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蒂.米契爾執導的《滌淨》,是莎拉.肯恩作品首度在國家劇院演出。
凱蒂.米契爾執導的《滌淨》,是莎拉.肯恩作品首度在國家劇院演出。(Stephen Cummiskey 攝 Royal National Theatre 提供)
倫敦

執導莎拉.肯恩《滌淨》 導演凱蒂.米契爾挑戰觀眾極限

英國早夭劇作家莎拉.肯恩的作品雖少,卻經常在世界各地搬演,但最近國家劇院推出由當紅女導演凱蒂.米契爾執導肯恩的《滌淨》,是該作問世十八年來在倫敦的首度大型復演製作,亦是她的作品第一次在國家劇院演出。《滌淨》劇作內容飽含暴力、虐待等情節,挑戰觀眾對於折磨和痛苦的想像極限,在預演的頭一週,便有五位觀眾在演出中昏倒,另有近四十位觀眾選擇中途離開。

文字|魏君穎、Stephen Cummiskey
第280期 / 2016年04月號

英國早夭劇作家莎拉.肯恩的作品雖少,卻經常在世界各地搬演,但最近國家劇院推出由當紅女導演凱蒂.米契爾執導肯恩的《滌淨》,是該作問世十八年來在倫敦的首度大型復演製作,亦是她的作品第一次在國家劇院演出。《滌淨》劇作內容飽含暴力、虐待等情節,挑戰觀眾對於折磨和痛苦的想像極限,在預演的頭一週,便有五位觀眾在演出中昏倒,另有近四十位觀眾選擇中途離開。

自殺逝世時不過廿八歲的英國劇作家莎拉.肯恩(Sarah Kane),身後只留下五部劇作。她對愛情、性慾、及痛苦和死亡等描述風格,一開始並未受到劇評喜愛,之後卻被稱為英國「直面劇場」(In-Yer-Face theatre)的重要人物。她的作品如《驚爆》Blasted、《4.48精神異常》4.48 Psychosis、《滌淨》Cleansed等,常在世界各地以不同方式改編演出,使肯恩成為作品最常演出的劇作家之一。

當紅女導演執導  觀眾看到昏倒

倫敦國家劇院日前上演莎拉.肯恩《滌淨》,這不僅是作品問世十八年來在倫敦的首度大型復演製作,亦是她的作品第一次在國家劇院演出。《滌淨》首演於皇家宮廷劇院,從身體與心靈兩個面向探討愛慾與痛苦。演出時,由於原本擔任女主角葛蕾絲的女演員受傷,肯恩本人甚至親自替補,演出部分場次。此次在國家劇院的製作,由英國著名導演凱蒂.米契爾(Katie Mitchell)執導,米契爾風格鮮明,在英國、歐洲備受矚目,邀約不斷;無論是肯恩或是米契爾,兩人的作品各有特色,有評論形容她們的風格都如酵母醬(Marmite),要嘛愛它要嘛恨它,此製作結合兩者,更令人好奇最終成果如何。

從故事大綱看來,《滌淨》挑戰觀眾對於折磨和痛苦的想像極限。場景設定在一所大學中,然而虐待狂廷德(Tinder)將此地變成一處極權的機構,身處其中的人不過是實驗用的白老鼠。劇中赤裸地描繪性愛的挑逗、自慰、強暴和性交,以及肉體及心靈上的虐待,甚至強迫對方吃下一整盒巧克力。導演米契爾在接受訪問時提及,在排練過程中,演員們均曾有過奇怪的惡夢,必須常常大笑來中和劇情中的晦暗和絕望。無論是劇中人物的殺人或自殺、進行變性手術等,這樣直接而大膽地將暴力情節放上舞台,在英國極為少見。隨著劇情鋪陳開展,也挑動著觀眾的神經,考驗感官的耐受度。

事實證明,如此驚世駭俗的情節,對倫敦的觀眾來說,恐怕還是無福消受。在《滌淨》預演的頭一週,便有五位觀眾在演出中昏倒、需要醫療協助,另有近四十位觀眾選擇中途離開。然而也有觀眾在推特上說這戲像個惡夢,無法跳脫,卻又忍不住想一直看下去。

殘酷暴力無緣由  直面挑戰觀眾

此次《滌淨》的演出受到如此回響,不難想像一九九八年首演時,對當時英國劇場的震撼想必更加強烈。本次國家劇院的製作也引發討論:英國劇場應該更努力地「挑戰」觀眾嗎?對於米契爾表示英國劇場較少殘酷暴力、虐待情節的說法,劇評麥特.楚門(Matt Trueman)和馬克.申登(Mark Shenton)兩人也發表看法,指出《滌淨》並非首度有觀眾因過度驚嚇而昏倒,莎劇《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近年來在環球劇場的兩次演出,昏倒和中途離席的觀眾亦所在多有。然而《滌淨》與多數平鋪直敘的英國劇作不同,它並未清楚交代劇中人物為何虐待/受虐,或許留下未解釋的情節讓觀眾自己釐清,才是最挑戰的部分。又若是觀眾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那麼劇中的一切殘酷暴力,是否就沒有任何意外與驚嚇可言?

除了引起關於文本的討論外,《滌淨》同時也代表了國家劇院新任總監魯弗斯.諾里斯(Rufus Norris)對引介更多女性劇作家作品的努力,諾里斯甚至表示早就該復演此劇了。儘管劇評反應平平,演出依舊一票難求,如此兩極反應,或許也印證了「酵母醬」的評語所言不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