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第二場「區域夥伴與支持系統:藝術家、場館與網絡平台」現場。
論壇第二場「區域夥伴與支持系統:藝術家、場館與網絡平台」現場。(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跨體系、領域與區域 馬戲藝術的多重培力 「2019臺灣當代馬戲國際論壇」側記

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主辦、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共同策畫的「2019臺灣當代馬戲國際論壇」於去年十一月下旬舉行,邀請來自台灣、亞洲與歐洲不同地區與國家的馬戲工作者,在對話、分享的過程中,共同激盪馬戲的現在與未來。從中可以觀察出衛武營積極推動馬戲文化的兩種面向:一是藝術家與藝術家的直接交流,二是平台與網絡的串連。

by 楊禮榕 | 2020-02-01
第326期 /2020年02月號

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主辦、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共同策畫的「2019臺灣當代馬戲國際論壇」於去年十一月下旬舉行,邀請來自台灣、亞洲與歐洲不同地區與國家的馬戲工作者,在對話、分享的過程中,共同激盪馬戲的現在與未來。從中可以觀察出衛武營積極推動馬戲文化的兩種面向:一是藝術家與藝術家的直接交流,二是平台與網絡的串連。

「2019臺灣當代馬戲國際論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主辦、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共同策畫,以「如何馬戲?如何冒險?——馬戲生態系統的發展、建構與串聯」為題,於去年十一月廿二日至廿四日假衛武營演講廳舉行。從中可以觀察出衛武營積極推動馬戲文化的兩種面向:一、藝術家與藝術家的直接交流。邀請業界馬戲藝術家實作經驗交流,激起聽眾中的表演者和從業人員不時提出尖銳而深入的回饋。亞洲馬戲駐地計畫的韓台青年藝術家,顯露拒絕被框架的個人意志,勾動聽眾對馬戲的初心。二、平台與網絡的串連。以教育體制和區域網絡思考馬戲生態的未來性,將法國馬戲的培育體系、組織網絡引介到台灣,再加入韓國、日本經驗,作為台灣馬戲文化發展的借鏡。

終身學習:藝術教育的分層與跨域

法國國家馬戲藝術中心是國家級機構,隸屬於法國文化部。馬戲藝術家出身的吉哈.法索里(Gérard Fasoli)在被選為法國國家馬戲藝術中心總監之前,已在比利時一所高等馬戲學校擔任總監五年。法索里認為,技巧是馬戲的根本,一個全面的馬戲藝術家,必須先有紮實根基,再融合其他藝術。他對法國馬戲發展的一項重要貢獻,是將法國國家馬戲藝術中心、法國馬戲學校聯盟和歐洲馬戲學校聯盟串連,透過平台和平台的相互合作,讓資源有效流通。

一九八五年,法國成立歐洲第一所馬戲藝術學院。學院提供三年制學程,畢業生會獲得學士文憑和藝術專業認定。畢業後會巡迴全國演出,讓民眾看到馬戲培育的成果。各馬戲藝術教育學校也重視終身學習課程,提供進入職場的表演者加強或開發技能。終身學習課程更走向國際化,日本、韓國都有類似的課程,由藝術中心和衛武營共同籌辦的短期課程已是第三年。法索里認為,年輕藝術家最大的困境,是沒有資源而無法持續創作。從準備學校到高等學校的整個系統,除了馬戲技巧訓練、鼓勵跨學科發展,非常重視就業輔導,馬戲學校的最終目的是讓年輕表演者進入職場。

法國馬戲的培育體系不僅符合歐洲教育制度,也注重業界需求。除了藝術家培訓,也有針對師資培育和技術人員的課程。剛簽訂的台、法馬戲人才機構簽訂合作備忘錄,第一個合作計畫就是把臺灣戲曲學院的學生送到法國培訓一個月,由馬戲藝術中心負責安排課程,馬戲藝術學校負責接待,透過平台結合不同組織的資源。

法國總共有十二個馬戲藝術中心,幫助學生進入業界,第十三個正在成立中。法國馬戲學校聯盟有三百五十個教育機構,法國共有六百多個馬戲教育組織。歐洲馬戲學院聯盟則有十二個主要學院,是馬戲藝術高等教育的重要網絡。以法國馬戲教育體系為例,不只有高等教育學校、職業學校、高等教育準備學校,更多是趨向業餘愛好者、兒童的小型教學機構,構成金字塔型的培育體制。台灣馬戲藝術教育的優勢是單一體系,由中央政府統籌管理。法國沒有直接管理的系統,以較鬆散的結構各自發展。

