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光耀說:「我說相聲、演舞台劇、接廣告、拍電視,都是在盡一個演員的責任,演好每一個角色。」
樊光耀說:「我說相聲、演舞台劇、接廣告、拍電視,都是在盡一個演員的責任,演好每一個角色。」(許斌 攝)
藝號人物 People

樊光耀 理性,創造藝術中的秩序

金牛座的樊光耀,言行舉止老成,說話前會皺眉思考,加上正經嚴肅的長相與低沉穩厚嗓音,跟刻板印象中演員的情感豐沛大不相同,倒像個老派學者。不管在生活中或在舞台上都頭腦都十分清楚的他認為,好的藝術就是感性和理性交織的產物,就像一種秩序;而一位好的演員除了敏銳的感受能力之外,更需要理性的頭腦來結構。他強調,「想像」是演員最好的工具,而「專業」和「敬業」就是實踐「想像」最好的方法。

文字|廖俊逞
攝影|許斌
第202期 / 2009年10月號

金牛座的樊光耀,言行舉止老成,說話前會皺眉思考,加上正經嚴肅的長相與低沉穩厚嗓音,跟刻板印象中演員的情感豐沛大不相同,倒像個老派學者。不管在生活中或在舞台上都頭腦都十分清楚的他認為,好的藝術就是感性和理性交織的產物,就像一種秩序;而一位好的演員除了敏銳的感受能力之外,更需要理性的頭腦來結構。他強調,「想像」是演員最好的工具,而「專業」和「敬業」就是實踐「想像」最好的方法。

黑眼睛跨劇團《黑鳥》

10/16~18  19:30 

10/17~18  14:30 

臺北藝術大學展演中心戲劇廳

10/24  19:30 

10/25  14:30 

台中二十號倉庫21號實驗劇場

10/31~11/1  14:30 

10/31  19:30 

高雄縣衛武營藝文中心281棟

INFO  02-29332199

他是廣告明星,幾年前一支拍賣網站廣告,那位打破花瓶的「唐先生」,讓他紅遍大街小巷;他活躍於影視圈,拿過金鐘獎單元劇最佳男主角獎,因為電視劇《光陰的故事》裡「孫爸」一角,今年他將二度敲鐘;他的第一部電影,就是國際大導演李安執導的《色戒》,並且擔任梁朝偉的國語正音指導;他出身舞台劇,從傳統話劇《大漢復興曲》、《駱駝祥子》,到最艱澀的荒謬劇《等待果陀》,他都能演。除此之外,他還固定在台北曲藝團說相聲,是相聲大師吳兆南六名弟子中年紀最輕的一位。但或許,怎麼介紹樊光耀出場,對他而言一點都不重要。樊光耀說,他只是一個演員而已。「很少人意識到我是專業演員,我說相聲、演舞台劇、接廣告、拍電視,都是在盡一個演員的責任,演好每一個角色。」

才三十五歲,從事表演已邁入二十年

樊光耀是一個演員,而且是受了完整十三年科班訓練的演員。由於家學淵源,樊光耀從小就在排練場長大,對劇場並不陌生;十五歲進華岡藝校,十八歲讀文大戲劇系,二十二歲考上藝術研究所,這一路走來,陸續接受了王生善、紀澤然(Don Gilleland)、陸愛玲、李寶春的表演指導;和果陀劇場梁志民、屏風表演班李國修的合作,也在他身上發生作用,開啟不同的表演視野。一九九九年,他更拜入吳兆南先生門下,研習相聲。雖然今年才三十五歲,但從事表演工作已經邁入第二十個年頭,然而如此豐富的演員背景,卻常讓人誤解,比方說在參加舞台劇演出時,總有人說:「樊光耀?不是說相聲的嗎?」而在曲藝界,則有人說:「咦?那不是演舞台劇的嗎?」

樊光耀說,就他的觀察,同樣在表演藝術圈裡,但許多人對於其他領域是很陌生的。「我覺得陌生還好,最怕就是一知半解,更糟糕的就是『誤解』。門戶之見雖不健康但是難免,早期我學的是戲劇,講的是相聲,所以『說唱界』認為我太戲劇;『劇場人』認為我太相聲。直到今天,我仍認為很可笑,因為這直接關係到自我認同的問題。」樊光耀不免常常思考:「我是哪一個領域?」、「我該怎麼歸類?」,卻並不被這些問題困擾,「因為在這方面我真的不覺得有那麼重要,我找到自己身為一個『演員』的定位是很單純而超然的。」

