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廳院郭為藩董事長在「法國國家榮譽騎士勳章」授勳典禮中致詞,娓娓道來他與法國的淵源。
兩廳院郭為藩董事長在「法國國家榮譽騎士勳章」授勳典禮中致詞,娓娓道來他與法國的淵源。(林韶安 攝)
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兩廳院董事長 推動文化、教育獲國內外肯定

雙勳臨門 郭為藩細數文化緣

今年十月底,兩廳院董事長郭為藩先後榮獲兩枚重要的勳章,一枚是法國政府頒授的「法國國家榮譽騎士勳章」,另一枚則是由總統馬英九頒授的國家榮譽二等「景星勳章」。對於自己在兩天之內「雙勳臨門」,謙虛低調的郭董事長倒是以平常心看待,感謝大家肯定他的努力。「我只是剛好在那個時間點,做了該做的事。」郭董事長總是如此說。許多人對他在推動特殊教育及教育改革的貢獻印象深刻,卻不知他在文化領航方面,也是站在浪尖上。

今年十月底,兩廳院董事長郭為藩先後榮獲兩枚重要的勳章,一枚是法國政府頒授的「法國國家榮譽騎士勳章」,另一枚則是由總統馬英九頒授的國家榮譽二等「景星勳章」。對於自己在兩天之內「雙勳臨門」,謙虛低調的郭董事長倒是以平常心看待,感謝大家肯定他的努力。「我只是剛好在那個時間點,做了該做的事。」郭董事長總是如此說。許多人對他在推動特殊教育及教育改革的貢獻印象深刻,卻不知他在文化領航方面,也是站在浪尖上。

教育底蘊深厚的郭董事長,是如何和文化藝術發生關係的呢?郭董事長笑著說,其實這層關係是一點一點建立的,他並沒有刻意強求,但緣分讓彼此愈走愈近,應該是老天的安排。留法期間,郭董事長就受到法國的藝術環境的陶冶,也對他們的文化政策印象深刻。他記得法國為了鼓勵家庭參與欣賞藝文活動,法國政府有很多優惠辦法,甚至親子一起搭機,也有優待方式,同樣是欣賞一場外地演出,有時全家的花費甚至比郭董事長的一張機票還便宜!

郭董事長回國後即任教於師大,後來還擔任校長,期間一直和法國維持友好合作的關係。一九八四年,郭董事長出任政務委員,負責文化教育等預算的審查,經過了四年的磨鍊,一九八八年郭董事長奉派到雪梨參加國際師範教育大會時,突然接到行政院長俞國華先生的急電,告知內閣即將改組,要他即刻買機票回來接任文建會主委。第一次接受教育範疇以外的職務,郭董事長心裡自有一把尺,他想起法國的文化環境,提出了「文化均富」的觀念,希望台灣在經濟均富之餘,國人也能注意文化藝術的培養與推廣。

「我在法國,看到他們的文化均富表現在公共空間的美化上,博物館的開放性與巴黎的天際線令人賞心悅目,巴黎人即便是住在小閣樓,也一樣享受相同的公共空間,不因貧富而有所差別。」因此,郭董事長發起美化公共空間運動,倡導「全家一起來」的週末親子藝文活動,邀請藝術團隊以戲劇列車的方式在全省各地演出,就是希望能啟動「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的平等均享概念。

雲門熄燈啟動扶植機制

任職文建會主委五年期間,雖然預算不多,但郭董事長也陸續完成了許多重要的文化建設及政策,如在紐約與巴黎設立台北文化中心,在宜蘭籌設民俗技藝園(即今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並在台南市規劃設立台灣文學館及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等。而任內通過的「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編列預算促成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創立,更是影響深遠。

不過最令郭董事長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雲門舞集吹熄燈號了!那時他剛到任不久,聽到這個震撼的消息,即親自拜訪雲門創辦人林懷民先生,力勸他一定要復出,並多方了解當時各大表演團體的困境,很快地「國際性演藝團隊扶植計畫」便誕生了!當時經過評選扶植的雲門舞集、朱宗慶打擊樂團、當代傳奇劇場等,如今都已是各霸一方的藝術豪傑,由於當初郭董事長的設想,如今逐漸看到台灣的表演藝術團體在國際上的成就。

故宮藝術一砲而紅

一九九七至二○○○年,郭董事長又被任命為駐法代表,對於台法兩方交流貢獻尤其深廣,特別是藝文交流方面,促成故宮博物院於巴黎大皇宮的「帝國的回憶」大展及一九九八年亞維儂藝術節台灣八個團隊演出,以及後續二○○○年里昂舞蹈雙年節台灣團體演出……這些精緻精采的展演,使法國人對台灣的文化藝術有更深一層的認識與欣賞了解,而這層影響力也以法國為中心,向全歐洲輻射出去。

「三個月的展覽,成為那段期間藝文界的盛事,有超過百篇的歐洲藝文報導介紹這次展覽,也有來自歐洲各國的民眾來參觀。當時三百多件國寶分四架法航運送,光是總統席哈克就看了三次,而我們還請中央研究院李遠哲院長出面做主人,邀請歐洲地區的諾貝爾獎得主到巴黎參觀故宮的展品。」郭董事長說,台灣的政治外交空間雖然被打壓,但是文化外交空間卻十分廣大。

「雖然台法並沒有邦交,但有一件事最能印證我們的深厚邦誼。」郭董事長回憶,九二一地震當天,他在駐法代表辦公室不尋常地接到總統府秘書長的電話,告知席哈克總統對台灣災民表示慰問哀悼,下午法國外交部亞洲司長又告知,法國已準備好兩架救難專機待命升空,無代價地直飛台灣參加救災工作。此一義舉及深情,迄今想來,仍令郭董事長激動不已。

建立行政法人的典範

如今身為兩廳院董事長,郭董事長不諱言是兩廳院「行政法人」的身分引起他的興趣。研究國際教育的他表示,日本自二○○四年五月起有八十幾所大學改為行政法人制,他一直關心其後續發展是否會有更大的彈性,而兩廳院是目前國內唯一的行政法人,他正好可以實地觀察其運作的利弊得失。

「我認為兩廳院董事會在財務與政策監控外,應該充分授權藝術總監在日常專業運作與實務規劃的行政首長角色,所以我謹守分際,試圖建立一個行政法人的範例,讓未來更多的機構可以參循。」郭董事長認為兩廳院應和國內外的表演中心合作,建立一個藝術交流平台系統,彼此可資源分享,建立品牌,不但可吸引更多人才,而同仁也會有更好的出路。

能做自己喜歡的文化教育工作,郭董事長借用孔子自述的一句話「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而忘憂,不知老之將至」這句話來自勉,至於勳章……就是努力工作的意料外獎品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