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測量你與劇場(之間)的距離/場館體檢:這樣說.這樣做

臺中國家歌劇院:不要用北部觀點看事情

臺中國家歌劇院 (詹雨樹 圖像設計)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當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在2018年開幕,臺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就說:歌劇院的「賞味期」過了,要衝出新的想像,得不斷跟大眾有話題討論,持續吸引關注度。作為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第二座啟用的場館,坐落在台中市七期重劃區地段的歌劇院,銜負著推進中台灣藝文產業發展重任,因此,邱瑗提出的場館營運關鍵字——不意外地,就是「改變台北觀點」和「與在地溝通」。

當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在2018年開幕,臺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就說:歌劇院的「賞味期」過了,要衝出新的想像,得不斷跟大眾有話題討論,持續吸引關注度。作為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第二座啟用的場館,坐落在台中市七期重劃區地段的歌劇院,銜負著推進中台灣藝文產業發展重任,因此,邱瑗提出的場館營運關鍵字——不意外地,就是「改變台北觀點」和「與在地溝通」。

一起提振中台灣藝文產業

「改變台北觀點」的道理大家都明瞭,但究竟要如何改變等具體的執行策略,卻是需要時間以及各種試錯,才可能梳出理路。台灣的展演場館營運經驗,大多是國家兩廳院30多年累積起來的數據資料,不管是經營策略,或者是團隊經驗,都和兩廳院及其背後反映的台北藝文消費習性有關,包括節目企劃、觀眾品味、消費習慣和行為,都是以台北觀點來思考。

「不要以為只要端出哪位名家,大家就都懂了。北部團隊經常以為,只要主視覺出來,票就會動了,沒有這回事,千萬不要認為這樣。」邱瑗解釋,或許「改變台北觀點」字眼讓(台北)人看了刺眼,但歌劇院營運近五年,深刻體認到,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消費習慣和行為,唯有了解台中人的生活習慣是什麼,才能讓場館在此扎根,「不要用北部觀點來看事情」,邱瑗一再強調。

上任時曾被質疑「天龍國來的」,邱瑗思考劇場公共性的路徑當中,「與在地溝通」為其一要務,摸索怎麼與在地溝通的語言之外,也為凝聚中台灣表演場館能量打造「中部劇場平台」,連結中彰投、苗栗、新竹等地方場館,不只單純做表演節目的巡迴演出,而是從產業結構的基礎面著力,例如:由歌劇院提供劇場技術做劇場升級的重點評估、透過圓桌會議討論藝術行政經驗、提供行銷平台放送各場館文宣,在「共好」的概念下一起提振中台灣藝文產業。

日日劇場日,天天品生活

與住宅大樓比鄰,歌劇院所在及其建築的開放性,相較殿堂式的劇場親民許多:和住宅社區差不多大的量體,沒有圍牆阻隔散步可及,戶外廣場常有駐足拍照的網美、遊客,歌劇院一開始就定調「一座藝術與生活的劇場」,喊出「日日劇場日,天天品生活」的口號希冀拉近劇場與生活的距離,而導覽活動不只表演後台解密或舞台解說,還包括歌劇院建築與植栽介紹。

另一讓歌劇院必須要有大量活動企畫的現實,在於它有三個劇場,和音樂廳的音樂節目高翻桌率不同,劇場週間都要裝台準備,方能於週末演出,換言之,歌劇院週間能安排的節目少,因此須另闢蹊徑、以和生活連結的方式推出課程講堂吸引人「上門」,也善用獨有的曲牆結構作為非典型展演空間。2020年歌劇院與台灣松下電器合作的「光之曲幕」讓技術升級,在19米高的曲牆打造沉浸式的視覺體驗,開放時間也從過去中秋、聖誕節慶的期間限定,變成每天都可免費入場觀賞。

臺中國家歌劇院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古典音樂是台中培養已久的消費族群,而過去,中興堂、中山堂演出經常是索票入場,歌劇院從「一人一票」宣導「使用者付費」觀念已漸現成效,但在觀眾母數不大的情況下,如何引導觀眾,像是溝通的內容、語言及方式都需要調整,這也是歌劇院與團隊亟欲溝通之事,「我們不是要求節目內容調整,而是跟觀眾溝通的方式會與台北不同。」

例如:歌劇院刊物《大劇報》介紹白先勇、曾道雄、林麗珍等資深創作者,是從談創作習慣引入,讓觀眾先認識「人」,進而認識創作;介紹雲門《定光》也以鄭宗龍的攝影切入,而非闡述《定光》創作理念,以軟性角度先讓觀眾「有感」。

