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NSO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2012表演藝術回顧/ 現象觀察四:各家公立樂團紛紛出國巡演

挑戰他國音樂市場 交流外展現台灣文化

去年各公家樂團幾乎都有出國巡演行程,或訪亞洲鄰近國度,或訪歐洲西方國家,熱絡非常。揮別早年出國巡演以文化交流為重的年代,去年從北市交、北市國到NSO,一致強調,出國巡迴的場次是售票演出或領有演出費,是直接面對樂迷的選擇和市場的考驗,不再流於過往的受邀交流或是自辦形式。

去年各公家樂團幾乎都有出國巡演行程,或訪亞洲鄰近國度,或訪歐洲西方國家,熱絡非常。揮別早年出國巡演以文化交流為重的年代,去年從北市交、北市國到NSO,一致強調,出國巡迴的場次是售票演出或領有演出費,是直接面對樂迷的選擇和市場的考驗,不再流於過往的受邀交流或是自辦形式。

台灣樂團走出去,二○一二年是豐收的一年。五月臺北市立交響樂團赴日參加「熱狂之日」音樂節;六月臺北市立國樂團巡演歐洲三國;十一月初國家交響樂團(NSO)展開東北亞巡迴造訪中國大陸、日本;十一月底臺灣國樂團赴港參與「台灣月」的演出。台灣樂團去年五月至十一月輪番在國外發聲,熱絡的同時,不禁讓人思考,這些樂團走出去的背後含義。

走出國門  接受異地樂迷檢驗

台灣樂團踏出國門,並非新鮮事,NSO一九九七年首度展開國外巡演,於維也納音樂廳、巴黎香榭里舍劇院及柏林愛樂廳演出,近年也曾赴新加坡、日本等地;北市交一九九○年代更是壯遊全球,從鄰近的菲律賓、新加坡、香港、中國大陸,遠到美國、俄國、法國等地。

樂團只要有豐厚的經費作為後盾,出國巡演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任務,就像現今的中國樂團,動不動就支付高額場地費用前進維也納的黃金大廳,拍張到此一遊的紀念照。台灣樂團過去多少也抱著出國開拓眼界、進行文化交流與在國外著名音樂廳留下足跡的心態。

如今時代不同了,樂團深切知道,台灣已揮別出國演出只求自我感覺良好的階段,要獲得國外樂壇真正的肯定和共鳴,就必須面對市場的考驗,就像大多數的國外樂團來到亞洲必須面對當地樂迷的檢視。

因此,可以觀察到,去年從北市交、北市國到NSO,一致強調,出國巡迴的場次是售票演出或領有演出費,是直接面對樂迷的選擇和市場的考驗,不再流於過往的受邀交流或是自辦形式。然而各團因演出的目的、意義、形式而異,並不容易型塑出台灣在國際樂壇的整體音樂力,單就各團而言,所得和啟示卻不少。

北市交訪日偏重考察  北市國訪歐開拓未來市場

論起北市交參與「熱狂之日」(La Folle Journee au Japon)音樂節的「意義」,應該偏重考察和學習。台灣樂團包括長榮交響樂團、國家交響樂團都參與過「熱狂之日」,但對於北市交更具意義,因為音樂節以市民為主要對象,希望建構一個票價合理、全家可參與、具教育推廣且讓在地音樂家發聲、各地音樂家可交流的平台,這不就是台北市民對於北市交的期待?就看「熱狂」一遊北市交吸收多少。

在東風西漸的氛圍下,兩岸三地國樂團成為歐美「獵奇」的目標,繼香港中樂團、中央民族樂團等近年積極走出去,北市國過去兩年在美日兩大知名經紀公司OPUS 3和梶本音樂事務所的安排下,展開美國和歐洲的巡迴。

北市國去年六月的歐巡,造訪英國曼徹斯特、德國漢諾威和法國巴黎三地,行前進行縝密的規畫,首先邀請在歐洲知名度甚高的擊樂家葛蘭妮以獨奏家身分同行背書演奏台灣作曲家中西融合之作,同時投其市場所好,安排較具票房吸引力的《臥虎藏龍》協奏曲,以求達到團方設定的出國「目的」。

北市國的「目的」為何,樂團團長鍾耀光明白指出:北市國此次踏上歐洲,首先要讓外國人知道,國樂的當下發展已有別於過去傳統,其次是打開登上國際的大門,促使國樂成為新潮流;再者,當大陸民樂團大舉前進歐洲之時,自許建立獨特風格,超越他們之上。北市國的目的是否達陣,待看未來歐美演出邀約的狀況。

NSO大規模巡演東北亞  選曲突顯出樂團特色

NSO去年的東北亞巡演,也是由經紀公司安排,分別是中國的吳氏策畫和日本的梶本。NSO的中國行是成團至今最大規模,造訪上海、無錫和北京,和北市交、北市國、台灣國相較已經數不清次數的赴中演出,NSO遲至二○一○年才首度登陸在「廣東亞洲音樂節」現身。

分析NSO選擇此時訪中,大概有幾項原因,過往台灣樂團赴對岸演出重在交流,如今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開幕後,成為歐美一線樂團亞洲巡迴的插旗地,NSO作為台灣首屈一指的樂團,已到敲門的時候。其次,NSO與音樂總監呂紹嘉的組合,中國樂評界引頸期盼,尤其呂紹嘉在歐洲的成就,早已樹立他在中國的名號。 

對於任何樂團來說,巡迴曲目的安排是不小的考驗,尤其要兼顧樂團實力,又能帶動樂迷和市場。面對中國觀眾,呂紹嘉安排相對通俗的《新世界》交響曲和《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他的考量重點不在於討好觀眾,而是藉由當地觀眾熟知的音樂切入,有了清晰的比較基準點,更能襯托出NSO不同於其他樂團的詮釋和特色。

這樣的手段,延續至日本東京的演出,效果更是突出,尤其日本是古典音樂文化吸收最夠力的亞洲國家,NSO能夠受到當地觀眾激賞和樂評的青睞,在與日本當地樂團別苗頭之際,更具切磋的意涵。 

臺灣國樂團訪港演出  《故事島》展現台灣小而美

臺灣國樂團以全新跨界製作《故事島》,參加由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由江靖波指揮國樂團演出的《故事島》由金馬獎得獎作曲家李欣芸的音樂、紀錄片導演龍男拍攝的台灣庶民身影串連而成,影片中包括莫拉克颱風後,回到部落教書的原住民,也有為理想從南部北上的原住民搖滾樂手等。

樂團雖然扮演因公出訪的角色,音樂會以索票為主,但因《故事島》題材、內容深具台灣特色,加上製作的小品風格有別於華麗大型的製作,「清新」的氛圍,意外對於生活在都市叢林的香港人產生一份心靈慰藉,藉此也突顯出台灣土地小而美的力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