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劇塲導演田啓元這次為老人演員導「一齣都是神經病演出的戲」。(魅登峰劇團 提供)
焦點 焦點

《甜蜜家庭》是怎麼建立起來的?

國內第一個老人劇團「魅登峰」,要在台南古蹟「吳園」演出希臘悲劇《奧瑞斯提亞》。導演田啓元將戲改編成一堆神經病演出的《甜蜜家庭》,這個「家庭」的成員是哪些人?而且「甜」到什麼地步呢?

國內第一個老人劇團「魅登峰」,要在台南古蹟「吳園」演出希臘悲劇《奧瑞斯提亞》。導演田啓元將戲改編成一堆神經病演出的《甜蜜家庭》,這個「家庭」的成員是哪些人?而且「甜」到什麼地步呢?

魅登峰劇團《甜蜜家庭》

1月27〜2月6日

台南民權路二段舊社敎館

從九四年底開始到本月為止,國內總共有四個劇團演出、或改編希臘悲劇《奧瑞斯提亞》Orestia:密獵者皇冠劇團/閻鴻亞導演、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陳立華導演、當代傳奇劇場/理査謝喜納(Richard Schechner)導演、魅登峰劇團/田啓元導演。

做為台灣第四齣《奧瑞斯提亞》導演的田啓元,他將原本發生在宮廷內的妻殺夫、子殺母故事,改編為一堆神經病自演自娛的《甜蜜家庭》。

這次,他們演的是別人而不是自己

演出《甜蜜家庭》的台南魅登峰劇團,一九九三年成立。他們的第一齣作品《鹽巴與味素》,就讓觀衆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完全由老人組成的魅登峰,這次為了演出角色衆多的《甜蜜家庭》,特別又徵調了數名「年輕人」一起加入陣容。

相較於《鹽巴與味素》當中以團員自身生活經驗入戲的經驗,這次《甜蜜家庭》要他們開始去演別人,而且是源自於外國的角色,「老團員」們個個都有不同的適應過程。

「這次演的戲比以前要難多了,我們得去替自己找理由,解釋劇中人為什麼這麼做。」曾經隨著「歡嘉扮劇團」一起赴英演出《台灣吿白──歲月流轉五十年》的李秀這麼說。

「不同的文化下,自然會有不同的看事情角度,我們自己要去理解他們的動機和角色特性。」李秀這次飾演瘋人家庭中的母親一角,她笑稱自己得完全變成一個「瘋婆」。

魅登峰團員中最高齡的路埼,大家都叫他路爺爺,他在戲中扮類似「長老」、「先知」的角色:「我們都是瘋子,這是我在現實人生中做不到、也不敢去『演』的角色。我自己在排戲、上課的時候,時常得花很多心思去轉換自己的內心活動。」

他們是在呈現生命的「厚度」

相較於李秀、路琦曲折的內心轉化過程,飾演「女主角」的侯姿吟就顯得瀟灑得多了:「我一切都聽導演的,導演要我們怎麼做,怎麼發揮,我就怎麼去演。我就是神經病、我就是瘋子。」

從六月一日就開始台南、台北兩地奔波的臨界點劇象錄導演田啓元,剛開始的時候每周為魅登峰團員上課、排戲兩次。十一月開始,他和演員一起排練的時間增加為每周四次:「剛開始排戲時,老先生、老太太都被劇本給嚇壞了。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得去演一堆神經病。」

田啓元除了排戲之外,每周至少還要為演員「純」上課一次。上課的內容可能是發聲、肢體訓練,也可能是藉由繪畫、作文、或遊戲性質的活動來開發團員的心靈與肢體。

「最早當我改好第一部曲的時候,我就讓團員們去試、然後我再來磨。等我接著去排第二部、第三部曲的時候,他們的特質我也越來越能掌握了。」田啓元和團員一起工作了近半年之後,他對老人們的「眞實面」也有更進一步的理解:「他們的表演,其實也不能說是表演,他們是在呈現一種生命的『厚度』。」

室內、戶外都有「戲」

在《甜蜜家庭》裡,原本《奧瑞斯提亞》三部曲中,奧瑞斯在第二部曲弑母的一段,台灣其它導演的處理方式都和原作者艾斯奇勒斯一樣,讓親情與正義在兩人的對白中展現一場拔河似的對話。

然而這段動人的對白,卻不會完整的出現在《甜》劇中,因為瘋子殺人是「一二三不囉嗦,就把他媽媽給殺死的。」《甜蜜家庭》裏母親與兒子之間的互動,魅登峰將會有一些特別的東西出來。

田啓元改編的「怪招」還出現在第三部曲的雅典娜──仲裁者──一角身上。他邀請了國寶級南管藝人蔡小月以南管樂音唱出她的話,田啓元表示:「她和其它樂師都會穿著很奇怪的服裝出來。」

至於演出的場地,就在魅登峰近幾個月排戲的所在地:登記有案的台南古蹟──「吳園」。第一及第三部曲會在戶外演出,第二部曲則發生在吳園內的台南舊社敎館內:「到時候,會有好幾盞大油燈從天花板降下來。」

終於有人花半年去排戲

國內劇場界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一個劇團,可以為了一齣戲的演出而排練半年以上。魅登峰這次為《甜蜜家庭》所做的排練,則超過九個月以上。除了排練、上課,老人們還在年中集體北上,到關渡看國立藝術學院版的《奧瑞斯提亞》。

「劇本好厚呀!台詞那麼長,我們怎麼演得完呢?」台大畢業的喩美華說,這是大家當時共同的想法。因故斷腿,但仍舊長期前來排戲不輟的艾兆淸則說:「我們用台語、用國語、用南管演出的這個戲,一定不會輸給任何其它團。」

對於演出,魅登峰的老、中、靑團員全力投入。在長達十場的首演季裡,田啓元還為幾個特別的角色安排了A、B卡司。每名演員還得各自設計二至三種不同「情緒」的演法,如「神經質的」、「娃娃腔的」,「每天都會有不同的演法,由不同的人演出。」

幸福、汚染、暴力和壓迫

「我好想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社會是如此幸福、汚染、暴力與壓榨迫害,一起攪和著。」田啓元對《甜蜜家庭》的「甜蜜之必要」做了這樣的註解。

沈斻負責服裝設計、陳揚擔任音樂設計。另外,魅登峰還請到來自香港的張輝設計燈光。至於擔任南管演出的蔡小月,更是國內不做第二人想的人選。

老人、希臘悲劇加上「神經病」的元素,《甜蜜家庭》的「甜蜜」會「甜」到什麼地步,値得大家一起到現場品嚐。

(本刊編輯李立亨)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