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總監黃碧端
藝術總監黃碧端(許斌 攝)
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兩廳院新任藝術總監--黃碧端:長年的文化累積,造就兩廳院的競爭力

接下藝術總監,黃碧端除了延續既有的方向,繼續推動兩廳院各項業務外,更希望這個國家級場館可以充分發揮龍頭角色,積極培育人才,傳承兩廳院營運的專業經驗。她在文建會主委任內,就曾在文化部的組織法中提出組織法架構中,提出了「一法人多館所」的概念,期待兩廳院可以建構一套快速移轉與分享的機制,分享多年的經營經驗。

文字|廖俊逞、許斌
第208期 / 2010年04月號

接下藝術總監,黃碧端除了延續既有的方向,繼續推動兩廳院各項業務外,更希望這個國家級場館可以充分發揮龍頭角色,積極培育人才,傳承兩廳院營運的專業經驗。她在文建會主委任內,就曾在文化部的組織法中提出組織法架構中,提出了「一法人多館所」的概念,期待兩廳院可以建構一套快速移轉與分享的機制,分享多年的經營經驗。

曾任台南藝術大學校長、文建會主委、教育部高教司司長,黃碧端的資歷豐富而完整,雖然剛接下兩廳院藝術總監的重任,但黃碧端對兩廳院的運作並不陌生,一九九二年她就曾擔任兩廳院副主任,法人化後,她也是兩廳院董事之一,等於見證了兩廳院從公務機關時期到轉型行政法人,一路走來的發展。

「兩廳院是國內第一個行政法人,這樣的轉變當然帶來一些人事的衝擊,但整體而言,影響是相當正面的。法人化後,兩廳院多了經營上的彈性,資源運用上也更靈活,因此能給觀眾更多更好的節目和服務。」黃碧端強調:「法人化的大方向不會改變,不太可能再走回頭路。兩廳院的營運模式和經驗,將提供未來國內其他新場館設立時,可以參考的借鏡。」

推展一法人多館所以利經驗傳承

二十多年來,兩廳院一直是國內表演藝術最重要的舞台,但面對全球化的浪潮,尤其在亞洲地區的香港、新加坡,及經濟快速起飛的中國,都將是兩廳院的潛在競爭者;如何迎接大華人市場的挑戰,保持領先的競爭態勢?黃碧端說,近年來,大陸新出來的場地,簡直如雨後春筍,而且一個比一個大,同時也加速了國際化的腳步。「文化的競爭力,不光只是經濟力的成長,更重要的是國民的文化素質。台灣的文化水準經過長年累積,真的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趕上的,在整個華人社會裡,光看我們民眾的文化涵養,就足以令人感到安慰。」

「另外,民主社會多元、開放和包容的自由度,雖然不免眾聲喧嘩,卻也激發了很多創意靈感和養分,賦予創作很大的條件和空間,這是大陸短時間內很難迎頭趕上的。」黃碧端認為,台灣走過了一個經濟蓬勃的階段,創造力和經濟力同步提升,這使得我們的表演團隊能夠在國際舞台獲得肯定,發光發熱。「例如雲門舞集、漢唐樂府、無垢舞蹈劇場,以及剛崛起的十鼓擊樂團,他們的藝術成就早已是世界有目共睹,其所創造出來的國際經驗,更是台灣表演藝術發展的一大優勢。」兩廳院很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讓這些優秀的表演團隊,能夠透過這個平台被看見,同時引介到國際舞台上。

接下藝術總監,黃碧端除了延續既有的方向,繼續推動兩廳院各項業務外,更希望這個國家級場館可以充分發揮龍頭角色,積極培育人才,傳承兩廳院營運的專業經驗。黃碧端表示,她擔任文建會主委時,就在文化部的組織法架構中,提出了「一法人多館所」的概念。「把行政法人的組織架構,提到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之上,當高雄衛武營落成之後,不應該單獨設一個法人,而是讓兩廳院這個已經二十多歲老大哥,把它的運作經驗及資源,建構一套快速移轉與分享的機制,就是在一個法人之下,有多個館所的模式,將來也能讓其他同樣層級的國立場館納進來。」

期待兩廳院發揮多元功能

經驗的傳承,同時帶動全民的提升,黃碧端說,當時他們已經很深刻感受到很多好的演出,在台北有知音,出了台北就很難了,這個情況二十幾年來有明顯的改變,但改變不大。隨著高雄衛武營、台中歌劇院、台北新劇院等許多新場館,在未來三五年內都將施工落成,過去看似不迫切的人才培育,也成了當務之急。黃碧端指出:「以現有的兩廳院人力,雖然不可能開班授課,但我們可以設計一套很好的課程,和學界和產業界合作。我們可以從縣市文化中心、藝術相關科系、表演團體,以及企業的經營管理人才中尋找,拓展台灣的專業劇場管理人才,讓他們加入這個層級的場地運作。」

展望未來,黃碧端期待兩廳院能夠落實推廣的工作,讓更多觀眾欣賞到好的演出,同時推動更多公益性質的活動,讓買不起票的人,有機會進到劇院看表演。此外,兩廳院也要強化服務表演團體的功能,跟他們之間互動更密切,連結更好,幫他們把演出推到地方去,協助巡迴演出,讓表演藝術在台灣各地有健全的發展,平衡的生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