就像我好奇問他「傳統戲曲的訓練如何影響現代劇場的表演」,樊光耀很誠實地對我說,許多人都誤解了。「對我來說,近年我把現代劇場的表演經驗帶到自己的相聲表演中,遠超過我將相聲元素的提煉與應用到戲劇表演。為什麼呢?因為我的傳統底子根本就很差,這是實話,很多人認為我有『深厚』的傳統底蘊,其實是相對於他們傳統底子太淺了!年紀愈大,相聲愈說愈心虛,愈覺得自己基礎不好,也就是所謂的『基本功』不夠。」

討厭「跨界」這個詞,卻經常得扮演跨界的橋樑

可是不諱言,樊光耀強調,同輩的演員中,受過一些傳統訓練滋養且真正受惠的,真是不多。雖然很討厭「跨界」這個詞彙,他不得不說,自己經常得扮演跨界的橋樑或調和者。「在戲劇與戲曲領域,近年來做得最有成績的應該是李小平。我也一樣,只是在比較小的領域,或比較鮮為人知工作中,不斷提供自己的經驗與觀念,有許多過往的經驗其實是我想要推翻或顛覆的。」

更何況,在樊光耀眼中,相聲可是一點都不傳統的表演類型。「大家認為相聲是傳統的這個觀念,是有片面誤解的。相聲已不是全然的傳統表演,它是有時代生命的。如今我表演的相聲段子中,傳統段子只佔十分之一二,大部分都是新的或較新的段子。只是相聲的獨特性還持續著,那是不會也不應該改變的。」儘管舞台劇、影視邀約不斷,樊光耀一年中還是保留三分之一的時間隨台北曲藝團推廣相聲,「相聲,它當然是一種娛樂,但它總是以不被重視的態度出現,大家也就太過輕視它。其實它是有文化的。」

金牛座的樊光耀,言行舉止老成,說話前會皺眉思考,加上正經嚴肅的長相與低沉穩厚嗓音,跟刻板印象中演員的情感豐沛大不相同,倒像個老派學者。不管在生活中或在舞台上都頭腦都十分清楚的他認為,好的藝術就是感性和理性交織的產物,就像一種秩序,而一位好的演員除了敏銳的感受能力之外,更需要理性的頭腦來結構。對什麼事情都要求條理、尋求秩序的他而言,是否曾經意外失控過?他思考了一下,回答我:「幾乎沒有。」他強調,「想像」是演員最好的工具,「你可以演一個吸毒犯,但你不用真的去嘗試吸毒;你可以演同志,但現實生活中你不必真的跟同性談戀愛,因為你可以想像!」

《等待果陀》、《京戲啟示錄》,啟發表演新視野

如果「想像」是演員最好的工具,那「專業」和「敬業」就是實踐「想像」最好的方法。參與電影《色戒》拍攝的半年期間,樊光耀驗證了這一點。「在這樣一個國際級的電影製作團隊中,看見他們層層細密的分工,因發現自己渺小的存在,而更了解自己準確的位置。」樊光耀說:「像是梁朝偉,他永遠知道自己在鏡頭裡是什麼樣子,在鏡頭前的準確演出,真的無人能及!他的成功不是因為他是梁朝偉,是因為他的努力與敬業。又像是李安,雖然工作時話不多,但光是看見他們投入拍電影的專注神情就會讓人開心。」

