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紀念大師 In Memoriam 瀟灑獨行俠—馬水龍 邱君強與謝宛臻

接下棒子 為馬水龍延續「春秋」之業

那天早上的沉重訊息,就是他們發的。遵照馬水龍的遺願,待一切塵埃落定再對外透露。於是,這期間的悲痛無法對外人道,內心的煎熬著實難忍。

那天早上的沉重訊息,就是他們發的。遵照馬水龍的遺願,待一切塵埃落定再對外透露。於是,這期間的悲痛無法對外人道,內心的煎熬著實難忍。

那天早上的沉重訊息,就是他們發的。遵照馬水龍的遺願,待一切塵埃落定再對外透露。於是,這期間的悲痛無法對外人道,內心的煎熬著實難忍。走進鳳甲美術館,邱再興文教基金會與「春秋樂集」執行長邱君強和音樂總監謝宛臻正忙進忙出,為的,就是盡力想要為這位音樂界前輩,再多留下一些什麼。

從父執長輩  成為合作對象

雖 然兩夫妻分別是指揮和雙簧管演奏家,但在兩人眼裡,「作曲家馬水龍」卻像家人般地親近。對邱君強而言,在人生的許多轉折點,都曾經有馬老師的身影,他回 憶:「馬老師剛從德國回來時,我小學五年級。老師的兩個小孩都比我小,父母們聊天,我們就在家裡的花園一起玩。」那時馬水龍只是父親眾多同學之一而已,一 直到大一想要轉系時,父親不准,建議與馬老師商談,才改變了原有的想法:「當時他應該也看得出來我有點自負,就說無妨,鼓勵我先唸完化工系。我才想,對 啊,為什麼不能兩個都做好?」

被說服的他畢業、當兵、出國……到回來時,長輩卻搖身變成了一起工作的對象。第一次密集合作是指揮「馬水龍樂 展」時。對於樂曲上的詮釋馬老師一向沒有意見,不過這不代表他不堅持,該做的反覆可一點都不能省略。邱君強說:「打擊樂是馬老師音樂裡重要的一環,特別是 東方打擊樂。他常在排練休息時,特地去擊樂組試樂器、要求怎麼打。像演出《霸王虞姬》時,他就要求過整組打擊留下來排練一次。他知道我們不那麼了解北管、 廟會,而且有時候根本覺得太吵、耳朵受不了,但對他來說,那是他血液裡的東西。」說也奇怪,經過這些排練、演出,邱君強發現在處理其他作品的傳統元素上, 已經從「只把它指好」,到能夠理解、發揮的程度。

真性情  為後代留下表率

對 謝宛臻來說,第一次接觸馬老師作品,就是給鋼琴與單簧管的《懷念》二重奏。她回想:「二○○一年我們剛結婚,婆婆過世。馬老師與公婆幾十年交情,非常了解 公公的哀傷,常常來陪伴他,也會與我們相約去悼念婆婆。後來他寫了這首曲子,在婆婆逝世周年時獻給她。」十二年來,她演過好幾次這首曲子,從不了解東方作 曲家的結構和方向,到如今,每每將曲子拿出來演,都會有新感受,體會到很多感情在其中。

這幾年因為「春秋樂集」而與馬水龍密集接觸,謝宛臻 感嘆他對自己的音樂說得太少,卻不斷關心社會、關心他人,更關心在音樂路途上學習的孩子。不但自己的人文素養紮實,在音樂教育上設定的課程,對演奏家來說 無疑是一大資產。即使是一位那麼資深的作曲家,他還是會徵詢年輕作曲家的意見、推薦新人、給後輩機會。

如今,這些工作就要自己做了。問他們是否曾接收到老師的期許?兩人的答案是一致的「沒有」。但就因為這樣的信任與放手,讓他們感覺到落在肩膀上的責任,更為重大。遙想巨人身影,即使感傷,卻不能停下腳步。拭乾眼淚,他們欣然接下棒子,繼續完成那前人的未竟之業。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