邊的東橋洞、西橋洞一帶。近年來隨著弘大中心的店面租金大幅提高,許多展演空間紛紛向外遷移至鄰近的延南洞、合井洞、上水洞、望遠洞等地。
  2. 文中團員發言為筆者於今年4月採訪內容。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