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NTCH Salon 劇院沙龍:劇場.議場—「思辨機構」系列講座摘要 給下個世代的藝術教育與人才培力

座談現場。 (林鑠齊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第五場講座聚焦表演藝術的未來,主題是「給下個世代的藝術教育與人才培力」,邀請皆著力於藝術人才培育的兩個場館之代表——國家兩廳院副總監許美玲與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節目經理林采韻,分享各自單位在培力人才上的思考與規劃,也邀請自身參與培育計畫的青年編劇陳弘洋與長期觀察表演藝術生態的導演兼國藝會董事傅裕惠,分享其參與經驗與觀察心得。

時間:327日晚間

地點:台北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

策畫暨主持人:林人中  

與談人:傅裕惠(台大戲劇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林采韻(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製作行銷處資深經理)

            陳弘洋(編劇、2018年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Gap Year成員)

            許美玲(國家兩廳院業務副總監)

林人中(以下簡稱中):第四場論壇將聚焦於藝術人才培育與藝術教育,期待在與談人各自經驗與觀察的異同之間展開對話,開創批判性與反身性思考的空間,並且對當前藝術生態、機構中的人才養成機制與藝術教育的內涵提出具體的發展方向。首先要請兩廳院副總監與北藝中心節目經理,與我們分享過去兩座場館在人才培育的著力。

許美玲(以下簡稱許):在藝術生態、場館的變遷與誕生間,國家兩廳院從「被動提供場館」的角色,到「主動參與藝術作品生成的過程」。過去幾年間,兩廳院策劃了各種藝術人才培育和開發的計畫,像是「藝術基地計畫」自2014年啟動,從最早的駐館藝術家,到Gap Year、藝術行政實習計畫;另外,還有「IDEAS Lab-R&D計畫」等。未來,兩廳院在策劃藝術表演節目之餘,也將著力於藝術教育的推廣和藝術行政人才的拓展與管理,作為資源較為優渥的機構,兩廳院將持續利用既有的藝術生態網絡,整合公部門與企業的力量,推動藝術家培力、教育推廣以及資源的媒合。

林采韻(以下簡稱韻):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將在2022年啟用,首要面對的問題是,在台灣這個場館大爆發及表演藝術生態變動的當代,該如何定位及如何填補藝術生態的不足。過去幾年,北藝中心推動了四項計畫:TPAC 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馬戲棚計畫、亞當計畫、Camping Asia;之所以推動這幾個計畫是為了補足目前表演藝術相關學系訓練的缺口,同時回應市場對於表演藝術的需求,以及國際藝術生態的發展。

其中,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自2016年開始,以健全產業鏈的概念思考,培育人才的範圍囊括表演、劇本與音樂創作及導演,未來可能還會加入製作人。馬戲棚計畫則從2020年啟動,目的是要培育新馬戲的創作者,但來參與的創作者擴及馬戲及非馬戲領域,我們希望藉由工作坊,孵化創作者初始的想像與作品概念。亞當計畫則是北藝中心較為指標性的國際計畫,以往台灣的藝術家對於亞洲各國的當代藝術發展相對陌生,同時也發現台灣藝術家傾向到歐美駐村,亞當計畫就在這樣的觀察下應運而生。我們邀請亞太藝術家到北藝中心駐村,與台灣藝術家進行為期一個月的交流,透過跨國跨域合作來豐富當前藝術生態對於藝術的想像。此外,Camping Asia為兩年一度的計畫,是北藝中心與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合作,以跨域的課程培育準藝術家,豐富這些未來可能成為藝術家的年經學子對藝術世界的認識。

中:可否請美玲再描述補充,兩廳院的各項培育計畫是如何被構思出來的,所針對的群體和目標又是什麼,像是Gap Year與駐館藝術家的計畫,是如何被推動的?

許:最初,兩廳院成立Gap Year所思考的是,在藝術家決定以「藝術家」為職業前,應該有個場域可以讓這些有潛力的人才試煉看看。因此,不論是藝術家或是藝術行政都可以參與此計畫,而由場館提供經費與空間來支持這些新血,透過打磨,讓他們能夠更清楚藝術創作從計畫到執行的每個細節。

而新點子實驗場也是場館培育青年藝術家的平台,後來將IDEAS Lab-R&D計畫加入,綜合規劃為兩年期計畫。我們所想的是,只要有好的作品計畫,場館能夠提供空間與兩廳院內部、外部的資源。IDEAS Lab-R&D計畫今年預計從6位培植學員中選出3位,再與新點子實驗場匯流。

許美玲 (林鑠齊 攝)

陳弘洋(以下簡稱陳):回顧過去成長的路上,我非常努力地寫企劃書,從第一個在臺北藝穗節的作品開始,就積極爭取創作的補助資源。會成為Gap Year的成員,是當時正逢藝術基地計畫轉型,而衍生的子計畫有Gap Year與短期藝術家,於是就面試參加了第一屆。而後兩廳院又推出新的計畫——Ideas Lab R&D,即新點子實驗場的前哨戰,類似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新人新視野」,但作品的育成時間較長。Gap Year計畫最後會有一筆經費,讓學員能在兩廳院做階段呈現。

藝術基地計畫每年都會因爲上一年參與學員的反饋,而有調整與更新,對沒有資源的學生來說是很好的事。另外要分享的是,Gap Year每年注重的面向都不太一樣,我參與的那一年,學員大多都是創作者,當時我們每個月都邀請大師來與我們對談,每個月要繳交工作日誌。我們當時也與「舞蹈秋天」合作,共同完成了一場表演;而過程中,我們也參與兩廳院各部門的會議,這是認識兩廳院這樣一個場館很好的方式,然後會再透過人際網絡傳播出去,讓外界更了解兩廳院的運作。

中:順著這個討論,想請教裕惠是如何看待這些機構的青年藝術家培育計畫?

