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錢南章與妻子賴美貞共同創作了《李天祿的四個女人》。
作曲家錢南章與妻子賴美貞共同創作了《李天祿的四個女人》。(錢南章、賴美貞 提供)
音樂

台語歌劇 搬演布袋戲大師的戲夢人生 臺北市立國樂團《李天祿的四個女人》

台灣國寶級布袋戲大師李天祿,其生平因侯孝賢的電影《戲夢人生》而廣為人知,而今將由臺北市立國樂團製作為台語歌劇搬上舞台。《李天祿的四個女人》由作曲家錢南章譜曲、妻子賴美貞編劇,創作發想來自詩人路寒袖〈李天祿的四個女人〉四首詩。屆時舞台上除了歌劇,也將邀請「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一同演出。

文字|李秋玫、錢南章、賴美貞
第293期 / 2017年05月號

台灣國寶級布袋戲大師李天祿,其生平因侯孝賢的電影《戲夢人生》而廣為人知,而今將由臺北市立國樂團製作為台語歌劇搬上舞台。《李天祿的四個女人》由作曲家錢南章譜曲、妻子賴美貞編劇,創作發想來自詩人路寒袖〈李天祿的四個女人〉四首詩。屆時舞台上除了歌劇,也將邀請「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一同演出。

【TCO】經典系列《TCO劇院─李天祿的四個女人》

6/9  19:30

6/11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6/16  19:30

6/18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23832170轉252

拜完天地,陳茶告訴李天祿:「陳悅記老師府有個規矩,新婚三日內,新人不能離開老師府一步」,要他遵守,但李天祿並不回應。拗不過陳茶再三詢問,他不耐煩地打斷說:「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不要浪費時間。」兩人相擁入羅幟,一段薩克斯風漂亮的音樂傳出,合唱團輕柔歌頌,優美得令人陶醉。待曙光乍現,李天祿出現在屋後牆邊,罵一句:「幹!我又不是犯人,為什麼要讓你綁手綁腳?」然後跳窗偷跑,牆角掉下一隻鞋。陳茶從後追出,撿起鞋子掉下了淚……

夫妻聯手  打造國樂台語歌劇

開場不久的一段衝突,種下兩人間的怨懟,也為之後一齣歌劇的發展開啟了可看性。這是國家文藝獎得主錢南章譜曲、妻子賴美貞編劇共同創作出的歌劇《李天祿的四個女人》。原先是受了詩人路寒袖〈李天祿的四個女人〉四首詩所感動,錢南章一直希望將它譜成樂曲,在口袋裡擺了很久。直到臺北市立國樂團團長鄭立彬邀約,他才提起這個點子。然而他的詩作感情濃厚,不寫成戲,無法真摯地表達,因此便擴張為歌劇。只不過作曲家答應了,劇本卻沒有人寫……也許是指揮過錢南章與賴美貞兩人之前合創的作品《十二生肖》有了信心,鄭立彬提議由文學造詣深厚的賴美貞撰寫,「但要寫就寫閩南語喔!」沒想到鄭立彬竟回答:「這樣更棒!」

有了路寒袖首肯作為劇本指導,賴美貞以〈緣分既了,悲喜自在——我如何寫《李天祿的四個女人》〉作為素材,加上原來的四首詩及〈布袋戲〉一詩進行創作。期間,不但多次赴台中與路寒袖討論,更親訪老師府與三芝李天祿布袋戲博物館,做足了功課。因此劇本不但前後呼應、場場有衝突,更是時而感人落淚、時而令人捧腹大笑。對此,錢南章笑著說:「劇本、劇本、劇本!沒有一個好劇本,什麼都是假的!」有過前三齣歌劇的經驗,他感嘆劇作家寫好劇本後,作曲家才能譜曲,但往往發現劇本有問題時,卻無法與對方協調修改。如此一來,樂曲就算寫得再好還是枉然。如今另一半寫劇本,他樂得說:「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就是天天可以商量!」

音樂巧搭劇本  妙趣橫生

的確,錢南章的創作向來注重歌詞聲韻的走向,但由於自己台語發音並不標準,因此劇本是由賴美貞一個字一個字唸給他聽,讓他記錄下來譜成樂曲。因此聆聽他的作品,都能夠感覺到字裡行間的聲調進行,不必向其他歌劇那般需要看字幕輔助,就可以聽得懂歌詞的內容。不過,倆人也巧妙地運用這個「不標準」來玩文字遊戲,錢南章笑著說:「我太太很天才!」因為在第三景的〈老鴇之歌〉一開頭,從老鴇學西班牙文打招呼說Hola!保鏢回答「你好」,到學外省人發音說:「我肚子Hola(餓了)!」、美國人喝的Cola、最後帶到店裡將每個人的錢從口袋「Hola(挖啦!)」……此起彼落的合唱與獨唱,妙趣橫生令人拍案叫絕。

當然,被稱為「外江派」風格的李天祿,布袋戲後場師傅的鑼鼓就是受到大陸京劇影響,因此第五景一開始,錢南章便讓合唱團員念鑼鼓經〈水底魚〉的曲牌,之後連舞者、布偶等人都加入,延伸到台下國樂團打擊聲部的幫襯,讓整場舞台熱鬧非凡。

從一九九○年製作第一部喜歌劇之後,相隔廿七年,臺北市立國樂團不但要上演歌劇,更將布袋戲彩樓班上台。本劇由音樂劇導演曾慧誠執導,特邀國內一流聲樂家林孟君、陳美玲、翁若珮、鄭海芸、王典、孔孝誠等人扮演要角,更讓合唱團與「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與TCO共同演出。全劇有苦有甜、有笑有淚,藉李天祿的四個女人,看一代布袋戲宗師的戲夢人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台灣「國寶」李天祿

一九一○年,李天祿生於台北大稻埕,自幼師從父親學習布袋戲,練就一身好功夫。廿歲入贅,成為「樂花園」班主陳阿來之女陳茶的夫婿,並仍在「樂花園」擔任頭手。兩年後成立「亦宛然」掌中劇團,聲名大噪。民國廿六年中日戰爭爆發,暫別布袋戲演出,短暫在歌仔戲班擔任排戲仙,也曾粉墨登場。直到民國四十年,布袋戲外台戲全面解禁,「亦宛然」李天祿重新開啟了布袋戲繁華極盛的歲月。次年,李天祿率領「亦宛然」參加全省的布袋戲比賽,連續廿多年奪得北區冠軍,奠定了其布袋戲盟主的崇榮地位。

民國六十年代,由於電視等新興娛樂媒體及金光戲布袋戲的興起,傳統布袋戲因而失去競爭力而漸顯衰頹。後來、李天祿收了一位法國學生班任旅,兩人不僅結為知己好友,同時也為傳統布袋戲的再度興盛種下了新苗。班任旅之後在法國創立「小宛然」成功地將台灣傳統布袋戲帶到全球各地,連帶將李天祿的聲名遠播至國際偶戲界,一時之間,來台拜師學藝的人絡繹不絕。晚年他致力於推廣與文化外交,獲得了薪傳獎、中正文化獎章、國家民族藝師、法國文化騎士勳章等殊榮,國人遂以「國寶」之名。他一生風流倜儻,除了原配之外,重要的女人還有歌仔戲班苦旦月鳳、青樓女子麗珠,還有寡婦黃金鑾。(李秋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