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束扭曲成優美的圖案,光束亦扭曲了舞者的身形。
光束扭曲成優美的圖案,光束亦扭曲了舞者的身形。(新象文教基金會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歐伯梅耶《魅影再現》 虛實之間的現在進行式

《魅影再現》結合舞蹈、音樂、即時影像投影與電腦互動系統,挑戰實體表演藝術與虛擬多媒體互動影像極限,舞者在舞台上與光影共舞,創造人類知覺與美學新境界。《魅影再現》以兩個概念建立起作品的基本架構。首先,影像是舞者的伴侶,其次,舞台空間融合虛擬與真實,以此串連舞者的演出、即時影像合成系統、與互動裝置。

《魅影再現》結合舞蹈、音樂、即時影像投影與電腦互動系統,挑戰實體表演藝術與虛擬多媒體互動影像極限,舞者在舞台上與光影共舞,創造人類知覺與美學新境界。《魅影再現》以兩個概念建立起作品的基本架構。首先,影像是舞者的伴侶,其次,舞台空間融合虛擬與真實,以此串連舞者的演出、即時影像合成系統、與互動裝置。

多媒體互動舞蹈劇場《魅影再現》

5/15~16  19:45

5/17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25772568

自二十世紀中葉以來,藝術家即持續探索媒體科技與表演藝術的結合,例如捷克劇場藝術家史瓦波達(Josef Svoboda)對於空間中流動物體的概念,啟發了舞台上的多媒體藝術創作;美國知名舞蹈家尼可萊(Alwin Nikolais)大量運用多媒體技術,挑戰舞者探索動作與空間的關係。兩人所建立的觀念,影響後來的多媒體藝術家,包括加拿大的羅伯.勒帕吉(Robert Lepage)、美國的烏斯特劇團(Wooster Group)、德國的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西班牙的Marcelli Antonio Roca、日本的蠢蛋一族(Dumb Type)、丹麥的Hotel Proforma,以及英國的Blast Theory與車站之屋劇團(Station House Opera)等等。在此歷史脈絡下,克勞斯.歐伯梅耶(Klaus Obermaier)在二○○○年創作的《數位擴大影像引擎D.A.V.E》Digital Amplified Video Engine利用影像投影技術將實際與虛擬的身體結合為一;二○○二年作品《活體解剖》Vivisector安排舞者以減法美學探討人的知覺極限——上述兩部作品依靠的是精密設計的舞蹈編排與演出技巧,和預錄的影像在舞台上配合演出。

創造人類知覺與美學新境界

一九九一年起,歐伯梅耶利用數位科技,在作品中產生即時互動影像與音樂,將演出者從嚴格的編舞架構中釋放出來。歐伯梅耶與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未來實驗室密切合作,及得到DAMPF實驗室的支援、日籍藝術家Hirokazu Kato的技術協助,開發出新的多媒體互動系統,《魅影》因此誕生。

○○四年首版《魅影》Apparition在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首演,即受邀到許多歐亞重要藝術中心巡迴演出。二○○六年歐伯梅耶重新編排推出《魅影再現》ApparitionII,結合舞蹈、音樂、即時影像投影與電腦互動系統,挑戰實體表演藝術與虛擬多媒體互動影像極限,舞者在舞台上與光影共舞,創造人類知覺與美學新境界。《魅影再現》以兩個概念建立起作品的基本架構。首先,影像是舞者的伴侶,其次,舞台空間融合虛擬與真實,以此串連舞者的演出、即時影像合成系統、與互動裝置。這兩部分的製作包含了跨領域的整合工程,表演者的肢體語言特性與舞蹈動作,都輸入到一套即時系統,經由電腦運算,創造出模擬真實的投影影像,投影影像是受到舞者動作的啟發而產生,影像與舞者互為舞伴,影像與舞者的交互作用及其如何去理解對方的動作特性,對於作品的概念與美學發展是重要的。另外,《魅影再現》使用影像捕捉系統,以電腦影像運算系統擷取表演者的肢體輪廓,加入動作的力量、速度、方向、強度、體積等參數,輸入電腦精密演算後,編製成即時投影影像,除了投射在表演者身上,更形成大範圍的背景圖像,兩者的同時呈現,將流動性的空間與實體的舞台建築混融一體並具像化,讓投影表演同時具有流動性與固態性,可以延伸、縮小、捲曲、變形,而回應舞者的動作。

「影像是第三個表演者。」

身為編導的歐伯梅耶生於奧地利,創作了包括樂曲、影像、多媒體、網路、互動裝置、舞蹈與劇場演出、電腦音樂、光碟、廣播劇等各式跨領域作品,是當代最重要的多媒體藝術家之一。《魅影再現》由歐伯梅耶與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中心的電子藝術未來實驗室合作,以一男一女兩名舞者演出。Matthew Smith與Anna MacRae皆出生於紐西蘭,曾與紐西蘭和歐洲重要舞團合作。相較於歐伯梅耶的另一作品《春之祭》中一位舞者和現場樂團、立體投影間的高度音樂性互動,《魅影再現》更側重兩位舞者與身體投射影像間的虛實即時互動。「影像是第三個表演者。」歐伯梅耶說:「所有的表演元素在舞台上彼此發生關連,舞者與舞者,舞者與身體投影,身體投影與背景影像與實體舞台……我重視所有的表演關係。」

對於舞蹈與科技的未來展望,歐伯梅耶輕鬆說道:「我並沒有看到一個終極的景象在那邊。我只是一件作品跟著一件作品走,而其中最有趣的是人類與數位媒體間的相互涉入,舞者在舞台上是最重要的,舞者與數位科技產生溝通、互動,溝通性才是迷人的。」因此,當你看到光束影像隨著舞者的依偎而萎縮,隨著舞者的快步而分裂,舞者隱身於光影之中,其後身體又隨著光束而發亮,一系列由瑜珈衍化出的變形動作展現出舞者的精神與力量,挑戰危險刺激的肢體動作,而光束扭曲成優美的圖案,光束亦扭曲了舞者的身形,在這個科技與舞蹈高度對話的目眩時刻,各種交織與流動與未知的當下和未來,如影般魅惑,卻又真實地上演著虛實之間的現在進行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