傅裕惠(以下簡稱傅):目前各場館的資訊、計畫並不夠清楚,年輕學子需要多費心思蒐羅各機構的計畫。再者,目前戲劇相關學院的訓練與理想的戲劇藝術教育有很大的落差,場館與觀眾還有創作者之間的關係都有距離——場館與創作者之間的距離在於場館往往是上對下的提出計畫,並未實質填補創作者和藝術生態的需求,而觀眾與場館之間缺乏互動機制,創作者也未能理解觀眾想要的東西。從台灣大型場館目前的計畫來看,存在著上述三者間認識上的落差。

另外,從目前戲劇作品搬演的狀況來看,大多是原創作品,反觀外國都搬演固定的幾齣作品,而台灣這些作品通常演完就結束了,市場未能有足夠機會去認識,所以觀眾、場館及創作者之間的關係一直沒有更好的互動方式。上述都是現代戲劇的狀況,而我較為熟悉的傳統戲曲,又有另外一套人才培育的方式,除了借助傳藝中心的力量,大多是以代代相傳為主,只要是戲班的小孩,很多都是從小時候就開始受戲曲的專業訓練,但這又是另一個議題。

中:請問弘洋,作為青年劇作家,你如何看待台灣華文編劇的人才培育問題?

陳:大學時我所接觸到的舞台劇本,都是從文學獎獲得的劇本,然而文學獎的作品與實際能夠搬演的劇本也有段差距,往往前者的文學性大於搬演性。而除了文學獎之外,劇本要被看見,通常得在大型藝術節被演出,或是出版成劇本集,否則創作者都會缺乏續航力,這部分的問題是需要被解決的。另外,目前戲劇相關學系的訓練中,實作課很少,也缺乏提供可以讓藝術人才與藝術生態橋接的管道,有很多同儕畢業之後就沒有繼續創作了,因此問題就應該放在如何提供資源管道,而不是有沒有資源。

林采韻 (林鑠齊 攝)

許:我認為,場館並非僅提供經費,也提供學員參與作品的從無到有,包括行銷、行政等運作細節。其次,場館不斷開發觀眾,透過藝術推廣來接觸觀眾,讓作品真正被看到。最後一個場館能夠提供的資源在於,場館有足夠的話語權能夠與企業洽談合作,像是《十二碗菜歌》,就借助企業資源,與北中南在地的文化中心合作。場館在這三方面能夠整合資源,給青年藝術家適切的發展機會。

韻:作爲一座場館,或是一個資源的提供者,必須要思考的是,提供資源會如何影響目前的藝術生態。

因此場館在構思計畫時,應該要思考的是,以什麼樣的方式提供什麼樣的資源給需要的藝術人才。像是過去舉辦的音樂劇人才培訓工作坊,就是想要提供這些學員工具,而不是直接的引導,透過與藝術家工作的過程,共同把藝術生成與執行方向打磨出來。又像第一屆馬戲棚計畫之後,有好多創新想法在學員之間迸發,刺激我們思考,可以透過什麼樣的機制讓概念繼續發芽成長,因此又推出了馬戲棚的創作提升計畫,目的是要讓這些的概念在專業的協力下更趨完整。

對於我們來說,沒有一個計畫是定型不動的,在執行之後,必須反覆地檢視與思考,時常要進行適宜的優化和調整,如此才能逐步找到與創作者、環境共存共榮的方式。

傅:從上述的分享聽起來,目前的對話還是有局限性,參與對話的群眾並不夠多元,因此除了這樣的對話之外,應該期待場館能夠作為與社會大眾對話的場域,因此場館用什麼樣的方式對話就是重要的,然而目前台灣的場館並看不到各自的定位,以及嘗試與觀眾對話的方式。以國外場館為例,紐約的Public Theatre關鍵詞是social issue,因此觀眾很容易知道那個劇院關切的就是社會議題,而Royal Court關切的是writers,因此會把焦點放在writers program。目前場館之中,唯有北藝中心推出亞當計畫與Camping Asia,試圖在台灣與國際的藝術生態間自我定位。

但由於許多場館礙於官僚體系及評審機制的運作,發展愈來愈趨同;因此,我仍期待未來台灣的表演場館能把持著各自的主體性,用自己的方式與觀眾對話,只有「對話」才能夠把創作者與觀眾及場館之間的距離拉近,能夠理解彼此想要的是什麼。所以我們應該共同思考的是,如何透過更多元對話的方式接觸到更多觀眾,以及這些場館的資源要如何涵蓋更寬廣的藝術工作者,如獨立策展人和獨立製作人。

中:除了理解場館為青年藝術家的設計的培育計畫及其思考脈絡,今天我們也透過產業生態中不同位置的觀察者來分享各自見解。顯然,反思當前藝術生態的困境與未來將是我們每一個從業者的工作。讓我們期待未來可以有更多將不同世代成員聚在一起議論的契機。

陳弘洋 (林鑠齊 攝)
傅裕惠 (林鑠齊 攝)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