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女高音阿科西諾娃秀麗的美貌與優雅的姿態,演活了塔提雅娜這位夢幻般的少女與後來高雅的貴婦。
俄國女高音阿科西諾娃秀麗的美貌與優雅的姿態,演活了塔提雅娜這位夢幻般的少女與後來高雅的貴婦。(張震洲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音樂詮釋精采 舞台呈現未盡人意

匈牙利指揮黑亞是這場演出成功的最大關鍵。他對該劇的熟悉度,超出預期。在抒情、歌唱性的旋律中,流暢、不突兀的高潮,將情緒恰到好處的鋪陳。對每一景、每一刻音樂表情的掌握,更是有獨到之處。從序曲開始,抒情的歌唱方式已經將全劇的氛圍呈現,亦成功地預示了奧涅金這位浪子的情場失意。

文字|賴家鑫
攝影|張震洲
第276期 / 2015年12月號

匈牙利指揮黑亞是這場演出成功的最大關鍵。他對該劇的熟悉度,超出預期。在抒情、歌唱性的旋律中,流暢、不突兀的高潮,將情緒恰到好處的鋪陳。對每一景、每一刻音樂表情的掌握,更是有獨到之處。從序曲開始,抒情的歌唱方式已經將全劇的氛圍呈現,亦成功地預示了奧涅金這位浪子的情場失意。

TSO歌劇《尤金.奧涅金》

11/6、8 台北 國家戲劇院

十九世紀在法國大歌劇的影響之下,慣於使用大場面的大合唱與舞蹈,並融合義大利歌劇的歌唱性與戲劇性,最典型的例子為威爾第的歌劇,以圍繞在華格納影響之下,半音主義的音樂,呈現深沉與神秘。與兩者相較之下,柴科夫斯基的歌劇《尤金.奧涅金》,顯得抒情清新。

全本俄文演唱  音樂精采度高

生於深受法國文化影響的俄國,柴科夫斯基亦受到法國大歌劇的洗禮,在這齣歌劇中,巧妙地使用大合唱與舞蹈的場景,沒有壯觀的場面,反而是平易近人的農民合唱與鄉村舞會,這是作曲家特有的抒情性與內向的性格,才能將俄國文學家普希金這部文學作品,以淡雅的方式呈現。即使是具有衝突性的場景,亦以內心戲的獨白、抒情的旋律淡化。以刻畫內心獨白為主的歌劇,對習慣看熱鬧、慣於戲劇衝突的台灣觀眾而言,的確是新體驗。

這齣歌劇是北市交本樂季最大的亮點,首先勇於選擇以全本俄文演唱,不僅對國內參與演出的歌唱家是很大的挑戰,文學作品的深度與文化隔閡,對舞台設計等幕後人員更是艱難的任務。盡心盡力的製作、精采的演唱及樂團當晚高水準的表現,值得肯定,但不知是因為預算的關係,還是對該文本的不夠熟稔,不完美之處,令人留下遺憾。

匈牙利指揮黑亞(Domonkos Héja)是這場演出成功的最大關鍵。他對該劇的熟悉度,超出預期。在抒情、歌唱性的旋律中,流暢、不突兀的高潮,將情緒恰到好處的鋪陳。對每一景、每一刻音樂表情的掌握,更是有獨到之處。從序曲開始,抒情的歌唱方式已經將全劇的氛圍呈現,亦成功地預示了奧涅金這位浪子的情場失意。之後,一氣呵成不漏痕跡地進入女主角塔提雅娜、妹妹奧雷佳、母親拉琳娜與奶媽的四重唱,四位人物、四個聲部不同情緒的清楚線條處理,到這裡,指揮的功力已經令人折服。

導演舞台服裝編舞  皆差強人意

第一幕第一景中兩男兩女主角的四重唱也同樣精采。當然這四位主角的表現,也值得喝采,尤其是擔任女主角塔提雅娜的俄國女高音阿科西諾娃(Svetlana Aksenova)秀麗的美貌與優雅的姿態,演活了這位夢幻般的少女與後來高雅的貴婦。此外,在奧涅金與連斯基決鬥時,祖拉畢許佛利(Zurab Zurabishvili)稱職地唱出著名的〈連斯基之歌〉表示對這段友誼的重視,但是無奈命運的捉弄,要讓這兩位好友走上決鬥一途,兩位歌唱家精采的內心獨白,可惜卻遭到將槍換成小刀的處理,沖淡決鬥的戲劇衝突,這是全劇最令人扼腕之處。

舞台一開始以「書籤」為背景,地上出現燈光投射的俄文,清楚明瞭設計是以「書」為概念,同時暗喻了劇本原為俄國文學作品。但是舞台設計以寫實的方式呈現這部浪漫主義歌劇,反而缺乏想像空間,例如將舞台設置成宛如俄國森林中的莊園,但可能又礙於經費不足,導致以森林為背景的莊園客廳說服力過於薄弱,或許以抽象的方式呈現此一場景,將更令人遐想。第二幕的莊園舞會也有類似的問題,尤其是在演員的服裝方面,沒有歐洲人參與舞會的端莊,反而有鄉村酒館舞會的味道,尤其是奧涅金與連斯基穿的粗線毛衣,少了俄國貴族與中產階級的貴氣與優雅,幸好兩位男主角稱職的演出,掩蓋了服裝上的不完美。不盡處還有編舞的不適當,沒有顯現俄國民族舞蹈的精采,相信這應該不是柴科夫斯基的本意吧!

全劇最令人讚歎的布局,是劇末時當奧涅金向塔提雅娜告白,希望能隨他私奔,卻遭塔提雅娜毅然決然地拒絕而離去時,音樂剎那間的留白呈現極大的戲劇張力,奧涅金激動大喊之後奔向舞台內部,瞬間拉下布幕,舞台中央塔提安娜的背影有力、醒目,這一幕的震撼,已經足以令人回味再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