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聲川所推薦的入門基本盤。
賴聲川所推薦的入門基本盤。(誠品音樂館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就是愛爵士! All That Jazz!

樂迷百態

台灣爵士樂的樂迷人數或許拼不過古典樂迷,但其熱中與投入的程度,也絕對不遜色!本刊專訪八位各行各業的資深樂迷,讓大家瞧瞧他們是多麼「就是愛爵士!」

文字|許正平、蘇芩慧、鄭尹真、何怡璉
第140期 / 2004年08月號

台灣爵士樂的樂迷人數或許拼不過古典樂迷,但其熱中與投入的程度,也絕對不遜色!本刊專訪八位各行各業的資深樂迷,讓大家瞧瞧他們是多麼「就是愛爵士!」

有那種靈魂的人,一定懂

賴聲川

職業:導演、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教授

爵士樂齡:三十多年

入門推薦:Bill Evans的Live at the Village Vanguard、John Coltrane的Ballads、Miles Davis的Kind of Blue、Charlie Parker的with Strings – the Master takes、Thelonious Monk的Monk Alone、Billie Holliday的Solitude、Wes Montgomery的Smokin’ at the Half Note、Chet Baker的The Touch of Your Lips、Dave Brubeck Quartet的Jazz at the College of Pacific、Chick Corea-Gary Burton的Crystal Silence

全世界最好的爵士樂電台KJAZ網址:kcsm.org

文字整理  許正平 特約採訪

六○年代的尾巴,高中,迷重搖滾,像奶油那樣的團。從重搖滾的音樂結構中,發現藍調的影響,轉而又迷藍調,一伙人搞地下樂團,玩遍各種藍調音樂了,然後,又從藍調裡,發現並迷戀上爵士樂,那是七○初的大學時代。從重搖滾到藍調再到Jazz,這一條路是通的,最重要的那種即興、自由的精神,有那種靈魂的人,一定懂。

一九七八年開始留學柏克萊,只要大師來到舊金山灣區,一定不錯過現場。我還數得出那些親炙過的大師:Bill Evans、Sonny Rollins、McCoy Tyner、Phil Woods、Stan Getz、Jim Hall、Bob Brookmeyer、Dexter Gordon、 Johnny Griffin、Charles Lloyd、Keystone Korner。數來,做為一個爵士樂迷長達三十多年了,最喜歡的還是屬於過去的,四○年代尾巴到六○年代,從Charlie Parker到John Coltrane的這一段黃金年代吧。近些年大師凋零,出國聽見的,所幸還有Elvin Jones、 Charles Lloyd、Chick Corea、Cedar Walton這些樂手值得推薦。

爵士樂如此這般早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回國後,一九八八至一九九一年間,我在中廣開闢並主持了爵士樂節目「即興的靈感」,即使當時劇場與教學工作早已忙得不可開交,每週二小時,我還是抓時間上電台放唱片,聊爵士,就像聊自己的生活一樣親切。近年則固定上網至KCSM(網址:kcsm.org)這個社區大學網站收聽,他們接收了當年KJAZ這個經典爵士樂電台所有的珍貴黑膠唱片,因此我要鄭重將這個屬於我的秘密張揚:這真是全世界最好的爵士樂台了;交換秘密的條件是,請大家上網聽了喜歡,要跟我一樣每季捐錢贊助他們,這絕對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爵士樂迷應盡的責任。

全世界大概找不出其他的藝術形式,是像爵士樂這樣一邊創作、一邊呈現的了,現場的演出便決定了作品的好壞,這跟劇場很像。這些年來,我的劇場形式和內涵以即興見長,自然受爵士樂幫助和啟發不少。我想,爵士樂很重要的真諦在於:在即興的剎那中,演奏者的心靈必須通過「放下」的動作才能達成,唯有在「放下」中,心靈深處才會被釋放出來。如果只有華麗的技巧,卻不懂「放下」,那麼作品只有表皮而無內在;如果懂的「放下」,但心靈是空虛的,那麼其表達也是乏味的。只有心靈充滿,技術充滿,且懂得「放下」,才能成就一種高妙的藝術。這道理,對演員亦通。

即興過日子,就是爵士精神!

