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綜藝秀」形式而進行政治諷刺的戲劇作品並不在少數,但此劇提出了另一種反思。
藉由「綜藝秀」形式而進行政治諷刺的戲劇作品並不在少數,但此劇提出了另一種反思。(許斌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瞬間與永遠 記得與遺忘

若說這一年間,在政策推波助瀾下,藝文圈(不得不)瀰漫了一股慶典的氛圍,那麼《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正採取了同樣的慶典姿態,卻選擇誠懇地數算了我們的日子:那些已發生,我們無力改變的;那些正在進行中,但我們選擇遺忘的;以及那些尚未發生,但似乎不可避免的。

文字|白斐嵐
攝影|許斌
第230期 / 2012年02月號

若說這一年間,在政策推波助瀾下,藝文圈(不得不)瀰漫了一股慶典的氛圍,那麼《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正採取了同樣的慶典姿態,卻選擇誠懇地數算了我們的日子:那些已發生,我們無力改變的;那些正在進行中,但我們選擇遺忘的;以及那些尚未發生,但似乎不可避免的。

黑眼睛跨劇團《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

2011/12/30~2012/1/1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建國百年的最後一個週末,黑眼睛跨劇團在實驗劇場內舉辦了一場名為《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的跨年晚會。對許多人來說,跨年一向是個屬於煙火的日子,讓我們沉迷於眼前的瞬間魔幻,卻又太容易遺忘那煙火之外的時光。巧合的是,建國百年正是個被藝文界戲稱為充滿煙火式慶典的年度,從政府到民間,都在創造短暫瞬間的絢麗。但《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卻以「永遠」回應「瞬間」,用「記得」來提醒我們的「遺忘」。

「綜藝秀」中的「疏離」片刻

儘管劇中多次對基督教團體提出批判,看著這島上的「永遠的一天」,我腦海中還是浮現一句賀歲常見的詩篇禱詞「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究竟建國百年要慶祝的是什麼?劇場創作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國家的過去、現在、未來?你我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若說這一年間,在政策推波助瀾下,藝文圈(不得不)瀰漫了一股慶典的氛圍,那麼《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正採取了同樣的慶典姿態,卻選擇誠懇地數算了我們的日子:那些已發生,我們無力改變的;那些正在進行中,但我們選擇遺忘的;以及那些尚未發生,但似乎不可避免的。

觀眾進場時,幾個演員正在台上爭奪一具屍體,從每個角色與屍體的關係中,點出了最近幾場頗受關注的戰爭與天災。每一個事件都曾占據新聞頭條,等待下一個頭條出現好被遺忘。節目開演時刻一到,卻見演員謝幕,迎接由夾子小應帶來的成衣廠尾牙秀,以組曲形式「歌頌」勞工在資方壓迫下的處境。可惜或許是劇場空間太過拘謹,反而削弱了「場域錯置」的力度而顯得說教。

直到陳定南大戰王永慶橋段,才真正展現了此劇的企圖與批判力度。幾個曾於今年(或數年來)造成軒然大波的新聞事件,如六輕汙染、真愛聯盟等,都隱含了「壓迫無所不在」的想像。這個壓迫並非僅止於是非分明的義憤填膺,卻是包著糖衣,讓你我都成了共犯:如享受著由汙染和其後續「醫療行為生產」所帶來的龐大經濟效益,或是以「我為你好」的心態強行對他人進行性別思想改造。

不過《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並未停留在重點式的政治事件批判。藉由「綜藝秀」形式而進行政治諷刺的戲劇作品並不在少數,但此劇提出了另一種反思。辛辣的劇情橋段中,巧妙地穿插了幾段影片,順序列出這一年來的大小事件,一再提醒著我們:這些事件得到的熱鬧關注,也僅只是慶典般的火花瞬間,但它沉默的存在,卻是永遠。藉由這幾個短暫的「疏離」片刻,讓舞台上的「秀」既符合了歲末年終的節慶氣氛,更反諷那些真實發生的新聞事件,也變成了一場場短暫炫麗的煙火秀。

在煙火瞬間數算那些永遠存在

在另一個熱鬧又充滿巧思的〈改名改運〉段落後,戲劇節奏再度沉澱。幾名身穿防護衣的演員走上貓道,向下方舞台與觀眾席灑水。在此段落批判核廢料的明確主題下,彷彿暗示了我們所有人對待這些「事件」,就如同對待核廢料一樣,以遺忘作為一種埋葬。這同時也呼應了戲開演前那被爭奪的屍體,它可以化身為所有戰爭與天災受難者的形象。一個事件如煙火般地被關注、被遺忘,自然會有下一個事件改個名字捲土重來,但被埋葬的「核廢料」卻永遠存在著。

姑且不論《Taiwan 365—永遠的一天》究竟是不是在「政治正確」的議題下劃出了安穩的小圈圈,藉以相互取暖?或是它的批判力度究竟夠不夠?能夠在建國百年最後一天,看到這麼一部戲,以如此符合建國百年文化活動政策的慶典手法,在短暫如煙火的瞬間,數算那些永遠存在的,就已足夠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