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麻花出品的第二部話劇電影作品《驢得水》海報。
開心麻花出品的第二部話劇電影作品《驢得水》海報。(開心麻花娛樂文化傳媒公司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從商業戲劇到IP產業 中國演藝行業的市場思維

商業劇場蓬勃到一個程度,演藝公司可以申請上市,這樣的模式是台灣表藝圈難以想像的,但中國的表演藝術市場的確如此展現了產業的規模。而一源多用的IP產業形式也能讓非商業戲劇開拓新路,如去年就有兩部在劇場演出口碑極佳的劇目也拍成了電影,一是黑色喜劇《驢得水》,一是饒曉志的《你好!瘋子》,後者甚至擠入賀歲檔期,這樣的發展似乎讓人看到了表演藝術產業化的希望。

商業劇場蓬勃到一個程度,演藝公司可以申請上市,這樣的模式是台灣表藝圈難以想像的,但中國的表演藝術市場的確如此展現了產業的規模。而一源多用的IP產業形式也能讓非商業戲劇開拓新路,如去年就有兩部在劇場演出口碑極佳的劇目也拍成了電影,一是黑色喜劇《驢得水》,一是饒曉志的《你好!瘋子》,後者甚至擠入賀歲檔期,這樣的發展似乎讓人看到了表演藝術產業化的希望。

這幾年中國演藝行業最受矚目的,就是幾家公司申請上市的新聞。從事旅遊演出的宋城演藝公司憑藉在杭州城外搭建的宋城演出《宋城千古情》,早在二○一○年上市,號稱中國演藝第一股;二○一五年末,以都市白領抒壓劇,首創話劇賀歲檔話題的「開心麻花」申請上市成功;二○一六年初,以粉絲戲劇引領話劇圈新一波話題的上海錦輝公司,亦以《盜墓筆記》系列IP(編按)舞台劇的成功票房成功上市。旅遊演出、抒壓劇及粉絲劇其實占了整個演出市場幾乎一半的份額,嚴肅的表演藝術雖然看起來仍然繁盛蓬勃,其實對於整體市場份額的貢獻並不多,同時在市場思維的壓制下,前景堪慮,但也因為得利於市場思維,前景似乎峰迴路轉。

非商業戲劇也有發展IP可能

以戲劇為例,如果要提市場的話,從商業戲劇到IP產業,最後到資本運作,這是常態,而且沒有這個過程,沒有市場思維,談論戲劇產業化都是空談。開心麻花在十多年成功的都市抒壓劇的經營之後,二○一五年以自創的劇目開拍同名電影《夏洛特煩惱》,在年底賀歲檔中以大黑馬的姿態擠進票房前三名,十四億多人民幣的票房確實鼓舞了戲劇圈。

二○一六年,兩部在劇場演出口碑極佳的劇目不約而同也拍成了電影,一是有著傳奇色彩的黑色喜劇《驢得水》,原本就是電影劇本,因為被侵權而先製作了小劇場的話劇,演出叫好叫座,終於回復本色。電影由原創者周申、劉霑與開心麻花合作,以小成本開拍,作為開心麻花第二部話劇電影出品,至今已下檔,兩億人民幣的票房雖不出色,但電影本身口碑極好,且實際的經濟效益依然明顯,是個成功的案例;另一部是一直在話劇舞台上風評不錯且已演出多輪,由饒曉志自編自導的《你好!瘋子》,這是他計畫中的《你好》系列中的第二部,類型與《驢得水》接近,亦是文本紮實的黑色喜劇,電影上映日期排在二○一七年元旦,也擠入賀歲檔,值得期待。這三部戲劇IP的發展似乎讓人看到了表演藝術產業化的希望。

《驢得水》和《你好!瘋子》在戲劇舞台上都不算是商業戲劇,因為從創作到製作都並沒有以觀眾的口味為唯一的導向,在藝術性上仍然緊貼著創作者的個人表達。非商業戲劇但必須在商業市場上存活,這是中國演藝圈的現實情況。藝術創作同時具備市場思維,大多數人認為相對的概念卻必須綁在一起走,很多時候會讓人覺得扭曲、變態,但這就是中國的演藝生態。與台灣相比,中國公部門的補助經常到不了真正需要者的手上,企業贊助不被鼓勵,尚未成熟的觀眾購票習慣,甚至沒有自由的創作氛圍,在如此惡劣的生態環境但如此龐大無比的市場裡,為了生存,激盪出各種商業模式,演藝產業的道路反而因此被打開了。所以,從原創的舞台作品跨越到電影並不令人奇怪,只要在合適的前提下,運用IP(一源多用)的概念,獲取更大的經濟效益,這種市場思維是極為普遍而正常的。

應把中國市場當作台灣的市場

台灣討論表演藝術產業化多年,也做了很多努力,但沒有市場規模,出不了產值,產業化只能是空談的理想。台灣的表演團體在相對優越的環境中生存著,沒有市場意識很正常,但是也使得台灣的生態環境呈現一種自給自足的自滿心態,因為發展無力,因此也不圖發展,長此以往,生命力堪憂。中國演藝市場的生龍活虎並不能作為台灣的參照,因為生態環境差別太大,無法模仿,但可以參與,而且就應該把中國市場當作台灣的市場,這樣台灣表演藝術的出路有了,可能性也極大地拓展。同文同種是台灣對中國市場的優勢,但兩邊生態環境的差別是首先需要理解與磨合的。

編按: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 指「知識產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