沈鴻元

職業:台北愛樂節目主持人 

爵士樂齡:十多年

入門推薦:從精選輯開始。雖然大部分樂迷不愛聽,但是精選輯會將各種風格放在一起,自己去試,找出自己的偏好再去擴充。

文字  何怡璉 特約採訪

我在高中的時候很愛聽黑人的音樂,饒舌、流行、hip pop都碰,而藍調、爵士味濃的又更愛,就慢慢轉向爵士。爵士之所以迷人,就在它的自由多變化。永遠聽不到一模一樣的曲子。相較於流行樂,周杰倫和陶吉吉唱同一首曲子聲音雖不同,聽起來卻感覺差不多的,或是古典樂,卡拉揚或其他人指揮同一首曲子,聽起來也差不多,個人風格比較不會被凸顯。但是爵士樂每個樂手對同一首曲子都有自己的詮釋,總有驚奇發生。

要談為爵士樂做過最瘋狂的事,我想,以爵士樂迷的觀點來說,做任何事都不瘋狂,花一百萬買CD也不瘋狂,因為喜歡,因為興趣。就像女生為什麼要買那麼多鞋子,我也是不了解。我曾經特地跑去紐約的各大俱樂部,去聽現場,去紐約找CD。就在幾乎所有大師都曾表演過的Village Vangard,喝著啤酒看著台上黑人的演奏,是我聽過最棒的現場,而且感覺到我呼吸的這些空氣,那些大師都曾呼吸過,頓時,功力大增一甲子,很爽!

入門專輯我是推薦精選輯,雖然大部分樂迷不愛聽,但是精選輯會將各種風格放在一起,自己去試,找出自己的偏好再去擴充。才不會我推薦的剛好是你不喜歡的,壞了胃口,因為爵士樂很多種樣貌,很廣。

我自己鍾愛的專輯嘛,實在很難挑,因為聽到一定數量,每張專輯都會有自己的主觀覺得好或不好的地方,不過像一些大師Miles Davis、 John Coltrane 就不用多說。

爵士樂,是讓你會想去追求一種自由自在生活的音樂。偶爾就放縱一下,沒有計畫。即興過日子,這就是爵士精神。就像放假去南部玩,或許最終目的地是墾丁,但是不用一路殺到墾丁,路程中隨時可停可走,玩起來就會很舒服。這就像是一首曲子,在計畫外的每個人會有自己的路線玩法,但終是台北到墾丁,過程大家各自表述。這就是爵士樂吸引人的地方。

在即興裡聽見生命回響

陳贊雲

職業:畫廊經紀人、曾任台北愛樂電台「爵士風」主持人

爵士樂齡:二十年

入門推薦:Bill Evans的Trio Waltz for DebbyLester Young with the Oscar Peterson TrioSarah Vaughan with Clifford Brown

文字  蘇芩慧 特約採訪

我十九歲時便開始聽爵士樂,但是家裡一千多張的爵士樂CD,大半都是在台北愛樂電台工作的時候買的。我自己學藝術、攝影,現在在藝廊擔任藝術經紀人,怎麼也沒想到會在台北愛樂主持四年半的爵士樂節目。我想這對一個普通爵士樂迷來說,的確是非常瘋狂的一件事,這個工作讓我從一個單純的爵士樂聽眾,變成一位爵士樂推廣者。

當時,台北愛樂讓我每星期一次,系統地介紹不同爵士樂風格、不同樂手的音樂,相信這對一個剛開始接觸爵士樂,並且想要更深入聆賞的樂迷是不錯的方法:先從一個爵士樂派別開始聽,選擇幾個經典的樂手、編制或專輯,再慢慢延伸聆聽,不久你就會從中找到你喜愛的爵士樂類型。

若要我挑出最喜歡的三張專輯,我可能每一天挑出來的都不一樣,因為喜歡的實在太多了。這次挑的三張專輯:Duke Ellington的The Far East Suite Special Mix、Art Pepper的Modern Art、Keith Jarrett的Solo Concerts Bremen Lausanne,風格都不大一樣,卻可同時讓樂迷欣賞到爵士樂最高精神指標──「即興」以及美好的旋律。

