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畫家與紀錄片導演吸食鴉片之後,迷離般地倒掛在翻轉的獨木舟上。
女畫家與紀錄片導演吸食鴉片之後,迷離般地倒掛在翻轉的獨木舟上。(Michèle Laurent 攝 Théâtre du Soleil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超越種族的創作,還是自我辯護? 羅伯.勒帕吉與陽光劇團的《Kanata首部曲:爭議》

因為先前的抗議,加拿大導演勒帕吉與法國陽光劇團的首度合作作品Kanata差點因北美製作方的撤資而胎死腹中,但在陽光劇團藝術總監莫虛金的堅持下,改名為《Kanata首部曲:爭議》在去年十二月底首演。不同於最初橫跨十九至廿一世紀的時代三部曲,《Kanata首部曲:爭議》將時空背景設定於近代,並採用多線敘事描繪族群共生的現象,以及弱勢族群的處境。

文字|王世偉、Michèle Laurent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因為先前的抗議,加拿大導演勒帕吉與法國陽光劇團的首度合作作品Kanata差點因北美製作方的撤資而胎死腹中,但在陽光劇團藝術總監莫虛金的堅持下,改名為《Kanata首部曲:爭議》在去年十二月底首演。不同於最初橫跨十九至廿一世紀的時代三部曲,《Kanata首部曲:爭議》將時空背景設定於近代,並採用多線敘事描繪族群共生的現象,以及弱勢族群的處境。

二○一八年夏天在北美掀起的輿論風暴讓Kanata面臨胎死腹中的命運。(註1)然而,在莫虛金(Ariane Mnouchkine)的努力堅持下,演出計畫死灰復燃,並改名為《Kanata首部曲:爭議》Kanata - Épisode I - La Controverse,於十二月底在巴黎彈藥庫劇院(Cartoucherie)順利首演。這部備受矚目的作品不僅是兩位當代劇場巨擘的心血結晶,也是陽光劇團(Théâtre du Soleil)成立五十多年來,首部由外來導演執導的演出。在餘波盪漾的氛圍中,導演勒帕吉(Robert Lepage)與陽光劇團如何透過藝術創作回應時事紛爭?他們是否能用人性化的詮釋,超越種族和文化的分際?

「尊重」與「自由」的衝突

“Kanata”是北美原住民易洛魁語系(Langues iroquoiennes)的文字,意指「村莊」,也是加拿大國名的由來。以此為題,勒帕吉試圖回溯他故鄉兩百多年來的種族衝突,重探原住民與殖民者之間的複雜關係。然而,戲中摻雜了許多讓原民餘悸猶存的歷史傷痛(註2),引起部分人士的嚴重抗議。他們認為,這次創作並沒有任何原住民的參與,恐怕擺脫不了白人呈現印第安人的刻板印象,甚至有「文化侵占」(appropriation culturelle)之嫌。發酵的輿論不僅讓北美製作方決定撤資,也突顯出「尊重少數族群」與「創作自由」之間的矛盾。

面對原民的指控,莫虛金強調,若是用疆域和種族去框限文化內涵,只是突顯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差異,如她所言:「文化沒有任何時間與空間的界線,它並非專屬於某人的資產。(…)無論是團體、部落、宗派、種族、人民或國家,每個群體無法獨占自己的文明。他們的故事匯集成全體人類共享的歷史。而藝術家的職責就是闡述這種偉大的歷史。對我們來說,所有文化都是神聖的創作資源。我們必須抱有尊重和感激之情,謹慎地汲取這些資源。(…)劇場就像是帶領大家通往世界的門窗。(註3)的確,陽光劇團最明顯的特色,就是用人道精神突破任何界線。它的成員來自於廿四個不同的國家,作品也充滿跨文化的色彩。自八○年代起,莫虛金始終用同理心和嚴謹的調查態度深入異國的文化與歷史,將其轉化為富有寓意的史詩和引人入勝的表演(註4)。因此,她堅持用藝術創作抵抗充滿意識形態的論戰,讓普羅大眾自行評斷Kanata是否背負了竊取原民文化的罪名。

透過這些漂泊靈魂的聚散離合,勒帕吉勾勒出移民社會的內在矛盾,也突顯被掠奪者的悵然落寞。(Michèle Laurent 攝 Théâtre du Soleil 提供)

透過多元文化質問殖民歷史

不同於最初橫跨十九至廿一世紀的時代三部曲,《Kanata首部曲:爭議》將時空背景設定於近代,並採用多線敘事描繪族群共生的現象,以及弱勢族群的處境。劇中大部分的角色都具有雙重文化背景:被伊朗夫婦收養的原住民婦女、香港移民、來到異鄉發展的法國藝術家等。勒帕吉運用電影般的剪輯手法,將角色的命運串聯在一起,構成一部悲喜交織的通俗劇。透過這些漂泊靈魂的聚散離合,他勾勒出移民社會的內在矛盾,也突顯被掠奪者的悵然落寞:落地生根的民族鳩佔鵲巢,一步步將原民排擠到社會邊緣。歐洲的殖民政策究竟讓新大陸變成了種族大熔爐,還是文明失落之土?

