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的舞者,兼具了中國傳統身段、民間舞、芭蕾舞等迥異於現代舞的身體。
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的舞者,兼具了中國傳統身段、民間舞、芭蕾舞等迥異於現代舞的身體。(台北藝術節 提供)
台北 藝術節/台北

初夏舞武生風 新舞臺推出舞蹈系列

成立滿兩週年的新舞臺特別安排連續一個月的「五月舞風」節目,邀請了四個來自不同地區、專業背景的團體演出,這一檔隷屬於台北藝術節的活動,將帶給觀衆一連串多元的風格呈現。

文字|陳品秀、台北藝術節
第77期 / 1999年05月號

成立滿兩週年的新舞臺特別安排連續一個月的「五月舞風」節目,邀請了四個來自不同地區、專業背景的團體演出,這一檔隷屬於台北藝術節的活動,將帶給觀衆一連串多元的風格呈現。

台北藝術節「五月舞風」舞蹈系列台北越界舞團「騷動的靈魂.天堂鳥」

5月7〜9日

廣東實驗現代舞團「星際游曳」

5月14、15日

太古踏舞團《蛹舞》

5月22、23日

李寶春與台北新劇團「舞與武之美:京劇的武戲與舞蹈」

5月27~29日

台北新舞臺

五月,新舞臺成立兩週年,新舞臺特別安排連續一個月的「五月舞風」舞蹈系列。參與此次系列演出的除了有台北越界舞團、太古踏舞團以及來自大陸的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等現代舞蹈團體之外,還有辜公亮文敎基金會「新劇團」所安排的「舞與武之美:京劇的武戲與舞蹈」。「五月舞風」四個來自不同地區、專業背景的團體,形成一個多角度的舞蹈系列節目。

窺見大陸現代舞蹈的窗口

廣東實驗現代舞團是大陸現代舞蹈發軔的重鎭。如果您的印象裡,大陸只有古典芭蕾舞及穿著古裝的民間舞,那麼廣東實驗現代舞團將讓您完全改觀您對大陸舞蹈發展的印象。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的演出是國內第一次欣賞到來自中國大陸的現代舞創作。該團以中國傳統的文化基底出發,創造對岸中國人的新藝術觀,與台灣的觀衆共同分享現代中國人的感情與意念。此次來台演出,是兩岸年輕藝術創作者一次的交流與對話。

一九八七年,在廣東省政府、美國亞洲文化基金會及美國舞蹈節的協助下,楊美琦首先引進歐美現代舞敎學,創辦四年制的現代舞專業班,爲中國大陸培養了首批現代舞專業演員,一九九二年,在「現代舞專業實驗班」成立五年後,正式成立了大陸第一個現代舞專業團體──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由楊美琦擔任團長至今。「現代舞專業實驗班」廣東實驗現代舞團在大陸定期演出發表新作,不僅獲得大陸藝術界高度的好評,更多次應邀出國,曾參加了澳門、香港、新加坡、韓國等國際藝術節、法國舞蹈節、瑞士國際舞蹈節等並赴德國及美國巡迴演出,均獲好評。

在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的演出裡,看不到一般中國民族舞劇或大型芭蕾舞劇舞台上常見的奼紫嫣紅、喧騰狂噪及鋪張豪華。由於該團的舞者訓練,兼具了中國傳統身段、民間舞、芭蕾舞等迥異於現代舞的身體運用方式,在舞者的表演上大幅超出了現代舞的肢體範疇。此次來台演出《翅膀.水》、《卜》、《同志》、《我要飛》、《時間在空間的游曳》等六支舞碼,讓觀衆欣賞到更具力度的肢體美感。

尋找畢卡索的旅程

台北越界舞團去年下半馬不停蹄地受邀在邁阿密、倫敦、香港等地參與藝術節的演出。今年上半年就緊接展開新作的籌劃工作。此次新作除了羅曼菲的《騷動的靈魂》還有旅澳華裔編舞家張曉雄的作品《天堂鳥》。

《騷動的靈魂》可以視爲羅曼菲尋找畢卡索的一段創作之旅。事實上,自從去年接受蔣勳的建議,以畢卡索的畫作爲創作題材之後,羅曼菲和越界的團員一有時間就緊抓著用來吸收、閱覽有關畢卡索的一切資訊、用心感受。然而就在幾乎被龐大的畢卡索淹沒的時候,紐約現代美術館呈列的一張《亞維儂姑娘》讓羅曼菲停下了脚步。她看到那張面具的背後的不安,面具背候隱藏著一個騷動的靈魂。這支舞蹈運用了南管樂舞如懸絲傀儡的動作特質及無明確角色等手法,企圖打破羅曼菲慣有的編舞風格,以面具脫戴,象徵靈與欲相依相悖的辯證關係。羅曼菲說,這是一支從以前就想要做,一直還沒有動手編作的舞,而現在,正是時候。

張曉雄第三次與越界合作所編作的《天堂鳥》則是一個尋找自我的過程。人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或者有時會走回原點,或走岔了路到達別的地方,但終有找到目標的時候。《天堂鳥》一開始的舞台吊滿了顏色富麗的天堂鳥,舞者的動作充滿激烈的舞動與跳躍式的動作,「不輕易著地」是這隻舞蹈的特色。舞者在向前衝刺之後又再度返回原點重新出發,如此不斷反覆象徵人生每一次踏出嘗試、尋找目標的行徑。而舞的最後,舞者卻是非常安靜停歇在舞台上,對張曉雄來說,這份寧靜的止息並不意味已經到達終點,而是人生中的「中途站」,爲迎向下一個目標而準備。

太古踏破繭!李寶春要跳舞?

太古踏舞團今年推出新作品《蛹舞》,共分〈原慾〉、〈胎生〉、〈轉合〉、〈土地〉、〈海洋〉、〈蛹舞〉等六個片段。舞作有舊作重編、有全新創作,囊括了太古踏舞團創團十年來歷經的數個轉變期,展現林秀偉十年來對舞蹈與自然結合的嘗試之後的特殊風格。〈原慾〉爲三段女性獨舞,取自《生之曼陀羅》、《無盡胎藏》探索生命原始與生死輪迴,在女聲的吟頌聲中,讓觀衆進入如催眠般的情境。〈胎生〉則爲三段男性獨舞,取自《大神祭》找尋土地與原始祭典的感覺以及《詩與花的獨言》等,表現時間遞變的軌跡。〈海洋〉則取自《感官之舞》對感官力量的探索,企圖透過觸覺、嗅覺、聽覺、味覺和視覺等感官的感受,讓觀衆在如夢的風景中體會人類的愛恨情苦的生命現象。

此外,新舞臺「五月舞風」最後一檔壓軸,則是由李寶春和台北新劇團聯合推出「舞與武之美:京劇的武戲與舞蹈」。聽到京劇名角李寶春要跳舞,是不是讓你覺得有些詫異?戲曲舞蹈與武戲最大的魅力,是將優美的身段和技巧注入角色性格的神韻。例如〈貴妃醉酒〉、〈拾玉鐲〉等片段,便充份表現出劇中人物的心情。此次由李寶春領銜的台北新劇場將不再演出京劇,而是從傳統出發,將京劇的身段、武功,用現代舞的手法加以重新編排,呈現與原來京劇完全不同的風貌。

(本刊編輯 陳品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