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總編輯的話 Editorial

改變的起點

對表演藝術圈來說,二○一五年是一個改變的起點。雖然國家音樂廳整修、新舞臺熄燈,造成表演場地供不應求,然而四月啟用的淡水雲門劇場,及將在明後年相繼竣工的臺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臺灣戲曲中心、台北藝術中心,都已蓄勢待發。衛武營、臺中國家歌劇院今年相繼推出「衛武營玩藝節」、「歌劇院序曲——巨人來了、巨人出沒」等活動,為場館開幕暖身,翻轉了過去表演節目集中在北部的藝文生態。

創作者面對市場的思考亦不同於以往,多位自立門戶、加入劇團經營行列的新世代導演,在創作中認真而理性地面對「觀眾」,讓藝術與商業不至於成為對立的兩端。他們或採取通俗形式與觀眾對話,或以多元議題開發觀眾可能性,甚至切入次文化議題,找到劇場的新族群。例如,由「屏風表演班」已故創辦人李國修得意門生黃致凱創立的「故事工廠」,以《明年,或者明天見》打響名號的「楊景翔演劇團」,前叛逆男子的《新社員》,均為商業劇場開啟了新的可能。

正在改變的還有製作環境。從今年起,國藝會推出「排練補助計畫」,針對新製作發表,抑或國際演出前之整備,補助經費加強製作與技術測試,提升作品完整度;台北藝術中心亦將閒置甚久的迪化溫水游泳池,轉型成為「台北試演場」,作為排練與試演空間。在補助機制的推動下,許多作品有了更充裕的預算條件,做階段性呈現。尤其牽涉複雜技術,結合科技與表演藝術的跨域作品,都能有更長時間的醞釀孵化。

就展演趨勢而言,從「超親密小戲節」開始,台南人劇團「321小戲節」、原型樂園「夜市劇場」、山東野表演坊的「夜遊」、梗劇場的《空氣人形》到原型樂園「跟著垃圾車遊台北」,紛紛打破制式的觀演關係,走出劇院,步入社區和人群。這一波策演現象,如何標誌創作者在改變既有展演形式與思維的企圖?另外,從前幾年視覺藝術家介入劇場的作品,到今年表演藝術作品走進美術館的潮流,這樣的滲透交流,又如何反映藝術家亟欲突破框架,帶給觀眾新體驗的創作型態?

按照往例,本刊在年終為讀者總結二○一五年十大值得關注的表演藝術事件和現象;同時選出二○一五年在戲劇、舞蹈和音樂領域的焦點人物:在柴科夫斯基音樂大賽奪獎的小提琴家曾宇謙,二度摘下年度人物頭銜,即將展開職業演奏家生涯的他,值得抱以熱烈期待。有「劇場女神」封號的謝盈萱,兼具演技實力與舞台魅力,挑戰角色類型多變,精采表現有目共睹。從比爾.提.瓊斯現代舞團舞者到編舞家的林文中,自二○○八年回國創團,從小劇場舞上大劇場,舞作屢獲台新藝術獎肯定,成績斐然。

文字|黎家齊
第276期 / 2015年12月號

對表演藝術圈來說,二○一五年是一個改變的起點。雖然國家音樂廳整修、新舞臺熄燈,造成表演場地供不應求,然而四月啟用的淡水雲門劇場,及將在明後年相繼竣工的臺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臺灣戲曲中心、台北藝術中心,都已蓄勢待發。衛武營、臺中國家歌劇院今年相繼推出「衛武營玩藝節」、「歌劇院序曲——巨人來了、巨人出沒」等活動,為場館開幕暖身,翻轉了過去表演節目集中在北部的藝文生態。

創作者面對市場的思考亦不同於以往,多位自立門戶、加入劇團經營行列的新世代導演,在創作中認真而理性地面對「觀眾」,讓藝術與商業不至於成為對立的兩端。他們或採取通俗形式與觀眾對話,或以多元議題開發觀眾可能性,甚至切入次文化議題,找到劇場的新族群。例如,由「屏風表演班」已故創辦人李國修得意門生黃致凱創立的「故事工廠」,以《明年,或者明天見》打響名號的「楊景翔演劇團」,前叛逆男子的《新社員》,均為商業劇場開啟了新的可能。

正在改變的還有製作環境。從今年起,國藝會推出「排練補助計畫」,針對新製作發表,抑或國際演出前之整備,補助經費加強製作與技術測試,提升作品完整度;台北藝術中心亦將閒置甚久的迪化溫水游泳池,轉型成為「台北試演場」,作為排練與試演空間。在補助機制的推動下,許多作品有了更充裕的預算條件,做階段性呈現。尤其牽涉複雜技術,結合科技與表演藝術的跨域作品,都能有更長時間的醞釀孵化。

就展演趨勢而言,從「超親密小戲節」開始,台南人劇團「321小戲節」、原型樂園「夜市劇場」、山東野表演坊的「夜遊」、梗劇場的《空氣人形》到原型樂園「跟著垃圾車遊台北」,紛紛打破制式的觀演關係,走出劇院,步入社區和人群。這一波策演現象,如何標誌創作者在改變既有展演形式與思維的企圖?另外,從前幾年視覺藝術家介入劇場的作品,到今年表演藝術作品走進美術館的潮流,這樣的滲透交流,又如何反映藝術家亟欲突破框架,帶給觀眾新體驗的創作型態?

按照往例,本刊在年終為讀者總結二○一五年十大值得關注的表演藝術事件和現象;同時選出二○一五年在戲劇、舞蹈和音樂領域的焦點人物:在柴科夫斯基音樂大賽奪獎的小提琴家曾宇謙,二度摘下年度人物頭銜,即將展開職業演奏家生涯的他,值得抱以熱烈期待。有「劇場女神」封號的謝盈萱,兼具演技實力與舞台魅力,挑戰角色類型多變,精采表現有目共睹。從比爾.提.瓊斯現代舞團舞者到編舞家的林文中,自二○○八年回國創團,從小劇場舞上大劇場,舞作屢獲台新藝術獎肯定,成績斐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