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陀劇場推出的「爆米花劇場」走中型規模的長銷劇路線,圖為該系列之一《蘿莉少女》。
果陀劇場推出的「爆米花劇場」走中型規模的長銷劇路線,圖為該系列之一《蘿莉少女》。(果陀劇場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2014表演藝術回顧/現象觀察 現象3:「後大劇場時代」來臨,團隊經營路數翻新

中型演出長銷當道 製作導向凌駕導演品牌

過去台灣劇場生態的經營樣貌,在表演工作坊出走、屏風表演班休團之後,有了路數翻新、重新洗牌的趨勢。如從製作端就打造擴大演出市場可能,中型製作成為討喜的樣態,由導演(創作者)主導製作方向的態勢改變、發展出製作人導向或策展人(主題)導向的製作模式,而劇場新興團隊展現出接班態勢與劇場明星的綻放光芒……讓人看見不一樣的劇場未來。

過去台灣劇場生態的經營樣貌,在表演工作坊出走、屏風表演班休團之後,有了路數翻新、重新洗牌的趨勢。如從製作端就打造擴大演出市場可能,中型製作成為討喜的樣態,由導演(創作者)主導製作方向的態勢改變、發展出製作人導向或策展人(主題)導向的製作模式,而劇場新興團隊展現出接班態勢與劇場明星的綻放光芒……讓人看見不一樣的劇場未來。

從表演工作坊出走、屏風表演班休團以降,台灣劇場圈的風景樣貌大變,從劇團經營的走向、製作的導向,乃至所謂「大團」的洗牌接班與定義,都與傳統的路數不同,正式邁向另一個紀元。

小孩的成長歷程俗稱是「七坐八爬九發牙」,一個劇團的成長走勢在過去的傳統中幾乎也有固定方程式:若以作品規模窺知,是從小發展躍升中大,然後巡演全台、走向大華文市場,表坊、屏風皆然。

從製作端打造作品未來  中型劇場成討喜樣態

近年,華文劇場的民間力量蓬勃,由個人經紀人或單一劇團、劇院為單點發起的跨國性藝術節與演出的平台機會增加,致使走出台灣、探尋另一個演出市場的機會增加許多,過去團隊得苦熬十年、蓄積能量才有出國演出機會的情形不再,不論是哪個規模的團隊,現在都有很多機會跨國交流。

這樣的狀況,致使部分團隊的經營方針不再是單向地尋求漸進長大,而是從製作端就開始不斷調整內容與規模,致力於發展「適宜帶出門交流,有機會不斷重製搬演」的作品,全民大劇團算是一代表,成功遊走兩岸市場。

加乘上定目劇政策、國家兩廳院即將休館整修、台北藝術中心即將落成(內含兩座八百席次規模的中型劇場空間)等因素的影響,各團隊的作品規模也開始改變,中型規模的長銷劇成了最討喜的樣態。這個部分,從水源劇場為期三週的演出週期到信義區新光三越的爆米花劇場,都是此類作品規模的催生者。

這樣的情形,一方面改變了過去大者恆大、小者恆小的製作規模,讓中型劇場作品開始被正視,另一方面卻也成為那些習慣「非小即大」或是正在摸索定位方向的團隊的一道考題。在此關頭,戲劇學者于善祿也提醒所有團隊:「得釐清自己團隊的發展走向,得避免落入『小孩開大車,大人穿小鞋』的窘境。」

製作、策展導向興起  行政平台協助劇場新手

另一方面,過去由導演(創作者)主導製作方向的態勢也漸有改變,一新過去諸如「屏風由李國修主導,表坊有賴聲川主控」的程式設定,開始發展出製作人導向或策展人(主題)導向的製作模式。

這樣的模式,某方面破除了一般劇團品牌的經營方式,翻轉以導演(創作者)為賣點的傳統,讓作品本身、策展主題為前行,繼而營造出劇團的特色與所謂的品牌定位,更加考驗藝術行政的應變能力與行銷包裝自己的創意能力。

此外,今年台北藝術推廣協會執行長陳琪所發動的「屋頂上複合劇場平台」、劇場工作者吳季娟與友人們創立的「藝外創意」團隊等,皆試圖透過自身的劇場資歷與資源人脈,領著年輕一輩的創作者去面對種種現實因素、解決問題,讓他們不至於得創作與行政庶務兩頭燒,以致降低創作品質又無法兼顧團隊整體發展。

後浪展現接班態勢  劇場明星綻放光芒

在前浪已遠的狀況下,陸續站穩腳步的後浪在近期也呈現一準備好了的接班態勢。像是以北上發展、以作品數量展現強大企圖心的台南人劇團,還有不斷創新手法、形式與主題的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持續挑戰作品規模的創作社與已經發展出穩定創作節奏與系列品牌的綠光劇團,以及挾著屏風李國修接班人光環的故事工廠等,都是這波「後大劇場時代」浪潮下接續躍起的團隊。

每個時代都需要偉人供人景仰,而每個世代的劇場也總是需要明星,在以創作者為導向、為招牌明星、為媒體寵兒的時代過去後,或許是市場導向使然,抑或是一世代交替的必然,幾位年輕富潛力也持續在圈內耕耘的明星接班人也難掩光芒,備受矚目又搶手。

像是能編導也能演的蔡柏璋、魏雋展,前者有台南人劇團為基地,有固定的發聲與表現空間,後者則有三缺一劇團,且又廣泛跨足劇場與舞蹈領域,能見度也高。還有實力與魅力兼具的謝盈萱、王世緯,從近年他們主演(編創)的票房反應、觀眾回響到演出量與滿檔的檔期,都能清楚看見那綻放光亮的模樣,其影響力不容忽視。

政治現實牽連  藝文政策連動生態樣貌

最後一個層面,看似最無關作品的藝術層次、評價成就,卻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誰都避不開:那就是台灣的政治現實。

在台灣,政治的影響層面擴及各方面,文化藝術領域也難逃,從扶植、獎勵的各項措施與重點,從鼓勵兩岸交流、國際演出到發展定目劇的補助政策,都是關連的部分。

在十一月底的九合一選舉後、在二○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後,選舉結果勢必連動現任的相關官員與基層職員的職位,既定已施行的、預備施行的政策必然也會受到影響。加上即將落成的多幢新興場館先後開放使用,或許也會有不同的規則、產生新的效應,在在牽連著整體劇場的活動發展樣貌。這是所有劇場工作者必然得時刻關注、也永遠擺脫不掉的宿命。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