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行樂歌手齊豫(圖左三)在果陀劇場新作《東方搖滾仲夏夜》中飾仙后一角。(白水 攝)
焦點 焦點

「鉸鏈」打造歌舞年

並不是打著歌舞劇的招牌,就能夠讓人來看戲的。果陀劇場導演梁志民藉著多年來與其他設計者合作的經驗,累積出一種「鉸鏈式」的工作方式:即一齣戲正在演出,就開始排下一齣戲,同時籌畫第三齣。像七月演出的《東方搖滾仲夏夜》,梁志民在去年七月就已著手並完成了劇本和歌詞,那個時候他還是身兼《複製新娘》的製作人,並正排練著《天使不夜城》。

並不是打著歌舞劇的招牌,就能夠讓人來看戲的。果陀劇場導演梁志民藉著多年來與其他設計者合作的經驗,累積出一種「鉸鏈式」的工作方式:即一齣戲正在演出,就開始排下一齣戲,同時籌畫第三齣。像七月演出的《東方搖滾仲夏夜》,梁志民在去年七月就已著手並完成了劇本和歌詞,那個時候他還是身兼《複製新娘》的製作人,並正排練著《天使不夜城》。

果陀劇場《東方搖滾仲夏夜》

7月30〜31日

8月1〜4日

國家劇院

8月7〜8日

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

8月21〜22日

台中中山堂

8月27日

台南文化中心

果陀劇團喊出了「一九九九果陀歌舞年」之後,一鼓作氣的便推出《天使不夜城》、《大鼻子情聖》、《吻我吧,娜娜!》以及七月即將上演的《東方搖滾仲夏夜》,短短數月之間,齣齣皆是大成本大製作,即使是舊戲重演,也都重新編曲、重新設計舞台,果陀是怎樣辦到的?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果陀決定以歌舞劇來爲自己定位?

團長梁志民說 「果陀歌舞年,是我們在一九九八年初想出來的一個LOGO,也就是說從一九九九年果陀會完全轉型作一個歌舞劇的劇團。」全力朝此發展,一方面因爲梁志民本身對歌舞劇的興趣,想多發展各種不一樣的歌舞劇創作形式;另一方面,梁志民認爲歌舞劇不像實驗劇深奧難懂,就吸引觀衆的廣度來講,歌舞劇絕對有他的優勢。

鉸鏈式的工作方式

但是,並不是打著歌舞劇的招牌,就能夠讓人來看戲。梁志民藉著多年來與其他設計者作合作的經驗,累積出一種「鉸鏈式」的工作方式:「一齣戲正在演出,就開始排戲下一齣戲,同時籌畫第三齣。」他說明,過去作戲是箭頭式的,一齣結束,再想下一齣。而在這樣工作方式多年後,逐漸瞭解每一個設計者的工作方式與能力,時間與速度,於是從去年開始,覺得他們的關係可以變成一種鉸鏈式,讓三條線同時在進行。

所以即將上演的《東方搖滾仲夏夜》,梁志民在去年七月就已著手並完成了劇本和歌詞,那個時候《複製新娘》正在上演,並且他是《天使不夜城》的導演,同時有三件事在進行,只是階段不同。現在其實也是同步進行著三件事,就是導演《東方搖滾仲夏夜》,中南部巡迴《吻我吧娜娜》,開始籌備年底的戲,而兩千年三月的劇本也逐漸成形。

爲了這樣的想法,梁志民在前一年,就非常仔細去想過所有人員、行政、創作方面的規畫。在創作方面,最重要的就是創作者絕對不能重複!例如最重要的作曲者,因爲跟所有音樂家工作的經驗,有些人動作很快,但是再快,創作一個全新的歌舞劇,至少都要半年,他表示《天使不夜城》雖然碰到一個快手,在一個半月將曲子都編完,但是進入排戲,仍要一直微調,所以作曲者不可能再去作另一個戲的音樂。因此,梁志民經常合作的設計家已分成三批人馬,輪番爲果陀上陣。

這個方法的優點是,演出是一直持續的,演員不會因爲排練三個月,演出十場結束後,不知道下部戲在哪裡?未來在哪裡?而現在因爲這麼多密集的演出,演員得以溫飽,經驗也更加豐富。

訂做自己的舞台

這樣的工作方式,碰到的最大的困難是場地的問題,例如國家劇院,現在最多只能申請到明年春天的檔期,所以根本無法排明年下半年的東西。梁志民說,「當然也不能完全仰賴國家劇院,我們現在大都排在國父紀念館,但事實上它並不適宜作歌舞劇演出,所以我在規劃時,連舞台都考慮進去!」梁志民卯起來,把國父紀念館當自己家在布置,沒有樂池自己做樂池,沒有音響自己加音響,甚至,他投下一百二十萬作了一個可拆裝的舞台,能完全以軌道架高在原有場地之上!「旣然我們要在台灣作一個長長久久的歌舞劇演出,我們就要把場地變好」,而且這套平台使得舞台設計多變、靈活。例如這次《吻我吧娜娜》就把兩噸多的樂隊架在三米高的台上,像火車一樣往觀衆席開過去,所有人目瞪口呆。

因此不管在哪裡演,只要帶著走就對了,而且這平台大小有彈性,只要場地夠,都可以架設。它還很容易作機關,這次《東方搖滾仲夏夜》裡的精靈將可以從地面鑽出來,克服了國內劇場設施普遍不足的問題,「他不讓我釘釘子,我釘在自己的舞台上總可以吧!」梁志民笑著說。

服務業的行銷

除了彼此纏繞、不間斷的工作方式,無可否認果陀對行銷以及每一齣戲的創作,也是用心良苦。這次「果陀歌舞年」一開始,就有一個套票專案,買三場送一場,十分優惠,一千套馬上賣光光,對果陀言,每場戲基本觀衆一千人,也跑不掉了。再加上最重要的資產「果陀之友」,已經超過十萬人,全部資料都已經進電腦,隨時因應情況使用資料,都是拉抬票房的好來源。

梁志民的想法是「劇場是服務業,所有進劇場的人都是我要服務的對象」,因此行政人員每一步的應對都訓練過,跟觀衆的關係都維持得很好,例如每一行政人員都有e-mail,可能你這分鐘寄信來,下分鐘就有人回信了。這些細心的回應,再加上梁志民每一齣戲都不能作不好的態度,努力嘗試新的東西,努力在創作上作更多開發,使得大家都願意以更緊密的熱誠持續合作。如這次《東方搖滾仲夏夜》的演員,都是果陀慢慢培養出來的。梁志民特別提到,這次跟演員的合作關係更成熟,他們許多身體動作不像以前完全都交由舞蹈老師編排,而是在排練場上現場做、與演員聊,再調整成形,彼此都更有成就感。

力求創新的創作

而這次《東方搖滾仲夏夜》要帶給觀衆什麼新的東西呢?梁志民說他對此劇的第一個念頭是梆笛和琵琶的聲音,因此將由此出發,並且延續搖滾,以音樂去區分仲夏夜夢中精靈、貴族、平民的不同的味道。因此觀衆將會看、聽到,東方、搖滾、還有莎氏比亞,多采多姿的在果陀歌舞年中呈現。

 

特約撰述|秦嘉嫄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