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與醜,決定了人生?《醜男子》刺穿了當前徒重皮相的價值觀,讓觀眾重新思考辯證。
美與醜,決定了人生?《醜男子》刺穿了當前徒重皮相的價值觀,讓觀眾重新思考辯證。(2009台北藝術節 提供 )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美女型男靠邊站,《醜男子》來了

身分多元的創作人鴻鴻,即使因拍電影負債,仍一頭栽進賠錢的出版與劇場領域,自創《衛生紙》詩刊和「黑眼睛跨劇團」。「黑眼睛跨劇團」的創團作將演出歐洲當紅劇作家馮.梅焰堡的《醜男子》,情節從一個醜男子在公司因相貌遭到排擠開始。男子整容後相貌俊俏,在職場和情場上無往不利,卻因而引起眾人起而效尤,紛紛整容變得跟他一模一樣。這樣的結果,讓他跌入更不堪的處境。全劇藉著峰迴路轉的劇情,一一刺穿了當前徒重皮相的價值觀。

身分多元的創作人鴻鴻,即使因拍電影負債,仍一頭栽進賠錢的出版與劇場領域,自創《衛生紙》詩刊和「黑眼睛跨劇團」。「黑眼睛跨劇團」的創團作將演出歐洲當紅劇作家馮.梅焰堡的《醜男子》,情節從一個醜男子在公司因相貌遭到排擠開始。男子整容後相貌俊俏,在職場和情場上無往不利,卻因而引起眾人起而效尤,紛紛整容變得跟他一模一樣。這樣的結果,讓他跌入更不堪的處境。全劇藉著峰迴路轉的劇情,一一刺穿了當前徒重皮相的價值觀。

臺北藝術節《醜男子》

8/21~22  20:00 

8/22~23  14: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25289580轉191~199

 

詩人,策展人,電影和劇場雙棲的導演,專業劇評、影評,很難用單一的身分定義鴻鴻,更難想像在這不景氣的年代,年屆四十五的他即使因拍電影負債,仍跌破眾人眼鏡,一頭栽進賠錢的出版與劇場領域,自創《衛生紙》詩刊和「黑眼睛跨劇團」。

旁人看了覺得瘋狂,他自己卻是甘之如飴,「年過四十,我發現時間不夠用,許多事不能再猶豫。從拍電影欠了一屁股債到現在,我發現沒什麼事不能做,也沒什麼事是不容易的!」如今,《衛生紙》詩刊已經出版到第三期,「黑眼睛跨劇團」也將上演創團作《醜男子》。這齣由德國當代劇作家馮梅焰堡(Marius von Mayenburg)創作,風靡歐陸的黑色喜劇,二○○七年一月才由歐斯特麥耶(Thomas Ostermeier)執導於柏林首演,同年九月英國皇家宮廷劇院上演了英語版,如今將首次躍上台灣舞台。

刺穿當前徒重皮相的價值觀

鴻鴻指出,馮.梅焰堡是歐洲當紅的劇作家,被號稱「恐怖小孩」的他,在作品中,大膽地將我們熟悉的世界重新肢解、顯露出隱藏在隙縫中的黑暗陰影,而這些陰影又被他發展成為人類共同的深層恐懼。他的戲劇證明他是觀察、了解「恐懼」最鉅細靡遺的當代劇作家。馮梅焰堡接受採訪時曾說:「我總是在嘗試寫會令我自己感到不舒服的東西,」這個恐怖小孩表示:「恐懼是相當獨特的,但我們卻又同時共享著恐懼:太多可怕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們周遭。」

《醜男子》故事從一個醜男子在公司因相貌遭到排擠開始。男子整容後相貌俊俏,在職場和情場上無往不利,卻因而引起眾人起而效尤,紛紛整容變得跟他一模一樣。這樣的結果,讓他跌入更不堪的處境,不但失去了家庭、工作,還要面對無數真假難辨的「自己」,喪失了自我的依憑。全劇藉著峰迴路轉的劇情,一一刺穿了當前徒重皮相的價值觀,自我認同的混亂,以及一個人人變成犀牛的社會,有如對人類肉身深具哲思的探問。鴻鴻認為,這部戲對於「美」或「醜」並無顛覆性的結論,戲提供的是一個讓觀眾重新思考辯證的場域。

全劇由張睿家、夾子小應、蔣薇華、吳昆達四名演員分飾八個角色,凸顯了彼此複製,迷喪自我的主題。鴻鴻更將在舞台大玩魔術整型機關,劇中張睿家飾演心機大反派、又是娘味花美男,兩個角色的轉換全都在舞台上瞬間變身,以魔術效果製造驚奇。

十月還要演出哈洛維作品《黑鳥》

搞笑功力一流的小應,在排練場常常語出驚人,讓劇組人員笑到人仰馬翻,鴻鴻更說「他根本不用演就是劇中角色啦!」。「入戲太深」的小應將醜男的心聲寫成《醜男子》的主題曲〈園丁〉,「應式kuso」與「黑色浪漫」讓這首歌從頭到尾都不見一個「醜」字,卻將一個醜男默默努力,希望得到眾人喜愛的心情表達地淋漓盡致,融合華爾茲與Bassa Nova 曲風,抒情又俏皮,展現台客難得深情的一面。

暌違劇場許久,重執導筒的鴻鴻甫創團即展現豐沛的創作力,除了即將登場的《醜男子》,十月更將搬演英國劇作家大衛.哈洛維(David Harrower)二○○五年的新作,曾獲勞倫斯.奧立佛最佳新劇作獎的《黑鳥》。鴻鴻強調:「前半輩子飄蕩這麼久,多少累積了藝術的火候,知道可以做什麼、也知道該怎麼做,看見很多可能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馮.梅焰堡  風靡歐洲的恐怖小孩

馮.梅焰堡是劇作家、也是劇本翻譯者,身兼多職的他過去八年來和德國知名導演歐斯特麥耶共同擔任柏林列寧廣場劇院的藝術總監。繁忙的工作並沒有讓他忘記創作,他說,這些工作都是劇作家嚮往的理想工作,但有時工作壓力大,可能讓他沒時間睡覺,甚至影響自己創作的時間,但另一方面來說,身為一個劇作家,時時刻刻身處劇場內,何不是一個超棒的創作環境?

談到創作,馮.梅焰堡說:「我的工作和劇本創作都有關連,在劇場裡我和劇場既有傳統互動,也和演員們互動。我也總是在閱讀。我總是在尋找總是『缺少』的元素,我找出我身邊劇本中所缺少的,然後試著在我的劇本中寫出來。」

馮.梅焰堡表示,他對自己非常地嚴苛,劇本寫到一半發現無路可去,馬上丟掉當垃圾絕不手軟。或許也就是這樣的高標準,才能淬煉出一部部膾炙人口、夯到翻天的絕佳好戲!

近年來,越來越多世界各地的觀眾成為馮.梅焰堡的粉絲。去年他的《醜男子》在英國皇家劇院上演,引起了一陣驚豔騷動,回響熱烈,今年又將再回到英國巡演,征服更多淑女紳士!(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