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賦〉可說是顏鳳曦面對生活及社會現象的心情寫照。
〈反賦〉可說是顏鳳曦面對生活及社會現象的心情寫照。(高志樹 攝 三十舞蹈劇場 提供)
舞蹈 演出評論/舞蹈

《國歌》像什麼?

評三十舞蹈劇場《國歌四賦》

三十舞蹈劇場「主題式」舞展的製作愈來愈成熟,劇場表現也趨於完整。《國歌四賦》從序幕前的劇場氣氛安排、編舞創意到舞者表現,都看到一個舞團成軍四年的努力。

文字|王凌莉
攝影|高志樹
第104期 / 2001年08月號

三十舞蹈劇場「主題式」舞展的製作愈來愈成熟,劇場表現也趨於完整。《國歌四賦》從序幕前的劇場氣氛安排、編舞創意到舞者表現,都看到一個舞團成軍四年的努力。

三十舞蹈劇場《國歌四賦》

6月15〜17日

台北皇冠小劇場

從《收集眼淚》、《光臨時間廊》到此次發表的新節目《國歌四賦》,三十舞蹈劇場「主題式」舞展的製作愈來愈成熟,劇場表現也趨於完整。《國歌四賦》從序幕前的劇場氣氛安排、編舞創意到舞者表現,都讓觀衆看到一個舞團成軍四年的努力,整部作品在起、承、轉三個面向都讓人覺得順暢,同時結尾也「合」得不錯。

《國歌四賦》編舞創意的有趣之處,是在《國歌》莊重嚴肅的形象之下,將原本音符、文字的結合體轉化爲具象的舞台形式,輕鬆地提供了多層面的思考方向。全舞分爲〈歌賦〉、〈豐賦〉、〈踮賦〉與〈反賦〉四支小品,五位編舞者以《國歌》爲主題,發想出不同的創作概念,有直接由歌詞產生的聯想、有就音樂對社會變遷造成的變化、還有對肢體的另一種想像,來增加整場表演的豐富性,提供《國歌》的多樣面貌。

輪舞追逐 諷刺豐富

小型劇場早已不唱《國歌》,《國歌四賦》讓觀衆一進劇場就置身在《國歌》變奏曲的樂聲中,舞台天幕還投影著一幕幕街頭景象,一列列《國歌》歌詞和著影像與樂音放映,宛如早期電影院在影片開始前的例行程式,復「古」極了;然而,觀舞者並不需要肅立安靜,《國歌》樂奏畢,再次燈亮的那一刻,表演者就開舞了,這樣的安排讓舞蹈有了效果不錯的開頭。

為全舞開場的是黃旭徽創作的《歌賦》,是雲門舞者也擅長文字的黃緒徽,將《國歌》的歌詞抽離樂曲,加以支解、重組,並融入他對生活的觀想與個人的生命經驗。舞蹈中他自己配音的原聲獨白,像是一段舞者肢體表現的說明,也似一部配了樂的舞蹈詩。

「追逐」是這支舞作的主要意象,從舞者的肢體動作到舞蹈結構的安排,舞段緊扣著主題發展。從一開始的女性雙人舞,就在舞台上營造出追逐的視覺效果,再由雙人舞到三人輪舞,主題舞意不斷在觀衆眼前呈現。編舞者從「追逐」發展出人追求目標或理想、人與人的競爭或衝突等意象,前半段重新解釋歌詞在社會變遷後的新義;後半段則融入生活觀察,觀衆可以看到創作者對社會上爭權奪利現象的譏諷,也意會到他對人生目標和舞蹈藝術理想的執著。〈歌賦〉兼顧了舞蹈本質的發揮和劇場形式的表現,不僅情緒節奏緊湊,舞台調度也層次分明。

