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管人》中,讓演員的身體物件化,化身各種道具。
《水管人》中,讓演員的身體物件化,化身各種道具。(末路小花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末路小花劇團推新作

《水管人》 挑戰人可以怎麼「變」!

從一則男嬰在水管中被發現的真實新聞出發,導演黃丞渝拼貼串接人生中各種荒誕又真實的片段,探討人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如何自我定位與對待異己的認同問題。演出將焦點放在「人」身上,試圖挑戰「人作為的一切」的可能,舞台上演員的身體將被物化,變成桌、椅等各式情境中出現的道具。

從一則男嬰在水管中被發現的真實新聞出發,導演黃丞渝拼貼串接人生中各種荒誕又真實的片段,探討人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如何自我定位與對待異己的認同問題。演出將焦點放在「人」身上,試圖挑戰「人作為的一切」的可能,舞台上演員的身體將被物化,變成桌、椅等各式情境中出現的道具。

末路小花《水管人》

4/3~4  19:30   4/4~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goo.gl/ezmxrn

二○一三年,中國某城市消防隊接獲通報,一名女子宣稱聽到水管發出嬰兒的哭聲,消防隊趕赴現場後,鋸開馬桶水管,發現有一名男嬰卡在水管中,經過救護照料,男嬰存活下來,依照保溫箱的號碼,被命名為五十九號嬰兒。這則現代傳奇,讓新銳導演黃丞渝聯想到日本神話《竹取物語》,一個生於竹子的竹取公主,為扶養她的人帶來財富,也引來貴族子弟的追求,甚至連皇帝都想憑藉權勢強娶。黃丞渝說,受不了塵世紛擾的竹取公主,選擇飛天回到了月球;生於水管的五十九號嬰兒,會有怎麼樣的未來等著他?他真的可以正常長大嗎?社會又會怎麼對待這個「水管人」呢?

挑戰「人作為的一切」的可能

末路小花劇團新作《水管人》從這則新聞出發,拼貼串接人生中各種荒誕又真實的片段,探討人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如何自我定位與對待異己的認同問題。黃丞渝表示,我們費力地把自己磨成他人的同類,在正常的時間起床、打扮、上班,把一個又一個的標籤往自己身上貼,然而,這樣「你」就以為自己可以跟別人一樣了嗎?我們真的有可能跟別人一樣嗎?「《水管人》要讓那些藏起來、躲著的自己攤平在馬路上日頭曬曝。和水管人一樣看似正常的人,是不是會有個什麼突兀突起怎麼都藏不了?」

擅於操弄物件的黃丞渝,這次將焦點放在「人」身上,試圖挑戰「人作為的一切」的可能。在近乎空台的舞台上,演員的身體被物化,變成桌、椅等各式情境中出現的道具,黃丞渝形容,就像《超級變變變》那樣,想看如果具象的物體不存在,演員的身體可以做到多麼物件化,多麼有機。《水管人》找來以現成物裝置為作品特色的視覺藝術家羅智信合作,希望借助他的「眼睛」,讓戲在材質、狀態的追求上,有不同的可能性。

排練保留即興玩樂片段

除了末路小花的班底演員林曉函、張棉棉外,《水管人》也找來王宏元、呂名堯等劇場界頗受注目的新生代演員加入。黃丞渝強調,排練過程希望保有一部分的即興、玩樂的片段,因此場上六個演員都是很有默契的工作夥伴,「像愛情關係般,信任彼此到盲目,同時個體間又有差異,一直玩也不會慌張。」場上發展的片段,最後將由曾獲台灣文學獎的編劇魏于嘉整合完成,注入她獨特的世界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