嗩吶演奏家曾千芸
嗩吶演奏家曾千芸(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嗩吶演奏家

曾千芸 嗩吶小鋼炮 用音樂讓大家看到

就像嗩吶這個樂器,個頭小小的,卻總是能讓所有人聽見它的聲音,嬌小的嗩吶演奏家曾千芸,從高中就因打籃球時能「以小制大」,贏得「小鋼炮」封號,一路也這麼無畏無懼地走來。前年參加臺灣國樂團「嗩吶好聲音」比賽,是參賽者中唯一的女生,卻能以驚人的爆發力風靡全場、贏得冠軍!面對未來,她堅定地說:「我想要接受挑戰,所以一定會讓自己很辛苦!」

文字|李秋玫
攝影|許斌
第286期 / 2016年10月號

就像嗩吶這個樂器,個頭小小的,卻總是能讓所有人聽見它的聲音,嬌小的嗩吶演奏家曾千芸,從高中就因打籃球時能「以小制大」,贏得「小鋼炮」封號,一路也這麼無畏無懼地走來。前年參加臺灣國樂團「嗩吶好聲音」比賽,是參賽者中唯一的女生,卻能以驚人的爆發力風靡全場、贏得冠軍!面對未來,她堅定地說:「我想要接受挑戰,所以一定會讓自己很辛苦!」

NCO臺灣真美系列「傾聽 臺灣土地的聲音風景」

10/14  19:0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3435252

剛進高中時,曾千芸參加了一個新生盃三對三的籃球比賽。打籃球應該是愈高大愈吃香,然而個頭小的她卻發揮了長處,不僅跑得又快、又會鑽,一旁加油的觀眾看了她的表現,衝口而出叫她:「小鋼炮」。從此,這個綽號就跟著她到現在。樂團裡,她很有可能被眾人埋沒,看不見身影,但是只要端起嗩吶高聲一吹,那響徹雲霄的聲音,幾乎沒有人不被她吸引。

為鍾愛的樂器 克服困難

留著一頭短髮,笑起來甜美又帶有朝氣。個性帥氣的她,配上帥氣的嗩吶簡直恰到好處。只是,若要學國樂器,女孩子們多半會選擇柔美的琵琶、古箏,若要陽剛一些,選的也會是笛子,為什麼會挑中嗩吶?曾千芸不改淘氣性格回答:「大概是沒有其他人可以選了吧!」原來她從國小就參加了學校的國樂團,最開始選的樂器也的確是笛子。但因為樂團調配的關係,她也曾經被排去打擊聲部,不久又被調回來吹笛子,後來由於吹嗩吶的學長畢業了,所以老師又派她去填補這個空位。

可是被指定去吹嗩吶,心裡是否曾經有過抗拒?想不到她竟回答:「沒有!其實還沒有吹之前就很想學了!」事實上在她的心目中,嗩吶是一個「好玩」的樂器,人們覺得它的音色太吵,但聽在她耳裡,卻是宏亮而有吸引力。

喜歡它的潛在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可以「被看到」!不僅演奏的時候可以被注意,小女孩還拿著這個樂器參加大小比賽,一路拿過許多獎項。只不過回想初學之時,也確實是辛苦的。最開始音感要磨練,因為嗩吶沒有固定音高。吹久了不但嘴巴會累,而且就像彈琵琶手會長繭一樣,吹嗩吶嘴唇也會長繭:「嘴唇是一個很纖細的部位,硬去使用有時會受傷流血,尤其是冬天比較乾燥,嘴唇就會裂開。但如果長了繭,我就是咬掉、剝掉再繼續吹。」然而這些都不是問題,最困難的其實是「力」:她說:「嗩吶的演奏耗『氣』以外也耗『力』,要的是那種丹田的內力。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女生的關係,我覺得這一點是最艱難的。」但為了想讓自己變好別無他法,能做的,就只有不斷練習。

可是有時候,就連想要練習也沒有那麼容易。原來嗩吶音量大,在家裡放肆地吹不但吵到家人,恐怕連街頭巷尾都不得安寧。因此從小連媽媽都幫忙想過要怎樣解決這個問題。曾千芸笑著說:「我家在南投,旁邊就是山,所以我曾經跑到山上去吹。但可能是聲音太尖,吹不到幾分鐘,居然有狗來追!我跑到另一個地方,他們聽到聲音又追過來,就那次之後,我再也不上山去練習了。」

但又不可能不練習,於是她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對著衣櫃吹」;「我都將衣櫃打開,然後將嗩吶前面的『碗』(喇叭口)塞到懸掛的衣服中間,因為衣櫃裡面塞滿了衣服,會把音吸掉,所以吹出來的音量就會減半了。」果然是個現成又方便的好方法。但這也有缺點,那就是:「一定要開電風扇,否則裡面太熱了。」

緊握嗩吶  一起跨向未來

幸虧後來考上音樂學院,可以在琴房裡盡情練習。二○○四年,臺灣國樂團第一次以「嗩吶」為名舉辦「好聲音」的比賽,曾千芸是所有參賽者中唯一的一位女性選手,身型也最為嬌小,卻是以驚人的爆發力風靡了全場,以指定曲《弄獅》及加分曲目《三對面》勇奪比賽冠軍。連技術評審團主席暨樂團音樂總監閻惠昌都讚譽地表示:「強大的音樂張力、細膩的音樂層次及良好的台風征服了所有評委,她是台灣的驕傲!」而除了比技術之外,大會還增設獎項比人氣與舞台魅力,讓在場觀眾選出自己心目中的好手。在經過投票之後,曾千芸更獲得了「最佳人氣」獎,可說是收穫滿滿。

比賽完,她又繼續投入忙碌的演奏與教學生活當中。但有趣的是,在主修老師的影響下,她居然開始在學校社團裡擔任指揮,更帶學生們出去比賽。不過她從未想過要走指揮這條路,會站上指揮台,只是希望可以接受另一個新的磨練。她說:「老師很忙,我們有幾個學生成為了他幾個學校的助理指揮。在這期間,我像是多了一個可以再思考、拓展視野的機會。嗩吶在樂團裡都是屬於主旋律的部分,以前自己在樂團裡就只聽得到主旋律,沒有其他伴奏和聲。但在接受訓練之後,我已經有辦法看總譜、聽其他聲部的聲音了。」

未來,有什麼期望?不料才剛從國外演奏回來的她,想著的是要多往外跑。雖然已經到過南美洲阿根廷、中國、日本、新加坡等地演出過,但還是期待可以踏出腳步,讓自己看得更多、更廣。那麼,學校課業怎麼辦?正準備論文跟畢業音樂會的她,早已胸有成竹。握緊嗩吶,就像是握緊她的武器一般,她堅定地說:「不進則退,我希望能夠將自己不斷地往前推,所以不會讓它簡單地過去,我想要接受挑戰,所以一定會讓自己很辛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畢業於臺南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七年一貫制,現就讀台灣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碩士班。

◎ 曾個別受邀於阿根廷、新竹、北京、台北、重慶、廣州、新加坡、河南、天津、台南等地與當地職業樂團擔任協奏演出。

◎ 曾獲選為新竹青年國樂團「竹青之星」、臺南藝術大學「南藝之星」與九歌民族樂團「九歌新秀」。

◎ 2014年榮獲臺灣國樂團「嗩吶好聲音」第一名與觀眾票選為「最佳人氣獎」。同年以台灣代表隊身分受邀至中國河北省邯鄲永年洺州大劇院參加第二屆吹歌藝術節邀請賽榮獲「最佳演奏獎」。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