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舞蹈

逐時間之浪

評組合語言舞團「逐浪」

「逐浪」的三支舞作雖然個有特色,卻可以理出一個共同的主題──時間,時間在舞者的動作語彙中流露出來也在一幕幕舞蹈情境中表現,儘管年輕編舞者的作品不盡成熟,時間就是給他們機會的重要元素。

「逐浪」的三支舞作雖然個有特色,卻可以理出一個共同的主題──時間,時間在舞者的動作語彙中流露出來也在一幕幕舞蹈情境中表現,儘管年輕編舞者的作品不盡成熟,時間就是給他們機會的重要元素。

組合語言舞團「逐浪」

10月8、9

台北台泥大樓士敏廳

「逐浪」一詞給人時間流轉、能量競技的感覺,在組合語言舞團這一季的演出中,觀眾可以透過這個主題看到編舞世代的承續。在大多數台灣青年編舞者投入結合多元藝術、跨屆融合的流行時,林文中與陳書芸兩人回歸純肢體表現的創作理念,反而脫穎而出。相較於楊桂娟作品強烈的劇場張力,整場節目在三支風格迥異的舞蹈裡,呈現新舊編舞世代不同的創作特質。

回歸肢體律動

舞蹈不一定是以動作為中心的創作;但是在表演時卻不能忽略肢體律動這項主體。許多年輕編舞者鍾情於結合多元媒材,因為要展現跨界藝術的多樣性,往往失去了肢體律動的本質,結果讓舞蹈流於技法與日常生活動作的拆解和拼貼,甚至是整場表演的綴飾,這樣的作品雖然稱得上是「新」的舞蹈形式,但也讓觀眾對舞蹈愈是感到陌生。林文中與陳書芸這兩位「六年級」編舞者,透過肢體傳達新世代的創意,也改變的e世代偏愛跨領域的創作流行觀,從他們作品中可以看到舞蹈表現肢體律動的本質,同時也表露出創作者自身生活與藝術經驗的融合。

目前在美國比爾‧堤‧鍾斯(Bill T.Jones)舞團擔任舞者的林文中,對身體律動的敏感度來自雙親的遺傳,他的作品有傳統舞蹈注重身體線條的細膩,也展露出身體能量爆發時的動感,他的作品《海洋》沒有太多複雜的意涵,很直接地表現新世代對童年單純的記憶。

全舞以男女雙人舞揭開序幕,漸而三人舞、群舞,在一段段踢、踏、跑、跳、轉、甩、傾、倒的動作中,融合了許多日常生活裡的身體與會,舞者們不同的動作組合、律動時的速度落差,就已經讓觀眾感受到舞台上呈現出潮水般的波動。再加上時而配合期間的日常動作,大海的能量與人們記憶互動所產生的情緒,使得觀舞者透過舞台畫面進入編舞者所安排的各種聯想;或者投入自身經驗的回憶裡。

《海洋》的舞台基調是白色這種明亮感與海的氣度相契合,也表露出編舞者年輕、勇於嘗試的企圖心。可惜的是舞者在部分舞段表現不夠流暢,場燈始終藍調,燈光的設計不夠乾淨,整場舞蹈的氣勢顧到了,獨缺肢體線條清晰的表現。

聚焦獨舞 情感細膩

近三年來在文建會主辦的「舞躍大地舞蹈創作比賽」中脫穎而出的陳書芸,作品強調肢體的細膩與內心情感的表露,她這次編作的獨舞《鷺鷥》就展現這樣的特質。再鏡框式大舞台上跳獨舞吸引觀眾目光不容易,陳書芸利用燈光設計,縮小舞台範圍,讓觀眾聚焦在獨舞者身上是不錯的安排,而且配合側燈及光束的運用,舞者身體線條更加立體,動作的細部更顯清晰。此外,紅、藍色調的光景在白衣舞者的身上營造出獨特的意象。

《鷺鷥》的動作意象取材自鳥類的身體與會,女獨舞者在編舞者構思的舞蹈語彙裡融合了自己的即興動作,除了舞者臂、腕、指表現出鳥翅的形象外,編舞者並沒有刻意安排一場鳥的舞蹈,舞者在表現多角形的身體線條、細膩的動作語彙與爆發力強的動能之餘,也透過肢體律動所隱含的情緒傳達編舞者想表露的舞意,舞者的表現對這支舞而言,相當重要。

舞者肢體傳達心靈與大自然對話的主題相當明顯,舞者身體律動時夫西,讓觀眾直接感受到生命百態,讓觀眾直接感受到生命百態。此外,這支舞蹈既柔且剛;時而孤獨時而熱情;外表平靜而在在激盪的特質,給觀眾聯想編舞者心境的空間。

情境寫實 動作流暢

作品向來從自身生活經驗出發的楊桂娟,這次仍然關心女性議題,她的作品《百合》嘗試著以男性的角度入舞,內容談的還是女人。楊桂娟擷取百合淡雅堅毅的花影之名,舞名寫意,舞蹈卻選擇以劇場形式的表演張力,從舞者的服裝到角色表徵,舞蹈看來很寫實。

《百合》全舞沒有特別安排某個故事,舞段與舞段堅所表達的情境卻能夠串連出一幕幕的故事,搭配簡單的口白和短詩,從男女情感為起點所延伸出來生活的軸線和歷史的面,舞者「跳」出一場女人的故事。

雙人舞是結構全舞的主體,男女舞者互動所呈現出的語彙和語彙所表露的意涵貫穿全場,潘鈺楨的身體柔軟度和延展力夠,表現出細緻的線條美;而魏光慶的爆發力和身體能量則顯露出雄性的身體力感,男女舞者身體質感的對比,在舞蹈中顯得突出。此外,楊桂娟運用重心傾斜讓舞者側落地板又迅速躍起的身體語彙,在這支《百合》裡也大量使用,舞者的動作比過去更純熟,也更流暢。

《百合》的燈光變化多樣,為全舞的劇場張力起了加乘效果。從天幕頂燈、側光到台前燈的投射,舞蹈的情緒和故事的情境也隨著燈光轉化出各種面貌。

「逐浪」的三支舞作雖然各有特色,卻可以理出一個共同主題──時間,時間在舞者的動作語彙中流露出來,也在一幕幕舞蹈情境中表現,儘管年輕編舞者的作品不盡成熟,時間就是給他們機會的重要元素。

 

文字|王凌莉 新聞文字工作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