〈豐賦〉延續〈歌賦〉思考社會變遷對《國歌》所產生的影響,雖然是獨舞,欲傳達的想法卻很複雜。這支由余奐甫和謝文茹共同創作的舞蹈,以社會思考爲基礎,再透過舞蹈形式表現。在「語言」這個創作起點帶動下,和語言有關者,如文字,都成爲舞蹈發展的概念,於是《國歌》歌詞原創者孫中山、革命爭取自由的內涵、反體制的束縛等意象,陸續在舞蹈中表露。

〈豐賦〉是一段情緒表達重於肢體展現的舞蹈。舞者的肢體動作在觀衆眼裡多半是爲了傳達某些意象或慨念的表現,舞台上的幾個視覺符號,則提供觀衆對《國歌》更多面向的想像。相較於舞蹈表現,這支作品劇場性強多了。

顚覆傳統 哀悼反對

如同交響曲在經過序曲、慢板或抒情樂章之後,緊接著會來段舞曲或詼諧曲等快樂一點的樂音,來舒緩聽者的情緒,〈踮賦〉在《國歌四賦》裡所扮演的角色正是如此,完全符合了「轉」的功能。〈踮賦〉輕快、活潑的舞風和譚惠貞過去的作品大不相同,不過,她對女性自主的意念在舞蹈裡仍然隱約可見。

譚惠貞將《國歌》莊嚴的意象與婚禮聯想在一起,而「肅立」是兩者身體語言的共通點,也由此發展出以芭蕾硬鞋的「踮立」作爲舞蹈的表徵。這支雙人舞男女分別只有單腳穿上硬鞋,配合著由《國歌》改編的熱門音樂,從芭蕾、現代、爵士再交雜著流行熱舞等各式舞蹈動作,讓肢體語彙活潑且多樣。

〈踮賦〉取其同音,譚惠貞在舞蹈動作裡也隱含著「顚覆」的意味,舞蹈一開始,男女舞者順著分別捲開的白色長帶從左舞台緩緩進入,一改新人順著紅毯雙雙踏進禮堂的景象。在動作的表達上,即便是雙人芭蕾舞,也有跳脫芭蕾程式的表演。女舞者時雅玲良好的舞蹈技巧,讓她在芭蕾和其他舞蹈類型動作的轉換過程流暢、運用自如,而男舞者王有丞悄皮的演出,更增添這支雙人舞的趣味與可看性。

舞蹈以〈反賦〉終結,這支群舞無論在表演者的陣容、舞台裝置或燈光設計上,都顯得多樣而富變化,頗有在整場表演尾聲製造落幕前高潮的氣勢。顏鳳曦的舞作從情緖傳達到肢體語彙的表露,細膩而多變是她的特色,〈反賦〉也不例外。

〈反賦〉可以說是顏鳳曦面對生活及社會現象的心情寫照,她對人們近年來因爲公共政策所產生的各種反對行爲,以及社會的各種亂象,感到悲傷和無奈的憤怒。流出各色液體的「水龍頭」是全舞的主軸,頭上裝著水龍頭的舞者穿梭在舞台上,有時像是舞蹈的一部分,有時卻像另一時空的表演者,她與其他舞者的表演區既交錯也平行。她頭上的水龍頭流下的液體表徴落淚,不同顏色的淚水則代表了不一樣的情緒。

這支舞強調劇場張力,就連舞蹈語彙也劇場化,舞者的肢體環繞著「反對」這個概念律動,從手和腕關節帶動肌肉的動作語彙,不難看出編舞者內心情感的表露。舞蹈動作從生活化的肢體語彙到暗喻遵循體制的古典舞步,踮腳旋腰之間都細膩地傳達出全舞「反對」的主題意念。

〈反賦〉也是整場演出中燈光最具變化的作品。隨著舞段表露的情緒,燈光的色調也跟著轉換,而落幕前天幕上投影的《國歌》歌詞與開場的場景相呼應,回歸主題。舞蹈在《國歌》歌詞結束後揭開序幕,也在《國歌》結束後落幕,形成一場完整的演出。

 

文字|王凌莉 新聞文字工作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