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明與李維菁
王嘉明與李維菁(林韶安 攝)
藝次元曼波 HEART to HEART

給親愛的孟若,那些說與不說的故事

王嘉明 ╳ 李維菁

今年的台灣國際藝術節,王嘉明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拿大女作家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的作品篇名《親愛的人生》作為演出名稱,他計畫改編孟若,將幾個不同的短篇故事,串接、混揉成一個晚上的演出,那將會是什麼景象呢?於是,我們邀請將孟若稱為「最鍾愛作家」的李維菁,與王嘉明一同聊聊,在深究孟若、改編重寫的路程上,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項、給孟若迷的小叮嚀,以及如何在字間行外,讀出那些她選擇不說的事。

文字|陳茂康
攝影|林韶安
第302期 / 2018年02月號

今年的台灣國際藝術節,王嘉明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拿大女作家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的作品篇名《親愛的人生》作為演出名稱,他計畫改編孟若,將幾個不同的短篇故事,串接、混揉成一個晚上的演出,那將會是什麼景象呢?於是,我們邀請將孟若稱為「最鍾愛作家」的李維菁,與王嘉明一同聊聊,在深究孟若、改編重寫的路程上,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項、給孟若迷的小叮嚀,以及如何在字間行外,讀出那些她選擇不說的事。

2018TIFA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親愛的人生》

3/23~24  19:30 3/24~2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Q: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能否與我們說說,為什麼是孟若?

李維菁(以下簡稱李):對呀,我也想知道你為什麼喜歡她、為什麼挑她?

王嘉明(以下簡稱王):其實我有時候選東西不是看過之後選擇的。譬如說《理查三世》也不是那種我好想做、而去做;甚至有時候,我還不見得看過那個劇本。不能算是因為我喜歡這個小說,所以要來改編、要演,反而我常會因為一些機緣、一些感覺,指向了我選的那個,往往是這樣的。

這次一方面是因為短篇,一方面也可以從契訶夫說起——我前一齣戲把《一九八四》和《三姊妹》放在一起(那真的也是搞死我自己),當時在一句一句改編、一邊在看他的邏輯,整理裡面的東西,就會看見裡面有很多「狀態」,複雜地交織著。我就想做短篇小說試試看,在劇場裡面做短篇會是什麼樣子?我們看到改編短篇小說,可能一次一篇、兩個小時演完。加上劇場有種很特別的時間感,不能像小說或電影那樣快接,那如果要把四個或更多短篇小說,放在一起演會是怎樣?關於做短篇的樣子和對於契訶夫作品的那種感覺,兩兩加在一起,當然也包括日常生活的這個部分,方向就很剛好往孟若這邊。

李:要說短篇小說的話,契訶夫到孟若中間還有很多人耶。

王:不是都有那種廣告語,像是「短篇之王」什麼的嗎,可能就是這樣吧……(其實我也是有點不知死活)

李:試試看。

王:好,就是她了。那時候我其實也沒看過她所有的作品,也不能說是有仔細地讀過孟若,只是看了一篇、兩篇,就決定做了。

李:剛開始看的時候,感覺怎麼樣?

王:老實說,我很難讀進去。一部分原因是我看小說的速度本來就比較慢,哲學還快一點,推理小說就另當別論了。剛開始總有一種看不完的感覺,所以就變成:那我該怎麼開始,要怎麼透過這些跟自己對話……慢慢去找到那個路徑。旅行的時候帶著想說要做功課,結果就……

李:她不太適合旅行看,可能要在家裡窩著。

王:對,就是要找到一個狀態才可以「殺」進去,後來就覺得尋找這個狀態也蠻有趣的。後來就看比較快了,雖然每一本我都有,但就是每一本裡先挑個幾篇,加上我記性也差,就跟戲劇顧問周伶芝討論一下,最後集中在四本裡面。

李:你現在挑了哪幾篇?

王:譬如說《親愛的人生》裡的〈採礫場〉、〈火車〉我覺得很有趣,〈湖景〉是一開始也很有趣,可是不一定用得上,或許也會試試看加進〈夜〉;還有《太多幸福》的〈空間〉——可能會以〈空間〉為主,其他還有像是〈虛構〉。

李:〈火車〉我也覺得很好。〈空間〉也很棒呀,棒極了!毛骨悚然,卻又很美麗唷。但是你要小心翻譯上的問題,不只是文字有誤,有時候意會上的錯誤也會導致翻譯錯誤。可能需要上網查一下原版,或是比對不同的翻譯版本。她是一個結局很重要的作家,也超會寫結局的,可是常常結局都容易被翻錯。就像“for dear life”的用法那樣,在生命最後的關頭說“for dear life”是有嘲笑意味,而不是因為思念什麼才「給親愛的人生」,這樣就不像她了。


有兩本是真的很厲害的,是以前張讓翻譯的《出走》和《感情遊戲》,那時候還沒有人在翻譯孟若,不過現在都絕版了,有一次去二手書店看見只剩四本,就一口氣全部買光。《感情遊戲》(現在的翻譯版本是《相愛或是相守》)也有改編電影,這本應該是「史上最強」的,每一篇都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