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電影院》帶領觀眾在奇幻如電影的聲光效果中航行,踏上這趟「勇於面對未來,不論未來會發生什麼」的星際旅程。
《時光電影院》帶領觀眾在奇幻如電影的聲光效果中航行,踏上這趟「勇於面對未來,不論未來會發生什麼」的星際旅程。(濱田英明 攝 人力飛行劇團 提供)
戲劇

影院觀眾來來又去去 詩意鋪展三代母女情

人力飛行劇團《時光電影院》

繼《地下鐵》、《幸運兒》、《向左走向右走》後,黎煥雄四度將幾米繪本搬上舞台,推出新作《時光電影院》,由周伶芝編劇、李焯雄作詞,搭配陳建騏與HUSH共同譜曲。「這部戲剛好跟我的前作《星光劇院》相呼應——《星光劇院》是父子,《時光電影院》則是母女,電影院與劇院,都是黑盒子的隱喻關係。」黎煥雄說,藉電影院觀眾來去隱喻人生,創作團隊將帶領觀眾踏上這趟「勇於面對未來,不論未來會發生什麼」的旅程。

繼《地下鐵》、《幸運兒》、《向左走向右走》後,黎煥雄四度將幾米繪本搬上舞台,推出新作《時光電影院》,由周伶芝編劇、李焯雄作詞,搭配陳建騏與HUSH共同譜曲。「這部戲剛好跟我的前作《星光劇院》相呼應——《星光劇院》是父子,《時光電影院》則是母女,電影院與劇院,都是黑盒子的隱喻關係。」黎煥雄說,藉電影院觀眾來去隱喻人生,創作團隊將帶領觀眾踏上這趟「勇於面對未來,不論未來會發生什麼」的旅程。

幾米音樂劇《時光電影院》

2018/1/12~13  19:30   2018/1/14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2018/1/20  19:30   2018/1/21  14:30  

2018/1/22~23  19:30   2018/1/23  19: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27372717

《時光電影院》是人力飛行劇團改編自幾米繪本的第四部音樂劇,也是睽違許久的幾米系列新作。藉由過去幾年幾米系列的舊作重演,讓人力飛行班底培養良好默契,此次新作更邀來周伶芝編劇、李焯雄作詞,搭配陳建騏與HUSH共同譜曲,呈現出不同於前三部作品(《地下鐵》《幸運兒》《向左走向右走》)的詩意美學。

夢與真實間的魔幻旅程  三代母女的動人故事

當年,幾米坐在觀眾席看黎煥雄的戲,看完後畫了幅〈一位觀眾孤坐在偌大觀眾裡〉的作品,從此畫為始,最終妙筆勾勒出一本關於生命中不可迴避的失去和遺棄的《時光電影院》。黎煥雄掛念著改編幾米新作已久,與主創團隊來回溝通近兩年,終於成功將繪本再次轉為劇本,在劇場呈現這段重現記憶、介於夢與真實的魔幻旅程。「這部戲剛好跟我的前作《星光劇院》相呼應——《星光劇院》是父子,《時光電影院》則是母女,電影院與劇院,都是黑盒子的隱喻關係。」黎煥雄表示,「廿五歲之前我也是重度影癡,後來才慢慢把熱愛轉到劇場。對劇院和電影院,我始終心存感激。」

不完全忠於原著,編劇將故事時間軸更動,讓三代母女關係清楚浮現,也賦予原著裡許多象徵性強但出場時間不多的角色更多戲分。《時光電影院》從女主角心心思念年幼時即離她而去的母親而起,她與爸爸踏入那個曾有著往日年輕戀人的電影院,也就此走進了另一個世界;電影院的帶位員們,默默引領著觀眾、靜靜凝視著大螢幕上的光影,卻也見證了座席與座席之間、一場又一場之後,那些屬於觀眾的、情侶的、家庭的記憶與故事。於是,心心被帶至了自己的位子上,開始了一場從沒有機會好好認識的那些,屬於媽媽的、甚至外婆的時光電影。

維持幾米系列一貫模式,劇本與歌詞幾乎同時開工,幾米把故事交給周伶芝拓展了時光旅程、由李焯雄用歌詞把意念鎖進去、陳建騏和HUSH則擴展想像縱深;最後,梁小衛、劉廷芳、崔台鎬、高俊耀、鄭尹真等一票經驗豐富的演員,將自身理解與詮釋加以演繹。黎煥雄也表示,新合作的劉容嘉、廖允杰等人肯學也學得快、全然奉獻著各自的誠懇與熱情:「團隊中每位成員的表現實在讓我感覺到,大家是並進的,沒有人在前面等待的。每個人都感受到,這是十年來首次幾米新作,往前推的內在動能很強,完全符合我心中嚮往的工作狀態。」

