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妝中的溫宇航
上妝中的溫宇航(許斌 攝)
藝號人物 People

為《牡丹亭》而生 柳夢梅第一人──溫宇航

溫宇航不只在台上把「柳夢梅」那風雅、憨獃、迂闊和懦弱的氣質表現得淋漓盡致,台下的他文質彬彬、靦腆羞澀的書卷味,也和「柳夢梅」有幾分神似,細究起來,不論是創作,還是生活,溫宇航始終和《牡丹亭》有著不解之緣。

文字|廖俊逞、許斌
第173期 / 2007年05月號

溫宇航不只在台上把「柳夢梅」那風雅、憨獃、迂闊和懦弱的氣質表現得淋漓盡致,台下的他文質彬彬、靦腆羞澀的書卷味,也和「柳夢梅」有幾分神似,細究起來,不論是創作,還是生活,溫宇航始終和《牡丹亭》有著不解之緣。

新古典崑劇《尋找遊園驚夢》

5/4~5     7:30pm  華山文化園區中三館二樓拱廳

5/5~6     2:30pm  華山文化園區中三館二樓拱廳

5/11~12   7:30pm  新竹空軍十一村

INFO  02-27200069

人物小檔案

▲旅美崑曲藝術家,畢業於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師承白派傳人馬玉森、滿樂民。1988年加入北方崑劇團擔任小生演員。

▲三度獲得崑劇青年演員獎二等獎,1994年獲得崑劇青年演員蘭花優秀表演獎,1998年獲得二十一世紀優秀藝術家獎,被北京市文化局列為二十一世紀重點藝術人才。

▲1999年應紐約林肯中心邀請赴紐約參加全本《牡丹亭》,擔任男主角柳夢梅,並赴巴黎、米蘭、雪梨、哥本哈根、柏林、維也納等地巡迴演出。

▲1999年參與指導玩偶劇《牡丹亭》的製作,把崑劇融合偶戲,被世界木偶協會美加分會評選為二千年度大獎作品。近來多於美國、大陸、台灣等地授課、演出。

電話那頭,溫宇航圓潤清亮,溫文爾雅又不失爽朗氣度的說話語調,宛如春風拂面般教人舒服暢快,讓我未見其人,就先給他聲音迷住了。我心裡想,這個因演出全本《牡丹亭》而有「柳夢梅第一人」美譽的崑曲巾生,說得跟唱得一樣動人,也難怪杜麗娘夢裡尋他,聽他唱上這麼一段千迴婉轉的水磨調,也會「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攪亂一池春水,甘願「為情而死、為情而生」了!

台上台下,都是柳夢梅

事實上,崑曲史上演活「柳夢梅」的名家不少,從王楞仙、俞振飛、蔡正仁到溫宇航,至少五六代人,但真正讓戲迷把他與柳夢梅畫上等號的,就屬溫宇航。他不只在台上把「柳夢梅」那風雅、憨獃、迂闊和懦弱的氣質表現得淋漓盡致,台下的他文質彬彬、靦腆羞澀的書卷味,也和「柳夢梅」有幾分神似,細究起來,不論是創作,還是生活,溫宇航始終和《牡丹亭》有著不解之緣,曾經排過不下五個版本,在大陸崑曲社團結識的日本籍妻子,第一次粉墨登台,就是和他合演《牡丹亭》,影響他人生最大的關鍵,也是這齣戲。

溫宇航出生北京,十一歲開始學戲,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畢業後,加入北方崑劇團擔綱小生演員,不論嗓音、扮相、功底都頗獲肯定,三度獲得崑劇青年演員獎二等獎,一九九四年獲得崑劇青年演員蘭花優秀表演獎,一九九八年獲得二十一世紀優秀藝術家獎,被北京市文化局列為二十一世紀重點藝術人才。儘管演員生涯平坦順遂,但始終未能有大鳴大放之作,再加上大環境的不利崑曲發展,他形容自己彷彿胸口被擱了一大塊石頭,有志難伸,直到一九九九年,被導演陳士爭相中,站上紐約林肯中心舞台,演出全本五十五折的《牡丹亭》,從此改變了他的際遇,也讓他的藝術之路豁然開朗。

全本《牡丹亭》改變了他的一生

這個人生轉捩點,發生在溫宇航二十八歲那年,他說:「陳士爭版的《牡丹亭》,在一九九七年便開始籌備,採用的是上海崑劇團的班底演員,但後來因政治因素,上崑的演員出不去,陳士爭才在北京輾轉找上我,我幾乎是在一九九九年初才加入的。」湯顯祖筆下五十五折的《牡丹亭》,演完全本需要二十個小時,因此自明代以來多被化整為零,以折子戲的面目零星片斷地出現在觀眾面前;陳士爭的版本特別的是,他要重現一齣完整的足本戲,且一反傳統戲曲一桌二椅的舞台形制,亭台流水、碧山飛泉全以寫意實景呈現。當時為慎重,特別在行前進行了兩次彩排,沒想到一彩排就出事了。

