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全劇超越時空,傾向曖昧,呈現搖滾樂叛逆體質。
《吻我吧娜娜》全劇超越時空,傾向曖昧,呈現搖滾樂叛逆體質。(莊崇賢 攝 果陀劇場 提供)
焦點 焦點

讓莎士比亞盡情搖滾發飆

莎士比亞典型生動的人物,唱著張雨生熱門搖滾的歌,是什麼景況?今年果陀劇場逞著九五年音樂劇《西哈諾》繚繞未盡的威風,要一班歌手演員高聲呼喊:「吻我吧娜娜!」,聲勢浩大地進入台北國家劇院,證明歌舞劇的未來不是夢。

文字|傅裕惠
攝影|莊崇賢
第56期 / 1997年08月號

莎士比亞典型生動的人物,唱著張雨生熱門搖滾的歌,是什麼景況?今年果陀劇場逞著九五年音樂劇《西哈諾》繚繞未盡的威風,要一班歌手演員高聲呼喊:「吻我吧娜娜!」,聲勢浩大地進入台北國家劇院,證明歌舞劇的未來不是夢。

《吻我吧娜娜》果陀劇場

8月1〜6日

台北國家戲劇院

8月9〜10日

台中中山堂

8月21〜22日

台南文化中心

8月26〜27日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德堂

從《開錯門中門》演出半年多以來,外面大小劇團鬧春光、辦酒席,而果陀的梁志民則待在自己的劇場裡,苦思一條歌舞劇的新出路。於是梁志民從劇名開始,選擇了「俗撇撇」的《吻我吧娜娜》─儘管這齣戲孕自於莎士比亞嚴肅的血肉,《吻我吧娜娜》卻給予作詞作曲者更新更顚覆的刺激。這次果陀劇場要卸下藝術品的包裝,呈現熱門搖滾音樂的叛逆體質,重新改造當年的《新馴悍記》。

「開刀整型」 —改典雅風貌

負責操刀改造《新馴悍記》的資深作詞者陳樂融。雖然他的創作主要影響唱片市場,但先前兩次與果陀合作《新馴桿記》與《西哈諾》,累積了陳樂融改編劇本的經驗,使得《吻我吧娜娜》「開刀整型」之後,更有自己的獨立風貌。與前身《新馴悍記》相較,《娜娜》的型樣完全不同;九四年的《新馴悍記》保留莎劇原有的故事情節,而在語言方面換了血,今年的《娜娜》不但超越了時空、傾向曖昧,更進一步審視男女關係與剝削的威權,看看是對立還是和解。同時《新馴悍記》裡合折合韻的現代詩口白,將化爲三十五首風馳電掣、高潮起伏的熱門搖滾音符。

基於《吻我吧娜娜》強烈的意識改造企圖,導演梁志民這次邀請以往擔任果陀演員的張雨生,讓他發揮音樂方面的創造力與強烈的節奏感,擔任全劇的作曲與音樂總監。憑著幾次舞台經驗的感受,張雨生較能從劇場人的觀點來作曲;即使過去與觀衆曾有數不淸的現場演唱會交流,然而舞台劇台下台下不同的互動,使得張雨生對劇場魅力始終深深著迷。頂著一頭綠的張雨生,將以不同於唱片界身居幕後的角色,堂皇領軍登上舞台,親自指揮搖滾樂團,在國家劇院引吭高歌。

流行辣妹大聲唱唱笑笑

《吻我吧娜娜》講的是一對男女─潘大龍和郝麗娜,兩個冤家互相衝突、對立,而致彼此馴服的過程。相對於妹妹傳統溫柔的女性角色,郝麗娜一出場就高呼著:「我大聲唱、大聲笑」;不同於《新馴悍記》裡剽悍潑辣的女主角,郝麗娜盡情地表達自己的七情六慾。導演梁志民形容男女主角的關係就像同質的兩塊冰,內含磁鐵相互吸引,卻在接近的一刹那衝擊,爾後相融。梁志民將設計許多摩擦火花的事件,並且刪除原劇裡主僕階級的架構,以未來式的背景年代描繪劇情,以免落入原來的社會意識圈套。然而又怕變得太寫實,太與目前的時空接近,抵觸原定的曖昧風格,因此改編上特別困難。如今《吻我吧娜娜》下半場已全部改寫,與原劇古典體質相去遙遠,並且希望在三十五首歌曲當中,利用幾乎不重複的歌詞,唱出人物的情緒、故事與關係,以歌唱戲地推衍劇情,讓情節不會停止於音符之間,凸顯這齣眞正的音樂劇。

至於誰能扮演跋扈的潘大龍與棘手的郝麗娜?幕後角色的篩選著實讓果陀劇場的製作人陳琪頭痛了一下。除了男主角王柏森強烈的個性與絕佳天賦,是導演梁志民心中的不二人選外,歷經外界幾次的猜測打探,搜尋女主角的探照燈,終於聚焦於從未參加舞台演出的傅薇身上。傅薇精幹聰明的外型,相當適合郝麗娜這個角色個性;同時與王柏森都具有豐富的現場演唱經驗,兩個人在角色「床頭吵、床尾和」的摩擦之間,最能表現導演梁志民心中「曠野牛仔」與「陽光搖滾」的形象。傅薇除了有法律系背景的理性之外,梁志民認爲傅薇還絕對夠「辣!」

風馳電掣震撼金光舞台

除了王柏森與傅薇,擔綱的還有果陀劇場的老搭檔陳幼芳、柯叔元、葉子彥與顏芳馨等二十人。基於現場演唱的實力考量,導演梁志民與製作人陳琪嚴格挑選這次參加的卡司;連果陀以往的當家花旦林奇樓,都免不了自己無法參演的遺憾。此外負責編舞的伍宇烈,來自香港,目前是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與蒙特里爾國家芭蕾舞團團員。雖然素未謀面,但梁志民表示舞者古名伸曾向他大力推薦,認爲伍宇烈舞姿靈巧,相當具有戲劇性。這齣戲開場一口氣四首和聲與對唱的音符,除了讓張雨生表現高潮迭起的五聲部搖滾,梁志民表示還可供伍宇烈發揮千變萬化的舞步。

相較之下,梁志民對於《吻我吧娜娜》的舞台背景,卻有別於音樂搖滾與服裝鮮活的要求。在拒絕暗場換景的條件下,整個舞台強調簡潔,以One Unit整體合一的設計,變換不同的場景。居於舞台中央的搖滾樂團,在張雨生的領軍下,也將適時地參與演出,例如在婚禮一景中,擔任那卡西般的樂團伴奏。同時結合演唱會與劇場風格的燈光,比如光束與電燈,爲全劇點繪演出氣氛。

聽著張雨生完成的男女對唱錄音,導演梁志民興奮地踩著拍子;儘管雙手揷在口袋裡,似乎看得見他的手忙著摸索一條台灣歌舞劇的路。從過去的《棋王》、《金銀島》,到目前的《西哈諾》與《結婚!結昏?辦桌!》,不論觀衆的品味如何,許多戲劇工作者都不忘嘗試尋找音樂在台灣戲劇裡扮演的角色。《吻我吧娜娜》正充滿期待地等候劇場有緣人一親芳澤。

(本刊編輯 傅裕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