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皮》
《畫皮》(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提供)
戲曲 酷集劇場《畫皮》、《回身》

回望傳統 解構當下

自二○一五年起,「酷集劇場」逐漸成為新生代藝術家從事戲曲創新的實驗平台。此次將推出由新生代戲曲導演兆欣和台北新劇團團員蔡岳勳、李青鋒等人合作的《畫皮》,及國光劇團武生李佳麒的《回身》。兩個作品的主題風格不盡相同,卻同樣以戲曲演員對自身行當藝術的省察,有意識地將身上的「功」進行拆解、轉化,甚至重新感知與回望。

自二○一五年起,「酷集劇場」逐漸成為新生代藝術家從事戲曲創新的實驗平台。此次將推出由新生代戲曲導演兆欣和台北新劇團團員蔡岳勳、李青鋒等人合作的《畫皮》,及國光劇團武生李佳麒的《回身》。兩個作品的主題風格不盡相同,卻同樣以戲曲演員對自身行當藝術的省察,有意識地將身上的「功」進行拆解、轉化,甚至重新感知與回望。

酷集劇場《畫皮》&《回身》

9/14~15  19:30   9/16  14:30 

台北 台泥大樓士敏廳

INFO  02-25675660

突破傳統行當  從奇幻世界映照當代社會

演而優則導的兆欣,長期與台北新劇團合作。此次的《畫皮》取材自蒲松齡《聊齋誌異》,藉由「畫皮」和「妖怪吃心」的動作,探討現代人如何探索自我心靈的定位。從《畫皮》的奇幻世界映照台灣當代社會,兆欣認為,「現在有很多人過著斜槓人生,在社會上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或身兼多職;從這裡可以思考,究竟妖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在蒲松齡的世界裡,人、妖殊途,妖想要變成人,人心卻往往比妖更可怕;但在現實世界裡,皮相下面的本心究竟誰是妖,誰是人,卻是真假難辨。

相較於一三年首次執導的《聊齋》,兆欣此次選擇以老生、青衣、花臉三個不同行當發想。他坦言,戲曲行當的分工雖然容易表現不同角色在聲音線條與人物調性上的區隔,但對戲曲演員來說,行當如同外在皮相的存在;拆解行當、捨棄皮相後,戲曲演員在舞台上要如何面對真實自我,是這次與演員工作的重點。兆欣在排戲過程中,要求演員嘗試突破傳統行當固有的表現形式,盡可能卸下行當表演的框架,讓身體回到最原始的感知與本能中,藉此尋找行當表演自身的模糊地帶。《畫皮》由三名演員分飾多角,在不同情境狀態中穿梭遊走,藉由程式的解構、情感的流動及人物的聚合,探索現代心靈的處境與價值。

透過戲中戲  回望自身生命軌跡

武生李佳麒與編劇鍾德凡合作獨腳戲《回身》,並邀請李小平擔任藝術顧問。李佳麒生於京劇世家,其祖父吳劍虹為台灣資深京劇丑角名家。二○○三年,因祖父的引薦,李佳麒有機會前往上海拜訪「麒派」(周信芳)藝術重要傳人小王桂卿;當時已不再教授學生的小王桂卿,因吳劍虹的引薦,決定親授《陸文龍》和《雅觀樓》兩齣戲,而這兩齣戲也成為李佳麒表演生涯的轉捩點。《雅觀樓》中的李存孝武藝超群、英姿颯爽,劇中工架、出手不僅複雜多變,大段崑腔唱段更考驗著武生文戲的表現。李佳麒返台後,其精湛技藝讓國內觀眾為之驚豔,也為他贏得「小王桂卿《雅觀樓》在台唯一傳人」的美譽。

對從小坐科出身的李佳麒而言,這次自導自演的《回身》是一次難度極大的自我超越。他表示:「從小京劇演員身上已經有刻劃很深的程式框架,現在一下子要把框架放掉,卻發現自己不會演戲了!」全劇將由一人分飾多角,透過戲中戲的架構,演員悠遊在現實當下與戲劇情境之間,由此展開一場祖孫親情與師生之情的對話。《回身》不僅是一名京劇演員對自我生命的凝視與追尋,更是藉由戲曲演員身上的「功」,回身訴說現實生活中道不盡的人情世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