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以「男性棋局對奕,女子在後方高處玉手調箏」的構圖來形容李世民、魏徵與長孫皇后的關係。右起魏海敏、唐文華、吳興國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以「男性棋局對奕,女子在後方高處玉手調箏」的構圖來形容李世民、魏徵與長孫皇后的關係。右起魏海敏、唐文華、吳興國(國光劇團 提供)
戲曲

古代呆伯特智慧1─如何不得罪老闆又要說真話 《李世民與魏徵》寫君臣間的愛恨糾纏

有沒有搞錯?怎麼會有人用「戀人」來形容唐太宗和魏徵?不是應該用「千里馬與伯樂」來形容嗎?他們倆又不是同志!不過,在王牌編劇陳亞先的眼裡,他們的君臣關係恰如男女談情,一個欲迎還拒,一個欲去還留,相互愛慕欣賞……。於是他把這番男人之間的糾纏加以描寫,並在治國宏願中摻入深層隱私,成為新編京劇《李世民與魏徵》最引人入勝之處。

有沒有搞錯?怎麼會有人用「戀人」來形容唐太宗和魏徵?不是應該用「千里馬與伯樂」來形容嗎?他們倆又不是同志!不過,在王牌編劇陳亞先的眼裡,他們的君臣關係恰如男女談情,一個欲迎還拒,一個欲去還留,相互愛慕欣賞……。於是他把這番男人之間的糾纏加以描寫,並在治國宏願中摻入深層隱私,成為新編京劇《李世民與魏徵》最引人入勝之處。

PROGRAM  國立國光劇團《李世民與魏徵》

TIME  5.14~16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

二王一后擔綱,演出人性小品

《李世民與魏徵》是陳亞先十多年前的劇本,過去從未上演,它沒有大陸新編京劇近年來流行的大場面與大論述,反而以抒情小品來呈現歷史格局;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慧眼識英雄,她認為這樣的劇情描寫恰巧符合了台灣「個性化」的新鑑賞觀,不必闡述什麼大道理,能夠勾掘出內心的人性才能引發共鳴。因此,《李世民與魏徵》便成為國立國光劇團二○○四年度劇作。

此次國光劇團特別排出「二王一后」的陣容,橫跨傳統與現代領域的吳興國與當家老生唐文華分別飾演唐太宗李世民與忠臣魏徵,並情商魏海敏出飾成熟體事的長孫皇后。藝術總監王安祈並打破了「行當角色不重複」的定律,將以往以老生形象出現的李世民,及以花臉演出的魏徵,改為兩位老生的同台戲,王安祈認為,行當、嗓音若是差太遠,就無法突顯劇中兩人性格中的相疊、相吸處。

「近年來台灣的年輕觀眾對流派、行當、唱腔身段認識不多,但是卻有敏銳的鑑賞力,可以跳躍過唱唸做打,與劇情人物作直接的心靈交流,因此不避諱行當角色重複。」王安祈說。話說回來,兩位老生在舞台上,基本唱唸做打的功夫差不多,如何運用眼神、演技,讓觀眾看出兩人年齡與個性的不同,則端賴兩人的功力!

兩老生台上飆戲,賢皇后玉手調箏

舞台上,飾演魏徵的唐文華走馬派老生路線,吳興國則不戴髯口,是個兼具幾分武生氣質的老生。唐文華過去也曾在傳統劇目《君臣諌》裡飾演過魏徵,此次《李世民與魏徵》增加了許多內心戲的部分,困難度也增加不少;而他雖以馬派見長,但也不僵化,反而根據劇情需要來融合各派所長。例如魏徵與李世民惺惺相惜時,以馬派的瀟灑來表現;魏徵敘事道理時,則以菊派的溫柔婉約最合適;但是當魏徵直言相諫時,就以麒派的誇張剛強才能顯現其氣魄了。

而吳興國二十年來跨足京劇、舞蹈、電影、現代戲劇,這番創發經歷與個人英挺氣質,扮演有遠見、有魄力、年輕氣盛的李世民恰如其分。兩種氣質的老生,在台上一樣精采,當他們攜手一起營造編劇所要的「纏綿韻致」時,一定能激發出想不到的美感經驗!

至於魏海敏所飾演的長孫皇后,可也不是個簡單的綠葉角色,戲份雖然不多,但卻極具關鍵性。她並不是以正面勸說或含辛茹苦等傳統女性形象出現,而是以敏銳心思與四兩撥千金的幽默語言,適時地給予點示開解,因此展現了比男人更清明睿智的境界。王安祈以「男性棋局對奕,女子在後方高處玉手調箏」的構圖來形容李世民、魏徵與長孫皇后的關係,長孫皇后的「高高在上」、「俯瞰運籌」地位即不言可明。

巧筆暗書,點露李魏深層慾望

王安祈認為,此劇的最高成就不在於寫出了「求諫難、納諫不易、進諫更難」的心理,而是在曲折發展的情節中,不經意地流露出李世民和魏徵內在的深層慾望。李世民想成就「仁德之名」,魏徵則在意「得遇與否」,而魏徵如何能在善體君心的前題下,運用機巧智謀來成就君王之名,造就「君臣相知、如魚得水」的歷史佳話,這才是使此劇能真實生動的重要原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Par戲曲解碼室

「行當」─京劇中把角色分為五類,就是大家熟知的「生、旦、淨、末、丑」,每種行當依性別、年齡、性格、身份而有不同的表演特色。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