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媽媽咪呀》榮登年度大戲,預告下年度的潮流。
音樂劇《媽媽咪呀》榮登年度大戲,預告下年度的潮流。(李翠芝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時尚劇壇 「台」風正盛

側寫上海戲劇谷第三屆「壹戲劇大賞」

第三屆的上海戲劇谷「壹戲劇大賞」,於四月底揭曉並頒獎,這次的火紅重點當然是獲得「年度大戲」及「年度最佳製作人」的《媽媽咪呀》中文版。這次台灣相關的製作入圍甚多,最後成果也十分豐碩,戲王戲后均是台灣演員奪得,其中獲頒最佳男主角獎的金士傑,也同時獲得官辦的「白玉蘭」表演獎,可謂雙喜臨門。

 

第三屆的上海戲劇谷「壹戲劇大賞」,於四月底揭曉並頒獎,這次的火紅重點當然是獲得「年度大戲」及「年度最佳製作人」的《媽媽咪呀》中文版。這次台灣相關的製作入圍甚多,最後成果也十分豐碩,戲王戲后均是台灣演員奪得,其中獲頒最佳男主角獎的金士傑,也同時獲得官辦的「白玉蘭」表演獎,可謂雙喜臨門。

 

「偶然間,心似譴……」一曲崑曲〈江兒水〉的婉約伴奏電音中,演唱者張軍西服裝束頭頂小髻,一曲崑腔伴隨電音急奏,舞台上投射出古老的工尺譜,這不是傳統戲曲的場域,似曾相識的場面,才剛發生在上海官方「白玉蘭獎」的頒獎盛會上,不過細心聽客會發覺有所不同的是,一股新舊中西混搭的節奏快感,象徵的是民辦獎項裡商業時尚風情的元素,它預示著可以是戲曲,但條件必須是舊瓶裝新酒的時代新作,在這股新舊交織的手法中,也揭開了第三屆戲劇谷「壹戲劇大賞」的序曲……

《媽媽咪呀》中文版是一大重點

作為官資民辦的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為其所舉辦的中國首個商業戲劇獎項,它反映城市文化的時代精神和原創精品,在總覽年度戲劇樣態、點評觀演趨勢、推展時尚潮流的過程中,自二○一○年的啟動後,漸漸有華人戲劇年度新型盛會的樣貌;其藝術總監榮廣潤表示:「此次大賞共設十三個獎項、十一個常設項目、兩個特別獎,在評選設置,既注重傳承又扶持創新,具有本土特色又有國際視野,是當代也是引領未來。」

《媽媽咪呀》中文版無疑是今年一大重點,它是該劇全球第十四個語言版本,首演季創下近兩百場次、人民幣八千萬總票房、廿五萬觀眾的驚人神話,因此一舉獲得「年度大戲」及「年度最佳製作人」的榮譽。曾在首屆大賞中獲取「最佳導演」獎項的香港林奕華,以廿周年紀念大戲《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重奪「最佳導演獎」,說明他樹立了邊緣意向與大眾美學之間的獨創風格,得到市場與觀眾的認可。

台灣之光  戲王戲后

本屆十三項提名,屬於台灣的演出團隊及個人,便涵蓋九項,可說是歷屆之冠,整場晚會除了導演和年度大戲外,最受矚目的要算是男女主角獎,可喜的是全由台灣演員獲勝。

果陀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讓金士傑的表演融入生活,同時他動情觀照的演技也獲選上海「白玉蘭表演藝術獎」主角獎的高度肯定,其入圍的理由:「其韻味飄在戲外,會纏你很久。」無怪乎這位台灣劇界的瑰寶人物,能一舉拿下中國官辦與商業雙包獎,魅力實屬空前。

《在西廂》一劇中演繹愛情驅魔人崔鶯鶯的劉若英,也基於她十足的爆發力,加上一點點神經質的豐富演出,輕易獲取最佳女主角的榮耀。她說那點脆弱無助和為追求真愛不妥協的表現,其實是在演自己,求新求變的時代,只有回到舞台上,才能找回自己。

為了全面推動華語地區戲劇新生代人才成長,主辦單位今年起將年度新人獎又分為「新銳導演獎」、「新銳男演員獎」與「新銳女演員獎」三項。值得慶幸的是,在此新人輩出的潮流下,台灣劇界亦沒有交出白卷,來自高雄臺灣戲劇表演家劇團李宗熹所編導的《守歲》、吳定謙執導的《殺戮之神》及張芳瑜在《媽媽咪呀》清新可人的表現,都得到評審青睞關注,雖然只由李宗熹勇奪新銳導演獎,不過他也笑稱自己創團作戲超過十年,還能算是新銳人選嗎?

頒獎典禮上,還正式啟動「市民劇場.國際五城市民戲劇秀」。來自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上海的五位青年戲劇導演,在四月廿六日至五月廿日間,代表這五座城市的民間戲劇創作力量齊聚大賞現場,「創作社」楊景翔導演的《我為你押韻—情歌》則代表台北參演此次匯演。

從上海看回台灣

引進果陀劇場《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的「百庭文化」製作人余大任,也入圍此次的「最佳製作人」。他認為,將來跨兩岸的謀合,不必局限於單純引進劇目,還應將範圍擴大,選擇雙方能夠互通互動互惠的演出模式,各地喜好的文化差異,當然眾口難調,台灣的多元化,中國的類型化,都是帶領製作單位「怎麼做」到「如何做」的考量關鍵。至於他所引進的劇目,之所以能夠成功,也基是於故事本身的情感共通性與在上海的原作知名度,演員自己不落煽情、公式化的表現,更是打動人心的要件。

雙料大獎得主金士傑,提及兩岸的不同創作,他直言台灣是本土加偶像劇當道,好演員變得不值錢,智慧增加地位卻下降;反觀中國重視歷史,對於年輕之外的話題,仍有接受度,這個大賞跨越了華文市場,讓他感覺到主辦單位是玩真的!導演李宗熹表示,他跟賴聲川一樣,都是在「盜版中」被中國同胞發現的,他所創作的三個劇本《守歲》、《我的祖宗十八代》、《我是你爸爸》,在不同項目皆有入圍,卻沒有提名編劇獎,頗令他遺憾。在高雄做了十年戲,卻在上海得獎,相較於在台灣的不被重視,李宗熹平靜中仍有些失落……此外他也提出兩岸交流中,台灣要當製作中心,不要固守一方,走出去讓你看見別人,別人才會看見你,多交流天地方才寬廣。去年抱病仍堅持參與《京劇啟示錄》上海演出的李國修,特別獲得「戲劇精神傳承獎」,因與病情抗爭無法趕來領取,也特地錄製了謝詞,表達內心的感動。

頒獎晚會在《媽媽咪呀》的三女復古組合演唱中落幕。音樂劇幾乎是下一年度戲劇市場宏觀發展的風向球了,它標示著即將席捲而來的浪潮,這種非原創移植改編的模式是否還能繼續?答案眾說紛紜,但海納百川的商業時尚趨勢,卻無疑地是上海這座移民城市與壹戲劇大賞的內在特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