Keith Jarrett這個以現場即興聞名的鋼琴手,在布萊梅與洛桑的兩場音樂會中展現了他現場即興的精髓,是除了有名的柯隆音樂會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Duke Ellington 的大樂團演奏,將帶有一點東方神秘色彩的音樂融入爵士樂裡,整體呈現好到讓我聽出耳油;Art Pepper不僅能把旋律吹得非常美,他獨特的即興創意與旋律搭配更是他獨一無二的風格。

對我來說,好的爵士樂就像美好的藝術品,我們可以從中聽出深刻的內涵以及文化,你可以在樂手的即興裡聽到他們對自己生命、對周遭環境發出的回響,不只是把優美的旋律演奏出來,而是演奏出具有刻痕的人生。

陽光、空氣、水和爵士樂

湯志偉

職業:演員

爵士樂齡:十餘年

入門推薦:John Coltrane的Ballads、Miles Davis的Kind of Blue、Keith Jarrett《科隆音樂會》

文字  許正平 特約採訪

年輕一點的時候,我聽西洋搖滾,特別是像Yes那樣的前衛搖滾樂團。這類音樂往往一首曲子就可能有十幾分鐘的長度,對於樂曲的表現則在乎演奏多過其旋律性,強調的是樂手個人如何表演,幾個樂手就在曲子中不斷地玩耍,飆著電吉他,很自由,這是最讓我著迷並喜愛的原因。而這樣的即興特質,與爵士精神幾乎是不謀而合的;那時卻還不知道有爵士樂,偶然在收音機裡聽見〈有一天我的王子會出現〉(《白雪公主》歌曲)那樣的經典,隱約察覺了其中的精采,卻等到十年後才憬悟:原來這就是Jazz!

比起流行音樂旋律上的有限,古典音樂完全得照樂章進行,爵士樂確實顯得豐富且自在多了。迷戀爵士樂以後,每次逛唱片行光看到那些CD擺在那邊簡直就像看到孤兒一樣,恨不得給它們一個懂得愛惜、呵護它們的家。因此,買爵士CD真像是一次又一次不厭倦不手軟的領養經驗。這幾年到英國唸書,當然也不忘到各大小場所聆聽現場爵士,譬如倫敦的Rommie Scott,就像紐約的Blue Note,五、六十年歷史了,連裡頭的椅子都是活的,在其中看秀就彷彿看見一個又一個過往的偉大幽魂,而所有樂手經過這樣的場地洗禮後也就從此有了靈性。

同時,我亦偏好演奏多於演唱,有歌詞的時候,強調Vocal,旋律性往往就增強,樂器的角色反而容易變成次要。所以我最喜歡的樂團、樂手或專輯,大多仍集中於四○至六○那一段所謂黃金時期所產生的作品,那是爵士樂的個人精神開始昂揚的年代,脫離了前期還需要指揮的制式大樂團架構,從樂團裡下班後,四、五個人聚一起的小編制,玩家般在各種場合演奏,反而玩得盡興而自由,玩得不羈,玩出了真正即興的爵士精神,這樣的個人化,因此有所謂咆哮樂這樣狂放的稱號。也因此我最喜歡的爵士樂手還是屬於比較早期的大師John Coltrane、Miles Davis,以及稍晚的Keith Jarrett。

這樣十幾年聽著爵士樂下來,我想,隨時隨地,不論手邊是否有音響可以隨時播放起音樂,那些音符都會自然而然地自腦海中湧現。Jazz,就像陽光、空氣和水,都是我生命不可或缺的元素了。

喜歡爵士:因為它一直和人在一起

何靜寒

職業:八卦拳第五代傳人

爵士樂齡:五年

入門推薦:Miles Davis的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Guy LaFitte與Pierre Boussaguet的CrossingsJohn Coltrane & Johnny Hartman,Nina Simone的Baltimore

