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潘》的音樂、造型、舞台設計含有濃厚「百老滙」風格。
《彼得潘》的音樂、造型、舞台設計含有濃厚「百老滙」風格。(開拓藝術推廣中心 提供)
戲劇 即將上場/戲劇篇

諸味紛陳的劇場

本月份的戲劇雖然沒有「大師」「經典」之作,卻有「精緻」「實驗」多種類型的演出。《彼得潘》《機器人家庭》是國外團體的詼諧表演,《風景II》《長角的暴龍》是國內小劇團的實驗創作,此外還有傳統的歌舞劇《萬里長城》、本土性爲主的「汐止藝術節」……

本月份的戲劇雖然沒有「大師」「經典」之作,卻有「精緻」「實驗」多種類型的演出。《彼得潘》《機器人家庭》是國外團體的詼諧表演,《風景II》《長角的暴龍》是國內小劇團的實驗創作,此外還有傳統的歌舞劇《萬里長城》、本土性爲主的「汐止藝術節」……

《天下第一樓》

6月1〜3日 19:30

台中中山堂

《陳三五娘》

6月3〜5日 19:30

國家戲劇院

《關渡藝術節》

6月5〜6日 14:00、16:00、19:30

國立藝術學院

《汐止藝術節》

6月3、12、18日 10:00、14:30

汐止

《長角的恐龍》

6月4〜7日 19:30

台北幼獅藝文中心

《機器人家庭》

6月6〜8日 19:30

台北國父紀念館

6月9日 19:30

新竹淸華大學

6月12日 19:30

台中中山堂

《風景II》

6月11〜13日 19:30

國家實驗劇場

《彼得潘》

6月11日 19:30

台中市立文化中心

6月18〜20日

台北國父紀念館

《孫麗翠默劇》

6月18日 19:30

台北國立藝術館

《萬里長城》

6月25〜30日 19:00

國家戲劇院

《廚房鬧劇》

6月〜7月

各縣市立文化中心

五月台北劇場的大陸熱,與辜汪會談同期登場,炒熱了社會大衆對於兩岸交流的話題,但是時序進入六月,不但焦點話題已過,一向是劇場觀衆主力來源的學生也進入考季,使得舞台演出活動頓時減色不少。除了南下巡演的「中國人民藝術劇院」,仍將在台中蓋起《天下第一樓》外,六月渡海登台的戲劇團體,只有大西洋岸百老匯劇團的《彼得潘》;大型製作的表演節目,則是首都歌劇團的《萬里長城》與河洛歌仔戲班的《皇帝.秀才.乞食》。比起花團錦簇的五月,初夏的劇場微風徐徐,反而是舞台劇的演出,還執著茉莉的淸香。

實驗與精緻

六月的舞台劇,除了《天下第一樓》、《廚房閙劇》、《OH! 三岔口》持續在全省各地公演外,兩齣首演的劇目,仍然帶著強烈的實驗色彩。

進行式劇團挾《蝴蝶君》的餘威,不但蟬連國家劇院實驗劇展的入圍資格,更以續集的方式,推出最新作品《風景 II》。由於是參與實驗劇展的作品,在內容和表現風格上,就與《蝴蝶君》的商業氣息不同,而結合個別人、事的情節以及打破鏡框舞台的表演,都是劇場工作者表露嚴肅思考的模式。另一齣由紙風車劇團製作的《長角的暴龍》,劇名童趣十足,雖然標榜「塑造兒童心中的世界」,卻是一部十分不輕鬆的實驗作品,該劇結合多位電影編導工作者的參與,固然少不了多媒體等光學與劇場藝術的搭檔呈現,在內容上也有強大的社會關懷企圖。

此外,短小精幹的默劇,在本片就有中外兩套演出,「洗蘿蔔與紅蕃茄」的《機器人家庭》,以及拜師馬歇馬叟的孫麗翠推出《作品選粹》,應該是六月劇場裡的兩道精緻甜點;而前者以娛樂效果爲主,後者則免不了有當下藝術工作者的文化使命感,在肢體動作中,仍然傳達無言的理念。

百老匯歌舞劇《彼得潘》的演出,應該是六月劇場裡的一大盛事。單單以「百老匯」的聲名,就足以吸引尙未親睹的觀衆。何況此團集歌、舞、佈景、道具的精華渡海而來,故事內容又是小飛俠的童話,不但老少咸宜,趣味連連,也使實驗性質濃厚的六月劇場節目,增添了熱鬧的娛樂成份。

本土性.普及化

戲曲節目,在前一個月如日中天之後,本月反而偃旗息鼓,除了回鍋熱菜《陳三五娘》之外,尙有《皇帝.秀才.乞食》,這齣與《天鵝宴》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歌仔戲演出。値得思考的是,歷年來政府高唱文化下鄕的政策,雖然補助各演藝團體「下放」台北以外的文化中心公演,畢竟仍稱不得「下鄕」。藝術人口的培養仍只限於城市重鎭,進展遲緩。可喜的是,兩項當地自發性的藝術節慶活動,才是眞正朝全民欣賞藝文的目標邁出大步。

由國立藝術學院舉辦的關渡藝術節,自五月密集活動以來,六月份所推出的表演節目,全部是歌仔戲、掌中戲、傀儡戲和皮影戲等傳統藝術。雖然表演場地交通不便,但定期舉辦下去,必然可以預見關渡平原將來的文化流風。

另一個由台北民族樂團策辦的「汐止藝術節」,則更具有地方色彩。從四月開鑼至今,最後的三場活動仍然是傳統藝術。所不同的是,表演者非但不是商業演出,而且都還是當地的小學學生。由白雲國小和保長國小學生演出的北管戲與布袋戲,雖然只是學生社團的成果公演,但是可以想見當地居民的熱烈捧場,決不只是因爲免費入場的理由而已。

國內表演藝術在精緻化的同時,也有愈來愈有貴族化的傾向,然而「汐止藝術節」的舉辦,卻是一個令人驚喜的啓示:由社區與學生參與著手,才是更快速有效地推動藝術紮根的做法。

 

特約報導|郭玉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