邱瑗從「NSO經驗」深知教育推廣的重要,她將原隸屬「節目企劃部」的「教育推廣組」獨立出來另立「藝術教育部」,為國表藝三館當中獨有的部門,一方面成立部門讓人力較為充沛,另一方面,部門任務不只服務「蛋黃區」觀眾,而是「蛋白區、蛋殼以外的觀眾都要培養」,透過各種潛移默化課程讓青少年、一般民眾或師生接觸劇場,對表演藝術產生興趣後能自動購票。「我們和節目企劃部、行銷公關部區隔,不做主辦節目的演前導聆或演後座談等周邊,也不做節目宣傳或導購,就只針對教育推廣。」藝術教育部經理黃本婷說。

開展觀眾群、專業人才培育、駐館藝術家是藝術教育部的三大業務,相關規劃包括:與表演藝術團隊合作的校園學習計畫「藝起進劇場」,邀請專業人士主講的「歌劇院沙龍」、以生活藝術領域為主的「不藏私講堂」、給中青族群充電的「後青年工作坊」等。

台中因地利之便,2016年開幕後的前兩年,非台中觀眾與中部在地觀眾比例呈現此消彼長,中部觀眾逐漸增加,此外,觀眾平均年齡比台北稍長,平均購票價格較台北高。台中有為數不少的讀書會,因此「團購」占相當大的比例,若有團隊到台中演出,會先邀請關鍵人物先到團體或讀書會進行分享。

結合科技藝術變成台中特色

歌劇院主辦節目國內外佔比約6:4,主推三大系列:春季NTT X TIFA,夏日放/FUN時光,秋冬「遇見巨人」系列,重點訴求分別是:表演藝術X科技藝術,親子和音樂劇,世界級大師或經典作品再現或新詮。

TIFA是國表藝共享品牌,各館也分別打出場館限定。呼應台中以精密機械發展著稱,邱瑗將歌劇院TIFA定調為結合科技藝術,雖然票房推得辛苦,邱瑗仍希望慢慢累積變成台中特色,和音樂劇都是目前最吸引外縣市觀眾的特色節目。

為培養自製節目,歌劇院也針對中部藝術工作者、中部新人團隊、以「中部」為發想的創作、符合三大節目方向的創作提案等,提出徵件計畫或專案合作模式,像是「新藝計畫」、「開場計畫」、「駐館藝術家」等,扶植藝術家創作,也支持與中台灣相關之創作計畫成形。

2020年因應疫情另推出「孵育計畫」,提供60多位/組創作者研發費用,目前還在發酵期,階段性呈現後再評估是否投入第二階段資金。

歌劇院怎麼和創作者合作?「能支持就會支持,但沒有保證一定可以變成劇場作品」,邱瑗提到,「一旦選擇了藝術家,我就是支持他,不會要求他做台中人看懂的作品,因此,會邀請的創作者,就是有把握將他的理念轉化為在地能夠理解的語言,而不是要求藝術家跟著我。倘若我對藝術家的作品有所保留,就先別邀請他,等到哪天觀眾或許能接受了,再請他來。」

歌劇院中的「凸凸廳」。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從「打地基」前進到下一階段

帶團隊的經驗,讓邱瑗常從「使用者」的角度換位思考,「現在社群媒體發達,無論是觀眾或輿論,每個人都可當報導者,因此,總監不只做節目,也要負責劇場和社會的互動。我不害怕被評論,最怕是民眾無感。」

2021年,歌劇院邁入5周年,為了解台中民眾對歌劇院的看法,邱瑗要同仁做民意調查,不同行業、不拘年齡、不限有無劇場觀賞經驗,「我們得具體知道:歌劇院對台中改變了什麼,還有哪裡需要改變?這些資料無法從媒體報導、票房等數據呈現,只好大費周章田調。」

接下來,歌劇院得從「打地基」前進到下一階段,邱瑗透露想將台中一處閒置空間變成「中部劇場創作基地」,容納排練室、辦公室、布景工廠、宿舍、新媒體試演場,讓在外地發展的台中團隊回流,相關產業也往台中靠攏,改變不平衡的劇場生態,「無獨有偶在利澤,從小小倉庫愈做愈大,變成聚落,只要下定決心給予支持就會生長,速度快慢而已。民間靠自己的力量都能做了,我們有公部門支持,為什麼做不起來?這是我對未來的想像。」

資料來源:2019年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年報、國家表演藝術中心110年度預算案、國家兩廳院官方網站 (蔡淳任 製表)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7期 / 2021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