文字 鄭尹真 特約採訪

我是為了薩克斯風的聲音,才對爵士樂著迷的。

我很早就喜歡薩克斯風了。但從前當職業軍人,要養家,生活不怎麼寬裕,只買得起簫,吹簫,便宜嘛。後來跟過上海老師傅學京胡,拉了三個月,就放下了。國樂太難,不光是琢磨樂器,你還得懂戲,一把京胡是要伴人的嚜!國樂要練出名堂,和國畫一樣,得長時間耗在老物事上,心裡牽掛著幾百年前的舊玩意兒,容易和所處的時代稀落了聯繫,失去活在當下的生命力。

中國古樂想來也曾經是「Jazz」的:不固定音調、曲律,只有情境。但隨歷史發展,文化愈形精緻,漸遠離了庶民生活。雖然莊重,但不再有爵士一般的活力。我喜歡爵士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它一直和人在一起,和生活在一起。

另一項原因,是爵士的隨性,打破俗成規矩。我自小受中國古典文化薰陶頗深,好古文,喜愛平劇。十九歲從軍,報效國家廿年;十五、六歲習太極拳,廿三歲拜入八卦拳宮老師門下,打了廿多年拳。可以說前半生處處是規矩。但,八卦拳練到後來必須變化,要從規矩到「變」,那一步非常艱難。後半生就想如何化去往昔形式,於是投入爵士樂。

我很少踏進爵士夜店,有時去「河岸留言」,欣賞董舜文老師演出。那地方不錯,就是煙味太重。身為爵士樂迷,免不了為爵士樂做過傻事,其中犧牲最鉅者,首推為它忍受煙害。

聆聽爵士樂需要安靜。我常在家欣賞爵士演奏DVD,除了音樂,也注意別人吹薩克斯風的嘴型。學薩克斯風以來,我光找嘴型就找了三、四年,昨天才剛試出一個新的。我不懂五線譜,學爵士樂就靠投入、再投入。這些日子拚命找書,網路上書很貴的,我只想找一本外行人也能懂的書,把自己磨到會。以後也許上街賣藝也說不定。

有次到英國教八卦拳,學生介紹我認識一位薩克斯風手,七十歲的老先生,和妻子住在深山裡。和他聊爵士,他說他「還在學」。演出以外的時間,老先生會獨自一人進城,在倫敦地下道吹奏。在爵士樂裡,你可以看見音樂會陪著人過一生。我很喜歡這樣。John Coltrane、Miles Davis、Nina Simone則是我最喜歡的爵士藝人。

因為自由,愛上爵士

Philly Yang

職業:金融業

爵士樂齡:十一年

入門推薦:Sonny Rollins的Way Out West、Dusko Goykovich的Samba Do Mar、McCoy Tyner的New York Reunion

建議網站:Taipei Jazz Pie網站:http://cc.domaindlx.com/erebus7/jazzpie/

個人網站: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bluenote27/

文字整理  何怡璉 特約採訪

一九九三年,光華唱片古典店的工讀生推薦我聽Dinah Washington的Teach Me Tonight,讓我從古典樂跨入爵士樂。

剛開始人云亦云,看側標碰運氣,一九九七年去留學,開始摸索找自己想聽的。二○○一年加入Music Power討論區是我的快速成長期,也開始寫些聆聽心得放在自己站上。二○○三年參加台北爵士派(編按:一個爵士樂迷的同好會,見第?頁)第一次聚會,和許多朋友分享互相激盪,視野像打開了一扇窗,越聽越廣,到現在是破蛹而出了。從最早聽發燒片、女聲vocal、爵士黃金十年(1955~1965)的東西到現在前衛、歐陸、拉丁、民族樂等等。每天早上的鬧鐘就是輕柔的爵士鋼琴。

每個時期鍾愛的都有不同,最近比較喜歡的是義大利鋼琴手Danilo Rea的Lirico,帶有地中海風味的爵士。他改編了一些古典曲目、歌劇的詠歎調、音樂劇等,如浦契尼(Puccini)的《燕子》La Rondine、《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托斯卡》Tosca,及伯恩斯坦 (Bernstein)之《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等等;又擅用“Quotation”,將爵士、搖滾、流行曲或民謠串在一起,有別於古典音樂的嚴肅風味,常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

