屛風表演班三人行不行系列五《空城狀態》的排練情形。
屛風表演班三人行不行系列五《空城狀態》的排練情形。(白水 攝)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喂!喂!喂!還有人在嗎?

屛風新作《空城狀態》

從一九八七到一九九九的十二年間,屛風表演班的三人行不行系列已經發展至第五個作品,城市喜劇的風格越發淸楚;此次新作《空城狀態》演出角色更多,四男三女詮釋二十一個角色,劇中出現包括台灣、香港、大陸、新加坡、日本五地的人物,光是華語就有八種不同的口音,再加上閩南語、日本語、廣東話,充滿了語言交織的趣味。

文字|吳小分
攝影|白水
第77期 / 1999年05月號

從一九八七到一九九九的十二年間,屛風表演班的三人行不行系列已經發展至第五個作品,城市喜劇的風格越發淸楚;此次新作《空城狀態》演出角色更多,四男三女詮釋二十一個角色,劇中出現包括台灣、香港、大陸、新加坡、日本五地的人物,光是華語就有八種不同的口音,再加上閩南語、日本語、廣東話,充滿了語言交織的趣味。

屛風表演班《三人行不行5一空城狀態》

5月29、30日

國父紀念館

6月10、11日

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

6月26日

台南市立文化中心

7月3、4日

台中中興堂

7月10〜18日

國家戲劇院

今年上半年度「屛風表演班」推出的是《空城狀態》,這是三人行不行系列的第五號作品。據身兼團長、導演、演員數職的李國修表示,這個作品仍將延續過去反應台灣政治、社會現狀的思考,爲時代留下紀錄。

三人行不行系列

一九八七年屛風推出三人行不行系列的第一個作品,在內容上運用了台北人的生活片段呈現城市生活的百無聊賴與疏離,在這個以集體創作的方式完成的作品中,屛風以三個演員、喜劇形式在小劇場的空間尋找一種與台灣社會對話的可能。第二年的《系列二──城市之慌》依然保留三個演員的元素,城市喜劇的風格越發淸楚,其中也運用了更多時事的材料來描述台北這個城市與生活在其中的人,以及這些人對於生存在這樣的時空下矛盾的心情。

進入一九九三年《系列三──Oh!三岔口》,除了探討的範圍擴及到兩岸三地的華人,也大量運用幻燈、人偶的戲劇語言,同時一人飾演多角的形式開始出現,據李國修表示,到了系列三的作品,三人行不行的系列眞正在轉型後有了一個明確的定標。對於觀衆而言也是在《三岔口》的作品出現時,三人行不行系列進入大劇場演出規模,受到更多注目。在這個作品中,視野除了在城市生活的衝突外,也拉開時空的距離,企圖討論歷史情結中的「台灣人」所面對的困境。

緊接著這個系列越過四年的時間,到一九九七年,推出系列四《長期玩命》,劇情再度聚焦在台灣,從政治、經濟、社會等面向的持續惡質化,生存在其中的人如同玩命,而且是長時間的玩命,許多選擇離去的人,也無法在移民後解決情感上的失落。留在這裡的人,卻即將面對一個如廢墟般城市。在這個作品中,一人扮演多角的手法再度被運用,三男三女共扮演十八個角色,呈現了各種不同類型的人物樣貌。

世紀末的「空城」

在新戲《空城狀態》中,描繪出另一個人人落空的「空城」,戲中出現了一個無能的政府下,處處充斥著欺騙、偷盜、掠奪的行爲,除了對於有形物質的偷拐搶騙外,更嚴重的是人與人之間情感上的相互傷害。所有的角色都沒有過去更看不見未來,在沒有歷史的定位下,角色的身份認同也變得模糊,彷彿被架空般的放置在這個時空背景。

多條故事線同時進行,貫穿在其間的是這群人在現實社會中的無所依從與無路可出。以其中的主要角色之一「郭父」爲例,他育有兩女一子,是一個典型長期居住在台灣的「台灣人」,這個角色從《三岔口》就開始出現,是一個貫穿整個系列的精神人物,在《三》劇當中有一個弟弟在中國大陸擔任解放軍,他與弟弟之間的緊張、矛盾又無可分割的血緣關係,巧妙的隱喩了兩岸在當時的狀態。在《長》劇中也出現了他的兄長,他的移民心情與郭父之間對台灣強烈的情感形成對峙,也反映台灣社會內部的矛盾情結。在這一次的《空城狀態》中,我們又將看到這個靈魂人物,這個象徵著土生土長於台灣的符號角色,出現在他周遭的是令他在情感上更爲不堪的傷害。在意識上也可見整個社會如同被抽乾脊髓般搖搖欲墜,郭父的兒子有了一個新加坡籍的女友,因此也想跟著女友移民新加坡,讓熱愛台灣的父親不知如何是好,父子親情在此產生結構上的鬆動。

台灣社會中常見的「生態食物鏈」情節也在《空》劇中出現,《空》劇裡的人物爲了立足在這個腐敗的城市,必須靠著欺騙才能生存。警察要做盜版光碟的商人把車開到郊外,謊報失竊再由警察尋回,大費周章爲的是作假案,爲了充業績。劇中的社會完全沒有公權力與秩序可言,法律、道德與人的情感同時在這個環境中瓦解,整個社會似乎是從底層開始鬆動,搖搖欲墜令人怵目驚心。而戲中所反應的正是台灣目前的生活景況,也再度延續三人行不行系列一貫的主題。而儘管主題如此沈痛,《空城狀態》仍然以幽默辛辣的筆法呈現,用喜劇的氣氛呈現混亂生活的辛酸。

四男三女二十一角

這次的演出角色又較《長期玩命》更多,四男三女詮釋二十一個角色,劇中會出現包括台灣、香港、大陸、新加坡、日本五地的人物,光是華語就有八種不同的口音,再加上閩南語、日本語、廣東話,充滿了語言交織的趣味。身兼演員與導演的李國修表示,在他演短劇至今的表演經驗中體會到的是生活化的演出方式,表演所需要的元素其實都在生活當中。每一次的演員組合都不同,他除了在排練中統合外,在表演上也會盡量引導演員進入生活的各種可能性,用日常生活的例子去說明。由於他的劇中人物取材自生活,許多都是社會各種不同層面的角色縮影,因此角色的生命如何能豐富,能在不同的角色間快速的跳進跳出,生活經驗的聯繫變得很重要。

去年屛風表演班曾經因爲考慮到製作成本與經濟壓力下,忍痛刪減演出場次。今年的屛風似乎積蓄更多的能量,籌設基金會與子團等等計畫都在進行,百忙中李國修還抽空著手寫一本關於劇團經營與演出製作的「武功密笈」,累積了十多年來的行政製作經驗,厚厚的一疊初稿鉅細靡遺的羅列所有與經營劇團相關的事宜,「完成後應該會像一本電話簿。」李國修說。在多角化的發展下,屛風似乎正要進入一個眞正的成熟期,而《空城狀態》絕對是一個新的開始。

 

特約採訪|吳小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