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演員雜記

演員這個情緒表演的工作,憑良心說,要用什麼作為「度」呢?人類的天性,他的內心,一如他的身體,不應該說謊,說謊了也沒用,他有他的韻律,不會一成不變,也不該一成不變,這個可能就是命運,或者說是天機。因此我還能怎麼辦?只能順其自然,因勢利導……

演員這個情緒表演的工作,憑良心說,要用什麼作為「度」呢?人類的天性,他的內心,一如他的身體,不應該說謊,說謊了也沒用,他有他的韻律,不會一成不變,也不該一成不變,這個可能就是命運,或者說是天機。因此我還能怎麼辦?只能順其自然,因勢利導……

最近尤其深有所感,如果演員的一生是以表現情感為主要工作的話,那麼情緒的起伏,對一個演員的生活和表演工作都太重要了,有的時候還真是天真地羡慕出家人,可以拋開太多的情緒,每天有一個固定的時間,讓自己進入一個禪修,或者說,情緒極不需要起伏的一種狀態,哪怕是五分鐘也好。

演員修養訓練  也有使用期限

或許我想得太過天真,隔行如隔山,出家人當然也有情緒起伏吧,可能還不輸給未出家的人……人與人之間,演員與演員之間,太像是一條河,有的時候漲潮,有時低潮,有時乾枯,有時氾濫成災……情感表現和與人相處的關係,不管你修養多好,原來它們從來就沒有真正地老實過,或者是說,長期的穩定過,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踩到地雷,甚至一發不可收拾到後悔不及的地步。

演員雖然都是演員,但是質地、個性、訓練背景、區域的文化不同,年齡、性別的不同,常常會因為一點點細小的摩擦,而失去互相信任、互相尊敬的能力;演員是一個情感豐富的動物,卻不一定都能找到穩定的韻律,不論你多想演好一個戲,或者再專心地去演一個戲,都還是會有一些人性裡面來不及學習,或者來不及丟掉的東西,在阻礙和影響你的表演,甚至生活。

暫且不談創作,六十歲的人了,生活和工作的情緒還是經常會打架,鬧矛盾,無端地興奮,短暫的欣喜,偶爾的平靜,難防的抑心,突來的憤怒,可嘆的抱怨,時而意氣飛揚,時而意興闌珊,有時也會激昂慷慨,甚至咆哮以對,這哪是耳順之年的人啊!!不只我這樣,我媽媽今年八十九了,有點力氣,她也會向我們咆哮一下,也會生氣好幾天,也會意興闌珊半個月左右。我說這些事的原因,可能是我想要愉快地工作而不得,想要心無罣礙,但是全無考績可用,所有的演員修養訓練,搞了半天,原來都是有使用期限的。

需要寬鬆  需要大笑

難得碰到一隻好大的獵物,趕快拉弓上箭,結果見獵心喜,要好心切,讓它跑了,甚至把自己傷到了,「耐煩」,原來也有有效期的。那麼演員這個情緒表演的工作,憑良心說,要用什麼作為「度」呢?人類的天性,他的內心,一如他的身體,不應該說謊,說謊了也沒用,他有他的韻律,不會一成不變,也不該一成不變,這個可能就是命運,或者說是天機。因此我還能怎麼辦?只能順其自然,因勢利導,尤其是因勢利導,我最近常常在思考這四個字,為了要讓自己辛苦而大量地工作,能像水一樣流暢,而不要崩決氾濫,我到底是要築高堤防,還是要挖深河道,現實的工作環境這麼地局促……想把一個戲演得稍微好一點,要跟這麼多你意想不到的人接觸,而且是由內心的接觸,這,永遠是一個演員要預防要練習的事情,我幹嘛要說這麼多悲觀的事呢,因為我最近正在傷害一個演員,我也相對地在被傷害,而且,無解。老天保佑吧!!

人類精神的導師們啊!!孔子啊!老子啊!釋迦牟尼啊,蘇格拉底,耶穌啊!!請你們一起穿著一身緊身褲,讓我看看吧!!

我的內心太需要寬鬆,寬鬆地待人,寬鬆地待己,或許說。我太需要大聲地笑笑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