我為爵士做過很多瘋狂事,像是花兩個小時車程只為一張CD,還有整夜不睡覺,只為了在 eBay上待到拍賣結標為止,看是否自己能如願買到心目中的夢幻逸盤。之前在美國時,知道台灣版CD賣的比較便宜,特地向台灣網路商城下單,請他寄到美國。我平均一個月花在買爵士樂CD的錢,比例是不少啦,但量力而為。

任何時候都可能是最佳聆聽時機,只要心情和音樂match到,就會像我一樣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聽爵士必備的我覺得是工具書(AMG、企鵝評鑑、字典)、音響、咖啡。

爵士樂的魅力在於即興時所展現出來的自由,相較於古典,給樂手空間去即興,表現他們不同的個性,且聽的時候或坐或躺都好,但當你想仔細聽的時候又會有許多細膩的東西。若用一句話來定義我會說,「爵士樂是突破地域疆界與文化藩籬之音樂」,因為它的開放,讓爵士流到各地自然納入當地元素,讓爵士樂很豐富多汁。

別去定義爵士樂!

Kevin Liu

職業:安麗日用品公司營運處長

爵士樂齡:十四年

入門推薦:The Best of Chet Baker SingsThe Tatum Group Masterpieces, Vol.8、Bossa nova經典Getz/Gilberto

文字整理 鄭尹真 特約採訪

三十歲以前,我聽搖滾樂。過了三十歲,漸漸受不了搖滾樂那樣的年輕吶喊,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找什麼聲音,只好到處亂聽。嘗試過New Age、發燒音樂,本來要選古典樂,但得不到搖滾樂的重擊拍感受,聽不下去。最後是爵士樂對了味,一聽聽到今天。

剛喜歡上爵士樂那時候,身邊並沒有友伴,常覺得自己像是世界上唯一聽爵士樂的人,很寂寞。於是提筆寫些文章,投稿到《CD購買指南》(《唱片音響購買指南》之前身),有幸獲得編輯採用,從此慢慢認識了一些爵士同好。網路興起不久,我在成大BBS站爵士討論版上認識了小威老師,爾後黎時潮在台北愛樂主持一個爵士樂節目,便有機會受邀上節目,一同討論爵士樂。現在聽爵士的人愈來愈多,網路更發達,樂迷也更容易即時分享,當然不寂寞了。

爵士樂最迷人之處在於隨性。聽時無須正襟危坐,亦無須拿出全副心神應付這些樂音。如果突然出現一段精采絕倫的高潮,你大可放下手邊的事情,聽完了再回去做事,非常自由。人家問我都在什麼時間聽爵士,實在是問反了,應該問我「什麼時間不聽爵士」才對。除了睡覺和工作,隨時隨地,有機會就聽。

別去定義爵士樂,它變化倏忽繁多,非言語可以形容。只能說,相較於其他音樂,爵士樂最重要的特點就是即興。它變幻莫測,種類複雜,樂手總是不斷去追尋自己的聲音,因此爵士樂一直在演進,讓你怎麼也聽不完、聽不膩,錢也就一直砸下去……。我現在已經收斂許多了,每個月只花五、六千塊買爵士唱片,基本專輯差不多也收齊了,眼前就是去嘗試新聲音。

去年出差到芝加哥,為了找精采的爵士現場演奏,竟然深夜獨自在黑人區街頭徘徊,現在想想,實在瘋狂。幸好後來果然找到一間知名爵士酒吧,叫Show Case,在那見到美國當紅長號手Steve Turre。那晚他把長號擱在一邊,淨吹海螺,運用滿桌海螺身手自如,簡直神乎其技,是我至今最難忘的爵士現場音樂會。

