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坊」初期以音樂會形式演出,佈景精簡,但燈光的變化爲舞台上主要營造戲劇氣氛的要素。
「音樂劇坊」初期以音樂會形式演出,佈景精簡,但燈光的變化爲舞台上主要營造戲劇氣氛的要素。(音樂劇坊合唱團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熱門音樂劇台北不打烊

音樂劇在台灣仍算是起步階段,面對演出日益頻繁,大多數人還是對目前的製作及演出水準充滿質疑,「音樂劇坊」去年成立,在練唱之外,戲劇訓練即是最重要的課程,以期製作出唱作俱佳的音樂劇。

文字|陳音如、音樂劇坊合唱團
第77期 / 1999年05月號

音樂劇在台灣仍算是起步階段,面對演出日益頻繁,大多數人還是對目前的製作及演出水準充滿質疑,「音樂劇坊」去年成立,在練唱之外,戲劇訓練即是最重要的課程,以期製作出唱作俱佳的音樂劇。

台北百老匯一九九九年回顧音樂劇的榮耀

5月6、7日

國父紀念館

如果你喜歡音樂劇,那麼,有三個方法可以滿足:第一,買CD回家聽;第二,努力存錢出國看;第三,自己演!通常,音樂劇迷們身體力行的大多是前項,然而,國內卻有一群超級音樂劇迷已經化被動爲主動,組成「音樂劇坊合唱團」自製百老匯音樂劇了。

一九九九年對台灣來說代表的不僅是繽紛世紀末,也可以說是音樂劇年,歌舞劇《天使不夜城》在全省各地奏捷之後,果陀十年大戲《仲夏夜之夢》緊接著上場;芝加哥大衆管弦樂團與百老匯歌手離開後,紐約的蓋特威音樂劇團(Gateway Candlewood International)馬上來台搬演《歌舞線上》;許多合唱團也開始演唱跨界曲目,在在都說明音樂劇在台灣投石問路的結果已經露出曙光。

不過,音樂劇對台灣而言仍算是起步階段,面對演出日益頻繁,大多數人還是對目前的製作及演出水準充滿質疑,究竟台灣的自製音樂劇,何時才能擁有唱作俱佳的演員呢?

自製百老匯音樂劇

「國內沒有專爲音樂劇成立的合唱團」,懷抱滿心赤忱,一手創辦「音樂劇坊合唱團」的連芳貝,一年前還是台北愛樂合唱團的副指揮。前年一場以迪士尼與音樂劇選粹的音樂會演出,讓她一頭栽進原本就喜愛的音樂劇裡,兩年來不斷籌劃著一場場演出,一有機會便鑽進劇院看表演,比較每場演出的製作優缺點,更曾經每天窩在紐約看百老匯,並扛回一冊冊書籍回來硏讀。回頭看到音樂劇在台灣的景況,她說,台灣如果再沒有專爲音樂劇成立的合唱團,就算拿到檔期和場地,也製作不出水準以上的音樂劇。這是因爲,一般合唱團偏重美聲、和諧的訓練,但是以音樂劇來說,「戲劇」佔了相當大的份量,而且凸顯個別聲音的特色反而比和諧美聲來得更重要。「音樂劇坊」因而產生,與逐漸成熟、專唱國內音樂劇的果陀劇場最大的不同是,「音樂劇坊」專走紐約百老匯路線,並打算把熱門的經典曲目介紹給台灣觀衆。

不少樂迷喜愛百老匯音樂劇之餘,不惜花錢出國看戲,但是大多數人並沒有如此機會,於是「音樂劇坊」打算引介百老匯劇目,初期因受限於場地申請和製作的困難,將先以音樂會形式演出,在佈景上雖然必得精簡,但燈光的變化卻將成爲舞台上主要營造戲劇氣氛的要素。「音樂劇坊」成立之前的幾場音樂會就是如此,演員出色的演、精采的唱和變幻多端的燈光,即讓舞台無冷場。「音樂劇在台灣穩固後,終極目標便是製作融合文化、思想,眞正屬於台灣自己的音樂劇」,連芳貝和「音樂劇坊」都抱持這樣的理想,而目前正是累積經驗,培養製作水準的時刻。

實現唱作俱佳

由前兩年巡迴全省演出所累積下來的經驗,以及在國內外不斷觀摩,連芳貝和一群對音樂劇有著相同熱情的朋友越來越淸楚,應該如何爲台灣音樂劇培養種籽,凝聚力量。「音樂劇坊」去年成立開始,在練唱之外,戲劇訓練即是最重要的課程,爲什麼特別注重戲劇表演呢?由於團員一般音樂訓練已經達到一定水準,連芳貝只需要做協助的工作就足夠了,但是,她說,在音樂以外,最迫切需要的是敎導這些即將站上舞台的表演者如何運用身體,使自己在表演時放鬆而自然,藉由肢體動作訓練,演員也能糾正不盡理想的動作,如此一來,表演者一站上舞台,舉手投足間更能優雅美麗。

「音樂劇坊」成立以來首次的全場音樂會「台北百老匯一九九九年回顧音樂劇的榮耀」將在今年五月六、七兩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推出,曲目涵蓋《夢幻騎士》、《貓》、《西貢小姐》、《悲慘世界》、《歌劇魅影》等知名音樂劇目,此外,近兩年囊括東尼獎多項獎項的《鐵達尼號》和《散拍歲月》都包含在這兩場音樂會中。其中《鐵達尼號》是這次演出的重頭戲,它與一般人熟悉的音樂劇最大的差別,在於《鐵達尼號》一劇裡並沒有明顯的男女主角,因此,舞台上的每位演員都是主角,除了撼動人心的音樂之外,每一幕中間不斷轉換的主角吿白和故事,都是讓觀衆大呼過癮的原因。在演員方面則啓用了在「果陀劇場」的音樂劇《西哈諾》、《天使不夜城》中擔任女主角的音樂劇新秀洪慧貞,以及男高音蘇裕峰,他寬廣豐潤的音質正是詮釋《悲慘世界》裡正氣凜然的尙萬強的不二人選。

「音樂劇坊」緊接著在七月將再推出整場迪士尼動畫卡通歌曲,而即將來臨的公元兩千年「音樂劇坊」將推出《悲慘世界》全球中文版的首演,《悲慘世界》曾經被改編爲十二種語言,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城市上演,但是卻獨缺中文版。目前連芳貝正積極尋覓國內優秀的幕前幕後人員,全力爲中文版《悲慘世界》的改編而努力,在邁向二十一世紀的同時,台灣的觀衆便能目睹這齣知名歌劇中文版在台北的首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