參與過這麼多舞台劇的演出,對樊光耀而言,永遠沒有代表作,因為「最好的演出,永遠在下一次」,但確實有幾齣戲影響他頗深。大三那年,剛自法國負笈返台的導演陸愛玲打算在皇冠小劇場搬演貝克特的《等待果陀》,挑上了擁有京劇底子的樊光耀與現代舞者朱星朗同台。當時年僅二十歲的他,面對這個嚴肅又晦澀的荒謬主義劇作,雖然不懂,還是得生吞活剝地把台詞吃進去,回憶起這個讓他既喜悅又痛苦的角色,「這戲真的很難、很難,那難度好比記者要獲得普立茲新聞獎一樣,回想起來自己演得真的不怎麼好。」他形容,當時在地下室的黑盒子劇場裡,演員和觀眾的距離就彷彿面對面這麼近,演員的汗水、觀眾的呼吸聲混合在一起,就好像快要窒息了一樣,或許就這樣成功地傳達出貝克特劇作中等待的凝滯感,也啟發他「真實」不一定得「寫實」。

屏風《京戲啟示錄》也是樊光耀生命中一個重要的作品,戲中他出任「梁家班」裡的梁老闆一角,雖然體力負荷最輕,不需要串演其他角色,但精神壓力卻更大。「雖然我經常超齡演出,但這齣戲中我除了要以三十幾歲來表現五十歲的內斂壓抑,還要將國修對於他父親情感的投射表現出來。」戲中,梁家班的困境,也呼應了現實生活中,他對相聲藝術逐漸式微的隱憂,「說相聲原本沒有任何目的,只是我的興趣,但現在興趣已經成了責任。」

《求證Proof》演出過癮,新作《黑鳥》又是挑戰

讓他在表演上揮灑得淋漓盡致、過足戲癮的,則非綠光劇團的《求證Proof》莫屬了!劇組中四個演員從文本的分析討論、排演時碰撞出來的火花,到演出時實踐表演的完整度,過程讓他難忘。他與姚坤君飾演因整理數學手稿而相戀的情人,兩人生活化的細膩演技,成功轉譯國外文本帶點疏離卻不陌生的美感,不著痕跡地讓觀眾感受到了寫實劇場中的「真實」;而樊光耀還曾在某場演出中,體驗了在演員和角色之間,那個既入戲又旁觀、既迷離又清醒的抽離感。也難怪樊光耀曾在接受媒體專訪時不禁脫口而出:「演完Proof,遠比得金鐘獎讓我高興很多很多!」

即將在鴻鴻新戲《黑鳥》中,演出和少女不倫戀的熟年男子,樊光耀又開始理性分析說,這個戲挺困難,在表演的內在素質面與外在技巧面都不簡單。「外在的台詞呈現是一個絕對的難題。很多翻譯劇本的台詞都不好處理,『疙瘩』很多。從翻譯的用字遣詞,到辭意的掌握,語法的協調,語意、語態的完整表達等,這些『疙瘩』無所不在。演員得把這些『疙瘩』吞了,不然灑了一台就挺討厭。」另一方面,他強調:「兩個對手演員力撐大局,確實是考驗,精力與體力的分配控制,情感與思緒的協調統一,都不甚容易。然而完整的演員可角色樣貌給了演員比較有力的支撐。我在表演上不會過於追求形體神色方面的真實,而是去尋找角色心理從些微震盪到巨大震撼的過程中,是否很明確地將這股震波傳給觀眾。這算是一個表演上小小的企圖。」

採訪過程中我不斷試圖挖掘樊光耀,沒有那麼理性的那一面。終於在訪問完後隔天,他在MSN上傳了一封訊息給我,內容說:「忘了告訴你,我曾經是一個搖滾樂迷,當然現在也是,只是現在不太費功夫或精力『栽』到裡面去就是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戲劇組。十五歲起加入漢霖說唱藝術團,現為「台北曲藝團」、「吳兆南相聲劇藝社」成員,亦活躍於劇場界、電影界、電視界、廣告圈,也曾經歷過導演主持配音的工作。

劇場作品:屏風表演班《瘋狂年代》、《女兒紅》、《京戲啟示錄》、《莎姆雷特》、《半里長城》;綠光劇團《求證Proof》,並曾與果陀劇場、春禾劇團、密獵者劇團合作演出。

電視作品:《光陰的故事》、《波麗士大人》、《痞子英雄》、《我在墾丁天氣晴》、《十里桂花香》、公視人生劇展《壞蛋》、《最愛就是你》。以《壞蛋》獲頒第四十屆金鐘獎單元劇最佳男主角獎。

電影演出:《色戒》。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