要挑出所謂「最愛」,實在教人左右為難。我不至於對某位爵士巨擘死心塌地,通常是喜歡樂手在某一時期,或是在某些組合中的表現。譬如Charles Mingus那套Passions Of A Man: The Complete Atlantic Recordings (1956-1961),或John Coltrane在Atlantic唱片時期的錄音,都是經典;Clifford Brown與Max Roach搭檔的五重奏作品出色至極,可惜Clifford英年早逝;Keith Jarrett三重奏的At The Blue Note現場演奏全集也令人愛不釋手。以上專輯,除了欣賞基本演奏技巧、作曲、編曲,還可以聽見他們如何創造新風格、對往後爵士樂發揮深遠影響。

享受酷派爵士樂

莊皓亘

職業:音樂治療研究者

樂齡:7年

入門推薦:Dave Brubeck 的The Very Best of Dave Brubeck、Bill Evans的Piano Player、《Jazz Bistro醉愛爵士》

文字整理 蘇芩慧 特約採訪

我覺得人愛聽音樂,就是因為它可以引導自己進入一種情境,具有抒發情緒的功能。正如爵士樂帶給我的樂趣就是「想像」,即使把它當做背景音樂,一樣有效!

爵士樂的和聲種類比其他音樂多樣,且具有許多不和諧的合聲變化,我覺得這就是爵士樂比其他音樂,顯得更有張力的原因,前面說的「想像」也就藏在這裡。再加上我喜愛作曲與彈琴,於是更能從這些角度去注意音樂。就像我喜歡的Bill Evans,聽他的音樂總能讓我的精神到達十分滿足的狀況,因為他的鋼琴和聲自然巧妙地不斷變化,卻又充滿安靜詳和的氣質,在夜晚能同時聽到這兩樣,實在是太滿足了。

為什麼是晚上呢?雖然說爵士樂「適合放鬆的、慵懶的夜晚」很像陳腔濫調,但一定有它的理由。就像前面說的,在你終於可以把工作、家事…告一段落時,如果能夠離開現實、進入自己的想像世界裡,這時還有什麼比聽爵士樂更適合的?不過我比較沒辦法接受太過「激烈」的爵士樂,若以類型來說,我喜歡的爵士樂是cool jazz,能同時聽到溫柔、流暢的音樂,也不會干擾到自己的思緒。

我不會特別去爵士樂pub、或聽爵士樂音樂會,還是喜歡到唱片行挑一些我自己喜歡的爵士樂唱片,在家自己享受,不受拘束,就像爵士樂的即興,哈!爵士樂的即興真的很有趣!同一首jazz standards能產生上百上千種特別的版本,不只是詮釋者不同的問題,而是爵士最根本的精神。它就像一棵開明的樹木,讓身上的枝葉自由發展,卻有脈絡可尋!

我推薦對爵士樂有興趣的入門者可以聽Dave Brubeck 的The Very Best of Dave Brubeck、Bill Evans的Piano Player以及《Jazz Bistro醉愛爵士》這幾張專輯。Dave Brubeck 是重要的cool jazz樂手,它的音樂聽起來自在輕鬆,節奏感很棒。這張精選輯The Very Best of Dave Brubeck除了可以讓樂迷感受一下酷派優雅風格,更因為精選輯曲目多,可以讓初入門的樂迷一次聽到樂手不同風格的重要錄音,一口氣聽個夠!

Bill Evans的Piano Player同樣也是精選輯,裡面的曲目可以讓樂迷聽到Bill Evans在音樂上不同樣貌的展現。除了經典曲目“Waltz for Debby”沒有缺席外,“Mornin’ Glory”裡還可以聽到大名鼎鼎的Eddie Gomez特別的電貝斯演奏。再加上這張精選輯錄音清晰、時間長達七十二分鐘,是Bill Evans幾張經典專輯以外不錯的選擇。

《Jazz Bistro醉愛爵士》是一張以vocal為主的精選輯,很容易帶領樂迷親近爵士樂,進入一種小酒館的想像情境裡。它很便宜,而且容易買到。樂迷聽的時候可以藉此尋找自己喜歡的爵士樂手,或者注意你喜歡的曲目有哪些,以後可依此延伸聆聽,聽聽看其他版本是如此詮釋的。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