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弈》中的肢體動作加入了京劇身段
《對弈》中的肢體動作加入了京劇身段(高雄市左派舞蹈協會 提供 )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Echo

五顆星的藝術交易 南台灣與蘇格蘭的《對弈》

《對弈》的演出並非單純的藝術活動,而是由產、官、學聯手主動出擊,以量身定做的方式,包裝出一段兼具藝術性與商業性的演出,是配合二○○九年高雄世運會周邊文化活動的一環。雖然對於台灣觀眾而言,觀戲經驗或許比不上西方人的觀戲驚豔,但這齣舞劇在國際上取得的成績,已達成其身負的宣傳任務。

 

《對弈》的演出並非單純的藝術活動,而是由產、官、學聯手主動出擊,以量身定做的方式,包裝出一段兼具藝術性與商業性的演出,是配合二○○九年高雄世運會周邊文化活動的一環。雖然對於台灣觀眾而言,觀戲經驗或許比不上西方人的觀戲驚豔,但這齣舞劇在國際上取得的成績,已達成其身負的宣傳任務。

 

二○○八年八月,從愛丁堡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傳來一則新聞:由高雄市左派舞蹈協會與薪傳打擊樂團聯手創作的舞劇《對弈》Chess,拿下英國劇場評論(The British Theatre Guild)最高評價五顆星、藝文娛樂雜誌List四顆星的佳績,創下台灣藝文團體在藝穗節獲得的最高評價並於寰宇藝術劇場(Universal Arts Theatre)加演的紀錄。

劇評人Jackie Fletcher在其評論中指出:「此製作之視覺效果令人瞠目結舌,服裝、燈光與舞蹈融合得天衣無縫,使這場演出在美學與情感方面展現迷人的魅力。」

《對弈》在國際評論家眼中的成績並非偶然,而是配合二○○九年高雄世運會周邊文化活動的一環。

量身定做一段兼具藝術與商業的演出

回溯至二○○七年,由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謝嘉哲主任所帶領的高雄市藝文團隊至愛丁堡夏季藝術節參訪,為此計畫的第一波。經過一年的籌備、徵選與創作,二○○八年由左派舞蹈協會與薪傳打擊樂團聯合成立的Dansmusician Group於藝穗節演出《對弈》是計畫中的第二波。

至於第三波計畫,則為二○○九年配合世運所舉辦的「城市藝術節」。此次《對弈》的演出並非單純的藝術活動,而是一項具有藝術背景的商業活動。由產(左派舞蹈協會、薪傳打擊樂團)、官(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學(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聯手主動出擊,以量身定做的方式,包裝出一段兼具藝術性與商業性的演出。

擷取《霸王別姬》中淒美的愛情,輔以對弈的對峙性與戰爭的衝突性,將觀眾引導至可以預期的悲劇結局。就演出形式而言,選擇了相當吸引西方人的元素:炫麗的民族服裝、現場英語發音敘事、神秘詭異的巨大偶戲、京劇身段與民族舞蹈。

就演出內容而言,開場沈重而緩慢的喪禮剪影,成功達到震撼視覺的效果。舞者開口以英語敘說“Do you remember?”將不懂中文的觀眾技巧性拉進《霸王別姬》的情節裡,如同白頭宮女話當年,觀眾與演出者彷彿曾經有過共同的傳說故事,即使對這段歷史不甚熟悉的西方人,透過英語的敘述,也能立即瞭解這段劇情的梗概;象徵性強烈的巨大戲偶,轉移觀眾目光焦點;劇末漫天灑下的冥紙,在燈光照射之下,更是營造出一股神秘難解的東方情懷。

台灣觀眾不驚艷,宣傳目標已達成

但對於台灣觀眾而言,觀戲經驗或許比不上西方人的觀戲驚豔。首先是故事的題材並無創新之處,雖然在過程中對於劉邦與項羽的關係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式,但由於預期性太高,以致對這段故事耳熟能詳的觀眾而言缺少一點新鮮感。飾演虞姬與項羽的舞者,年紀過於懸殊而缺乏說服力,舞劇中出現的電子音樂也稍嫌突兀。

但這齣舞劇在國際上取得的成績,已達成其身負的任務。愛丁堡在每年七、八月之交,向來吸引許多敏銳的國際藝術經紀人,來自世界各地的節目雖不如愛丁堡國際藝術節(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那般主流、盛大並完整,但向來以創意與精神著名。這次演出能獲得良好的口碑與讚許,對於拓展台灣表演團體知名度與高雄世運相關宣傳,將提供不少助益。

這是一個目標相當明確,並且「量身定做,投其所好」的演出。一場劉邦與項羽的對弈,亦是南台灣產官學與國際藝文市場的對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