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拿》(九歌出版 提供 )
藝@書

回顧二○○九 不能錯過的華文小說

近幾年,往翻譯小說一面倒的文學書市,在二○○九年有了華文新勢力。因為華文老作家、新作家皆有新作品面世,且題材各異,如畢飛宇、黎紫書、梁文道。而台灣作家也獻上佳作,沉潛十年的蔡素芬、新生代的家甘耀明,皆展現亮眼成績。

近幾年,往翻譯小說一面倒的文學書市,在二○○九年有了華文新勢力。因為華文老作家、新作家皆有新作品面世,且題材各異,如畢飛宇、黎紫書、梁文道。而台灣作家也獻上佳作,沉潛十年的蔡素芬、新生代的家甘耀明,皆展現亮眼成績。

台北國際書展甫圓滿結束,今年與會外賓中,除了往年的歐美作家外,也多了不少各地華人作家,包括:中國大陸的故事好手的畢飛宇、馬來西亞的才女作家黎紫書、香港的文化通梁文道等。近幾年,往翻譯小說一面倒的文學書市,在二○○九年有了華文新勢力。因為華文老作家、新作家皆有新作品面世,且題材各異,引人入勝。除上述作家外,台灣本土實力派作家蔡素芬,推出了沈潛十年的長篇《燭光盛宴》;最被看好的新生代小說家甘耀明,也寫出了長篇《殺鬼》。

華文地區作家  展現創新風華

畢飛宇被譽為「最會寫女人的小說家」,前幾部作品《青衣》、《玉米》,都因兼具通俗性與藝術性,頗受好評。今年的《推拿》,畢飛宇另闢蹊徑,以盲人推拿師為主角,每章節寫不同的人物,由不同的一雙眼、一雙手,細述推拿師在崛起的中國下,不為人知的陰暗角落,有笑謔,亦有悲苦。盲人世界裡,有創業的野心雄志,也有高漲的情慾糾葛,人性的尊嚴與錯位,都在這一張推拿床上,熱烈上演。畢飛宇寫看得到與看不到的世界,入木三分,以詼諧的筆調,讓盲人眼中所沒有的「目光」,在十八萬字小說裡,熠熠發亮。

獲獎無數的馬來西亞作家黎紫書,推出「微型小說」集《簡寫》。這是她在近年所做的大膽挑戰,將小說的文字篇幅濃縮在千字以內,收斂以往絢爛的文字技巧,打破敘事格局,讓清冽剔透的文字,包藏更深更廣的醇厚意蘊,表現出極簡而深刻的美學。如評論家楊照在推薦序所言:「她找到一個小小卻尖刺的細節,戳破了一大片沉默,看到試圖忘掉失落只會代換上另一種失落,迷惘卻深刻的失落。」

香港文化評論的「大腕」梁文道,寫書評、影評、藝評、時評,也懂吃穿,主持電視讀書節目,與台灣及中國大陸文人往來頻繁,留給大家的印象總是理性、睿智、有見地。名字在台灣文化界經常出現的他,終於在台灣出版了第一本書《我執》。但在這本書裡,看不到原本的那個梁文道,而是一個徬徨而憂鬱的讀書人,誠實地寫出內心的諸種軟弱、難以排解的焦慮,談及愛情婚姻、日常生活、疾病經歷、信仰感悟、城市文化、文學藝術、歷史記憶等。剪裁編輯精妙的隨筆集,讀來清新自然,體貼入微,在淡雅簡約的敘述中,給人意外的啟迪。

台灣實力派作家  再展豐艷彩筆

十多年前以《鹽田兒女》、《橄欖樹》擄獲大批讀者目光的蔡素芬,沈潛十年後,寫出長篇《燭光盛宴》。蔡素芬自謂:「從三十幾歲寫到四十幾歲,正好是一個女人生命最重要的十年。」蔡素芬關心當代,作品都有個共同命題:在大時代的變動中,個人的命運怎麼回應?《燭光盛宴》描寫一個外省老太太,顛沛流離來到台灣,與一個本省老太太建立起的數十年友誼的故事,並巧妙穿插「書寫者」的角色,堆疊出歷史縱深,交織出三個女子的命運經緯。

被譽為「千面寫手」的新生代小說家甘耀明,擅將台灣鄉野傳奇,賦予小說魔法,新作《殺鬼》,更奔放地馳騁創意,寫出了人鬼互存、虛實交融的小說魔境,為台灣的鄉土書寫,示範了新的可能。

開春之際,不妨飽覽這些精采的華文作品,重拾在華文文字裡的共鳴與感動。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