彩排過後,導演陳士爭以為萬事俱備,但隔不久卻被告知他的《牡丹亭》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誣衊,《文匯報》和《解放日報》紛紛刊登文章,給這齣戲扣上了「迷信」、「愚昧」和「色情」的帽子,令在美國生活了十一年的陳士爭覺得不可思議,拒絕了上海文化局提出的十條修改意見。「改戲」一說最後槍斃了上崑《牡丹亭》,卻給了溫宇航機會,好像「柳夢梅」這角色注定就是他的。陳士爭堅持把主要演員班底弄出來,除了演杜麗娘的錢熠,他一路趕赴香港、台灣和美國尋找崑京劇演員,之後他到了北京,在北京崑劇團和北京京劇院尋了一圈,最後終於找到了溫宇航。

錢熠和溫宇航搭檔演出的足本《牡丹亭》,可說是這幾年崑曲熱的先鋒,不僅讓許許多多懂與不懂崑曲的中外觀眾,感染了崑曲之美,也讓溫宇航更懂得「柳夢梅」這個角色,「不僅僅是風花雪月、談情說愛的文弱書生,也有年輕人的抱負和志氣;不僅僅是唯美浪漫的抒情步調,也有柴米油鹽醬醋茶,平淡中的生活趣味。」他強調,足本《牡丹亭》情節主線與旁枝巧妙交織,輕重冷熱相間,善於製造人物的衝突、誤認、和解等高潮,的確給了人物更多層次,生動、完整且飽滿的性格特徵。這版本在八年間先後赴法國、義大利、澳大利亞、丹麥、奧地利,、德國、新加坡等國家巡演,在柏林演出時,溫宇航甚至被德國媒體譽為中國藝術家的明星。

創新的能量早就存在骨子裡

雖然原本單純的藝術演出鬧成了滿城風雨的「政治策反」事件,溫宇航也從此離開大陸,自「北崑」出走,不少戲迷為他感到惋惜,但他卻絲毫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反而在海外舞台開闊了眼界,找到另一片天,就好像從凝滯守舊的傳統戲園子氛圍裡釋放出來,透過創新,找到崑曲藝術的魅力。他說,回想起來,這股創新的能量,似乎早就存在骨子裡,「一九九六年我就曾排過一齣以《牡丹亭》為本的新編崑劇《偶人記》,劇中導演將杜麗娘、柳夢梅從有意識的人變成無意識的偶,表達人對情慾、物慾的追求,為此我還參考了高甲戲,自創一種融合戲曲程式和傀儡形象的表演方式。」二○○一年,他參與創作一齣中英雙語的崑曲木偶玩具劇場《牡丹亭》,榮獲國際木偶協會北美分會年度大獎,並受邀在二○○二年國際木偶協會年會期間展演。

這幾年,溫宇航唱戲機會變少了,卻能專注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正值盛年的他看著崑曲演員素質一代不如一代,原本守著「好演員不當老師」的觀念,也逐漸動搖,他說,過去教學的老師都是正值體力藝術最成熟的時候,要唱能唱,要示範能示範,如今要找到這樣的老師可不容易,而「自己的肩膀總是要讓人家踩」,於是逐漸地,他開始在紐約、華盛頓、台灣、大陸各地給曲友社成員上課,他那融合北崑粗獷灑潑和南崑細膩典雅的表演藝術,獨具一格,像是小生的台步四字訣「提、蹬、落、送」,他又將起腳的一拐一動,將四字又析成八字「提、存、踹、勾、撇、沉、邁、落」;而扇子、水袖身段,大至亮相、小至背袖前的抓袖、指法、眼神,幾乎每一個動作,溫宇航總是細心為學生解釋箇中意義。

虛實交錯,打造《尋找遊園驚夢》

今年,他為蘭庭崑劇團打造新古典崑劇《尋找遊園驚夢》,再度從《牡丹亭》出發,將〈遊園驚夢〉、〈拾畫叫畫〉等經典折子,以虛實交錯方式融入一位女子的夢境中,在華山文化園區演出,他將和台灣新生代崑曲巾生楊汗如同飾柳夢梅一角。他說,精緻細雅的崑曲和斑駁傾頹的歷史廢墟所形成巨大的反差,將更突顯純正的崑曲藝術,而透過空間氛圍的「烘雲托月」,崑曲唱腔悠悠揚揚地飄忽入耳,將帶給聽者「純淨、本質、迴盪、留白」的聲響效果。

溫宇航和《牡丹亭》還真有說不盡的奇妙緣分,彷彿在他將近三十年的唱戲生涯中,就只為成就「柳夢梅」這個角色,成就《牡丹亭》這齣戲。如果說所有偉大的藝術家一生都只致力於一件事的話,那麼為《牡丹亭》而生的溫宇航,足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