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采薇《The Man》以非常細微的方式表達了兩性主從又壓抑的關係。
田采薇《The Man》以非常細微的方式表達了兩性主從又壓抑的關係。(林政億 攝 何曉玫MeimageDance舞團 提供)
舞蹈

浪跡天涯的困頓與反芻

簡麟懿的《囚》呈現簡潔有力的肢體,將動作細膩地切入音樂旋律,頗有禪風意味。田采薇《The Man》融合歐陸劇作裡“Dramaturgy”思維,以非常細微的(subtle)方式表達了兩性主從又壓抑的關係。洪綵希改編自童話的《藍鬍子》則是以概念方式表現人類權力慾望的抽象作品。透過作品,舞者將國外經驗反芻呈現……

文字|俞秀青、林政億
第285期 / 2016年09月號

簡麟懿的《囚》呈現簡潔有力的肢體,將動作細膩地切入音樂旋律,頗有禪風意味。田采薇《The Man》融合歐陸劇作裡“Dramaturgy”思維,以非常細微的(subtle)方式表達了兩性主從又壓抑的關係。洪綵希改編自童話的《藍鬍子》則是以概念方式表現人類權力慾望的抽象作品。透過作品,舞者將國外經驗反芻呈現……

2016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8/6  高雄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281展演場

由何曉玫MeimageDance舞團發起的「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主要以邀請海外的台灣舞者回家創作與演出計畫,在實施六年以來,已經累積了不錯的口碑與效益。此次共邀請了日本 Noism 無設限舞團舞者簡麟懿、德國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舞者田采薇,以及紐約 Abarukas 當代舞團舞者洪綵希等三位同台呈現。

首支舞作是簡麟懿的作品《囚》,他以棉質的白衣白褲,搭上日本風格極強的彈撥樂器,在動、靜之間,探索框架內的拘禁與自由。編舞者結合武術、太極、身段及當代舞蹈作為動作元素,發展了相當多細小的肢體語彙;涵蓋了手指間的對話,像是鳥類意象的表現,或抖動腳趾、搖擺肩臀等。他使用了單一身體部位(Isolation of Body Parts)的概念,呈現簡潔有力的肢體,將動作細膩地切入音樂旋律,頗有禪風意味。此作主要隱喻囚禁在密室的拘束與想要突圍而出的靈魂,而這個框架是來自外力還是內心的自我設限?我們不得而知。

戲劇思維融入舞作

第二支作品,是由編舞者田采薇協同德國福克旺舞蹈工作室專職舞者Jan Möllmer一起創作演出。舞作一開始就讓觀眾眼睛發亮,男舞者衣衫筆挺以定格拍照的形式,像人偶一般,一格又一格地切斷小動作,上演掏出香菸、點菸、抽菸的日常行為,斜背後站著一位身穿黑大衣的女子,也是以同樣的定格肢體呈現,開宗明義地點出了主題《The Man》。

此作主要以男性為中心所出發的思維,從動作上已經明顯地表露無遺。女人像是物件或動物般地處處被擺布;男人以碰觸女子身體的不同部位,而發展出雙人互動的接觸、抬舉,他褪去女子身上一件又一件的黑色大衣、再穿回去,或把雙袖緊緊綁住,讓女人受制於他。雖然大衣在過去的舞蹈作品中層出不窮,但編舞者的動作設計微妙且極具巧思,女舞者像是在無重力的狀態下漂浮在空中,也顯示出他倆的好默契與相當紮實的舞蹈功力。

在形式上,編舞者選擇以燈光來切換現實與夢境的場景。從一明一暗中,觀眾可以感受到現實的不安與夢境的渾噩。電話在此作中扮演著非常關鍵的角色,在每一次電話鈴響,彷彿有些不祥的事情發生,男人拿著聽筒顫抖著。有些場景像是超現實的劇情鋪陳,例如:電話線被扯斷後而電話聲仍然不斷地響著、把女子的背當作架子來燙衣服,或用熨斗當作電擊板來急救男人等,給觀眾無限想像空間。雖然,情境上以男性為中心,但作品也指涉男人軟弱的一面。舞終,男女兩人共穿一件大衣,一起定格式地點菸、抽菸。《The Man》的獨特性在於,它不同於一般舞作僅以身體出發,它融合歐陸劇作裡“Dramaturgy”(註)思維,以非常細微的(subtle)方式表達了兩性主從又壓抑的關係,讓觀眾在走出劇場後,仍能細細思索由作品中透露那份游移不定的幻想。

異鄉經驗反芻呈現

洪綵希自編自演的作品,取材自法國詩人夏爾.佩羅(Charles Perrault)的童話《藍鬍子》Blue Beard 同名舞作,靈感來自她在紐約最困頓時期的內心寫照。此作並非根據藍鬍子童話所改編的敘事性舞蹈,反倒是以概念方式表現人類權力慾望的抽象作品。舞者一開始進入一把椅子後,再舞動至另外一把椅子,舞者企圖在這個橋段中影射雙重角色(藍鬍子與其妻)的扮演。過程中許多手勢動作意有所指;它們時而強勢、時而柔弱,背景搭配英文口白,敘述男人的富有與女人的交戰。爾後,象徵妻子的女舞者在地上緩慢爬行,如同困獸般的掙扎。編舞者在後半段以錄音口白的音樂,將中文單字如性器官、女神、藍鬍子、戰爭、觀世音……等,配合一頭散落長髮跳舞,隱喻自身在國外衝撞的歷練,但因口語的淺白直接而失去想像空間。在三段式的結構中,從建立雙重角色到融入自己的情緒轉折,三者的關係處理顯得模糊。

最後一支作品《漫遊此刻》,是由狠劇場導演周東彥協同這三位旅居國外舞者,一同探索智慧型手機對創作、生活的影響。舞者們陸續以Google Earth 搜尋國外的住宅,裝置螢幕上呈現了德國、日本的街景、房屋,然後是舞者們即興舞蹈的自拍或拍攝對方即時投影,影像也重疊即時互動音樂軟體,但因手法上無特殊之處,加上三位舞者的互動關係也較生澀,作品實驗意味多過形式的創新與內容的深入。

一位專業舞者的養成需要十年的光景,與其感慨台灣眾多優秀舞者的出走,更呼籲民間、官方挹注更多實質的資源給這些身處異鄉的優異舞者,「鈕扣計畫」 讓這些被世界看見的台灣舞者,不僅有機會回鄉展露身手,也將國外經驗反芻在作品中。

註:Dramaturgy 的翻譯有編劇法、演出法、劇場理論、戲劇做法等,是舞台上的主要戲劇呈現元素。在歐陸的劇院系統,通常有人擔任此一專職,稱為「戲劇顧問」(Dramaturg),他會協助導演找劇本、編寫文本、田野調查等,並協助劇作的結構、形式、流暢度,甚至給技術面的思考建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