隨著序幕的一連串場景,這個問題逐漸揭露:一開始,原民裔的藝品修復師介紹了一系列描繪她祖先的十九世紀畫作;然後,場景轉換到森林,原民乘坐著獨木舟划過這片安謐之境,但不久,一群工人拿著電鋸砍伐巨木,摧毀了原民的神聖圖騰;緊接著,兩名加拿大警察包圍一名原民婦女,搶走了她襁褓的嬰孩;最後才回到現代溫哥華龍蛇混雜的鬧區……這些快速變化的場景帶領觀眾一步步跳脫北美原住民的刻板印象,走進他們的實際生活。

將現實爭議融入虛構劇情

儘管本劇敘事結構極為龐雜,但劇情主要圍繞著同一個角色鋪展:染有毒癮的原住民少女。某天,流落街頭的她巧遇法國女畫家,並透過她的手機與失聯已久的母親連繫。身處龍潭虎穴的她雖然有社工人員及原民紀錄片導演的照料,但仍躲不過連續殺人魔的毒手。這場悲劇讓女畫家深受刺激,決定展出四十九名受難者的肖像畫,以紀念這群身首異處的無名女性。然而,這項決議卻沒有得到家屬允許,甚至引起他們的抗議:「我們的土地、孩子都被掠奪,而現在連我們的眼淚都不放過。」然而,女畫家卻不接受這種「民族自決」的看法:「如今,難道要獲得許可,才能表示對於他者的同情與憐憫?」的確,勒帕吉將現世爭議融入虛構劇情,留給觀眾自行解讀。

《Kanata首部曲:爭議》融合了勒帕吉劇場的魔幻魅力,以及陽光劇團的人文情懷與手工精神。在流暢的場面調度之下,觀眾絲毫不覺拖沓,逐步走進盤根錯節的故事當中,體會角色們洶湧澎湃的情感。某些場景更製造出驚人的劇場效果,例如:女畫家與紀錄片導演吸食鴉片之後,迷離般地倒掛在翻轉的獨木舟上。然而,封閉的空間感、頻繁的換景、著重寫實的舞台效果、預錄的配樂與聲效等因素扼殺了觀眾的想像力,讓人不禁懷疑兩位大師的合作是否消弭了各自獨特的美學風格?

《Kanata首部曲:爭議》將時空背景設定於近代,並採用多線敘事描繪族群共生的現象,以及弱勢族群的處境。(Michèle Laurent 攝 Théâtre du Soleil 提供)

兩極化的評論

首演過後,本戲引起法國劇評兩極化的反應。有人讚揚創作者以人道觀點挖掘文化認同的矛盾,證明藝術家是時代最好的見證者;也有人批評瑣碎的對話和濫情的情節削弱了詩意與史詩性,讓整部戲看起來像是一部「電視電影」。特地前來法國觀賞演出的原住民藝術家則深感遺憾,他們認為整齣製作仍以悲情主義和異國情調塑造同胞形象,也沒有撻伐政府長年施行的殖民政策。讓他們更加氣憤的是,創作者把自己塑造成整體事件的受害者,充滿自我辯護的嫌疑。

事實上,在決定恢復演出之後,勒帕吉與陽光劇團只有四個禮拜的排練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們不僅得重拾發展四年的成果,更要濃縮龐大的史詩三部曲,以迴避敏感的種族議題。儘管他們力圖透過普世人性回應原民抗議,但《Kanata首部曲》似乎缺乏歷史辯證,只聚焦在現實爭議。然而,這部作品只是初步嘗試,它仍舊提醒當代人正視殖民霸權造成的種族仇恨,讓他們了解少數民族被迫害的傷痛。

註:

  1. 請參閱王世偉,〈勒帕吉又一新作被迫取消―政治正確犧牲創作自由?〉,《PAR表演藝術》雜誌第309期,2018年9月。
  2. 讓北美原住民感到爭議的歷史事件,包括了加拿大政府施行近100年的「印第安人寄宿學校系統」(Pensionnat autochtone)——白人殖民政府運用強制入學的手段,讓原住民孩童脫離原生家庭,背離自己的信仰與文化,以及21世紀初爆發的豬農皮克頓(Robert Pickton)虐殺婦女案件,49名受害者大多數為在街頭賣淫為生的原住民少女。
  3. Ariane Mnouchkine : « Les cultures ne sont les propriétés de personne », propos recueilli par Joëlle Gayot in Télérama, 18 septembre 2019.
  4. 例如:以日本傳統劇場為演出形式的《理查二世》Richard II(1981)、《第十二夜》La Nuit des rois(1982)、《亨利四世》Henri IV(1984)、改編柬埔寨大屠殺的《柬埔寨西努哈克親王恐怖但待續的故事》L'Histoire terrible mais inachevée de Norodom Sihanouk, roi du Cambodge(1985)、重探印度共和國歷史的《印地史詩或是他們夢想的印度》L’Indiade ou l’Inde de leurs rêves,(1987)、交融印度傳統表演與希臘史詩的《阿德里得家族》Les Atrides(1990-1992)、以阿拉伯父權社會為背景的《偽君子》Le Tartuffe(1995)、重現西藏古老文明的《突然,無法入睡的夜晚》Et soudain, des nuits d’éveil(1997)、重探日本「文樂」偶戲的《河堤上的鼓手》Tambours sur la digue(1999)、描繪阿富汗難民處境的《最後驛站:奧德賽》Le Dernier Caravansérail : Odyssées(2003)、以印度地方劇種Theru koothu為基礎的《印度的房間》Une chambre en Inde(2016)。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