如建築般的歌詞  塑造不同的餘味

此次合作一大看點是李焯雄擔綱全戲十六首歌曲作詞。從初期劇本會議便參與在核心討論中,以詞句探求出潛藏在劇本翻面、難以言說的情感,字字精準共鳴也雅俗共賞。李焯雄不但在意詞意,也重視字句被唸出來的聲韻,尤其要求歌詞不可與劇情重複,歌曲必須擁有讓戲往前推動的力量,「音樂劇像是音樂的長篇小說,不是劇本和歌詞寫好就完成,演員上台詮釋才是最終的呈現。我希望『歌』給演員很好的支撐,歌與台詞就像一首歌裡聲部的概念,兩者互相襯托。」李焯雄視自己的工作為建築師,透過聲音的建築將情感表現出來,造出有溫度有觸感的聲響建築:「現在人聽流行歌都聽單一首歌,不一定會去理解整張專輯的製作企圖;但音樂劇是有時間軸線的,觀眾可以感覺到餘味。」李焯雄說,「我希望觀眾能聽到歌曲的前、中、餘味——前味是你第一次聽,被一些字眼、旋律抓住了;中味是當下感受,也許是某些詞語的組合被記住了;餘味則是一路聽下來,歌與歌的意象疊合了。如果說頭尾兩首主題曲是我最先蓋好的柱子,可以在整齣戲的建築裡找到柱子的對應」。

黎煥雄認為李焯雄嚴謹中帶點老派,特別迷人。有些光看歌詞還未能完全領會的部分,當演員開口唱,便知歌詞厚度。李焯雄習慣在交出來的歌詞另一面寫下完整的註解:即使沒機會當面解釋,仍希望拿到歌的人知道作詞者這邊為什麼用了這個字而非另一個字,「戲裡有首歌叫〈電光幻影(睜著眼睛看電影)〉,是我對繪本的理解——人生比電影還電影,但我們必須睜著眼睛去體會。」李焯雄說,「有光才有影,光影之間的對比特別令人著迷。我不從親情或愛情的角度,來看這個繪本故事,反而選擇從被遺棄、出走、不告而別、缺席去看;當黑暗到極致,是否也會黑得發亮?」藉電影院觀眾來來去去隱喻人生,創作團隊稍微拉離繪本軌道,卻發見了全新的星系,帶領觀眾在奇幻如電影的聲光效果中航行,踏上這趟「勇於面對未來,不論未來會發生什麼」的星際旅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從繪本到舞台影視

在台灣,將繪本改編為劇場演出,以幾米作品為大宗。除人力飛行劇團外,黑眼睛跨劇團也曾改編幾米繪本《走向春天的下午》,臺灣國樂團(NCO)亦於二○一七年以幾米作品為概念,舉辦音樂會「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而果陀劇場《五斗米靠腰》系列,則改編自網路漫畫《我是馬克》,加演不斷屢創票房佳績。飛人集社劇團則多次與繪本畫家合作推出「小孩也可以看」系列,其中作品《初生》於演後發行音樂繪本,也開創台灣本地劇團與視覺藝術家合作之嶄新可能;夾腳拖劇團則多次改編繪本如《愛唱歌的小熊》,以兒童劇之形式闡述人權議題。而由台灣繪本作家陳致元創作的《Guji Guji》已翻譯超過十五種語言並曾登上紐約童書十大排行榜,於二○一五年由瑞典大道劇團改編為兒童劇,至今已巡演世界超過三百場。

世界劇壇上,以繪本為本的改編作品,最知名者莫過聖修伯里早已家喻戶曉的名作《小王子》,改編版本包括電影、廣播劇、舞台劇等各種形式;而由比利時畫家喬治.勒米所創作的漫畫卡通《丁丁歷險記》也曾引領風潮,以不同樣態現身觀眾眼前。另外,由茱迪絲.克爾創作的《老虎來喝下午茶》從英國劇壇發跡,帶起一波繪本兒童劇風潮。曾於二○一三年至高雄春天藝術節演出的《抵岸》由紐西蘭紅躍劇團製作,改編自○七年世界奇幻獎年度藝術家、澳洲移民二代陳志勇繪本《抵岸》,以新奇迥異、超乎常理的世界觀,生動描繪出新移民身處陌生環境的徬徨,以及在溫暖美好的小小善意裡,閃現其中的人性光輝。(陶維均)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