法索里也提到比利時的三種藝術師資文憑,一種是純理論研究,第二種是技巧研究,都有碩博士文憑。第三種則是國家級的藝術專業認證,最少需五年以上創作經驗。藝術家能以此認證申請教職,但限定於認證項目,如彈簧床項目、地板項目等,不能跨科教學。法索里認為,不只是專業項目重要,也需要完整多面向的師資,因此法國沒有走比利時師資認證系統。三年的台、法合作備忘錄中積極推行的就是教學人員培訓。把教學師資培訓好,就能讓更多學生直接受益。

「實作答辯 流變的身體技術─馬戲語彙的建構、發想與創新」現場。(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夥伴時代:跨平台的國際夥伴連結

法國從一九七九年開始,由文化部系統性地支持馬戲發展,提供場地和經費資源,推展藝術教育、藝術節傳播,建立馬戲的藝術生態鏈,作為國家藝術文化與公共空間發展的政策之一。

法國戲劇、街頭藝術與馬戲推廣中心的執行總監葛溫諾拉.達薇(Gwénola David)說明推廣中心的三個使命:肯定藝術家與藝術價值、分享知識、提供專業人事支持。首先,肯定藝術家與藝術價值。即便新馬戲發展蓬勃,並獲得政府支持,民眾對馬戲普遍還是有傳統的認知和印象,政府補助也遠低於其他表演藝術。藉由提高能見度、提倡新馬戲,讓當代馬戲被認可為專業的藝術創作。其次,分享知識和資源。推廣中心擁有教學、師資、研究資源,透過網路平台分享典藏、記錄和美學研究。對歐洲、東歐、南歐,甚至是亞洲的區域網絡,進行藝術團隊、藝術節、藝術生態的調查研究。第三,提供專業人事支持。推廣中心以智囊團角色,幫助從業人員發展創作,針對製作、巡演提供具體意見和務實訓練,確保藝術家擁有自我論述、推廣作品的能力。整合機關和藝術節資源,推廣不同藝術領域的合作和對話。藝術家則必須為作品的美學和製作層面負責。

身兼法國馬戲推廣中心主管與歐洲馬戲聯盟統籌的史蒂芬.史格瑞托-阿奇拉(Stéphane Segreto-Aguilar),認為聯合性的網絡對於馬戲藝術發展來說相當重要。由法國馬戲推廣中心統籌的歐洲馬戲與街頭藝術聯盟,共有一百廿個組織會員,來自歐洲卅五個國家。蒙特羅的馬戲藝術中心不僅有自己的網絡,還進行馬戲研究出版、教育課程,典藏上萬份文字、影像資料。此外,馬戲藝術研究平台(CARP-Circus Arts Research Platform)、美國的馬戲表演者的平台(CircusTalk: Social Marketplace for Circus Professionals)都是非常活躍的網絡。

亞洲馬戲網絡(CAN-Circus Asia Network)之下的亞洲馬戲駐地計畫,由首爾街頭藝術中心和衛武營聯手舉辦。駐地計畫提出的命題是:「回到自我和挑戰馬戲的不可能」,青年藝術家的分享相當誠懇且精采,是本次論壇的一個亮點。

來自韓國的朴相炫認為,馬戲不應追求有趣的成果,而是以遊戲的心為創作基點。嚴藝恩則分享在高雄鳳山進行田野調查,困在過高且相當搖晃的竿子上動彈不得的時候,發現馬戲就是相信自己和相信物件,馬戲不怕失敗。李俊向接著提出一個動作和哲學上的思考,「不接」就有更多「拋出」的可能性。來自台灣的徐開炫透過與人群接觸,以空間實驗模式創作肢體喜劇。陳冠廷持續探索身體與物件的關係,試圖找回失去的想像和表達的空間,意圖打破物件的既有認知框架。

從技藝、創造到競爭力:藝術家的全面培育

法國馬戲藝術教育體系透過專業藝術學校和不同層級的組織,著重技藝深化和跨域發展,建立起金字塔型的藝術家養成網絡。從法國馬戲、歐洲馬戲跟世界馬戲等不同層級的區域網絡,作為教育體系、藝術節資源和業界的橋梁,伴隨藝術家、藝術團隊進入業界,提供藝術家在技藝、創造和競爭力的終身學習機會。國際網絡的共同特性除了作為平台分享馬戲知識和產業資源,推展巡迴、跨國演出之外,也媒合國際資源、引介跨國師資,建立年輕藝術家、專業表演者和技術人員的交流網絡,進行跨區域的連結。

金字塔型的教育體系網絡,加上各種橫向連結的區域網絡,就是歐洲馬戲發展興盛的關鍵,值得有心在馬戲領域開創新風景的台灣借鑑。

法國國家馬戲藝術中心總監吉哈.法索里(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法國馬戲推廣中心主管暨歐洲馬戲聯盟統籌史蒂芬.史格瑞托-阿奇拉(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