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父親彼得.布魯克導演衣缽的伊莉娜.布魯克也決定在任期屆滿兩年之前,離開國立尼斯劇院。
繼承父親彼得.布魯克導演衣缽的伊莉娜.布魯克也決定在任期屆滿兩年之前,離開國立尼斯劇院。(AFP 提供)
巴黎

政治角力無所不在 表演藝術界掀起茶壺風暴

法國近兩個月掀起「黃背心運動」,突顯了法國政府長久以來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在位者只重視數字與成效,愈來愈輕視公共服務。而這樣的現象也反映在法國的場館經營與文化政策上。近期表演藝術界的紛擾頻傳,除了多位文化機構的藝術總監請辭,還有場館內的勞資爭議,重要劇場資料庫網站因預算縮減可能被迫停擺等等,政治角力、資源分配種種問題,也無法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

法國近兩個月掀起「黃背心運動」,突顯了法國政府長久以來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在位者只重視數字與成效,愈來愈輕視公共服務。而這樣的現象也反映在法國的場館經營與文化政策上。近期表演藝術界的紛擾頻傳,除了多位文化機構的藝術總監請辭,還有場館內的勞資爭議,重要劇場資料庫網站因預算縮減可能被迫停擺等等,政治角力、資源分配種種問題,也無法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

為了挽救下滑的民調,法國總統馬克宏兩個月前進行內閣改組,但新政府的施政卻讓人民失望。十一月中,「黃背心運動」爆發開來,不僅造成嚴重的社會衝突,也重創法國觀光產業與文化發展。十二月初,愈演愈烈的抗議活動破壞了凱旋門的文物,也迫使巴黎各大博物館與劇院歇業一日。這場繼一九六八年「五月學運」後最混亂的社會騷動,突顯了法國政府長久以來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在位者只重視數字與成效,愈來愈輕視公共服務。這樣的現象也反映在法國的場館經營與文化政策上。

場館總監陸續請辭

十一月初起,許多法國文化機構的藝術總監紛紛請辭。編舞家莫妮葉(Mathilde Monnier)宣布將在明年六月卸任法國國家舞蹈中心(CND)總監一職。同時,繼承父親彼得.布魯克導演衣缽的伊莉娜(Irina Brook)也決定在任期屆滿兩年之前,離開國立尼斯劇院(TNN)。儘管這兩位藝術家今年初都獲得續聘,但她們都想盡快卸下場館經營的重責大任,重新投入自由創作的懷抱。對伊莉娜來說,她在擔任劇院總監期間,投注了太多精力去消弭藝術與大眾的隔閡,而扼殺了自己的創作力。管理場館必須肩負起龐大的社會責任,讓她忘記自己是名藝術家。

的確,文化場館若由創作者主導,或許能確立它的藝術方向。然而,並非每位藝術家都能應付複雜的行政作業,還得處理場館內的人事衝突、及與公部門的協商與角力。九月底,巴黎公社劇院(Théâtre de la Commune)的工作人員發起罷工,抗議總監瑪利(Marie-José Malis)專斷的領導方針,他們認為儘管瑪利對外標榜左派精神,但她擅自精簡人工編制,又要求大家超時工作,難道文化機構宣揚的人文價值只是空洞口號,經營模式仍脫不了資本主義的剝削邏輯?另外,十二月中,「歐里亞克國際街頭藝術節」(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théâtre de rue d'Aurillac)總監也因受不了政界人士干預策展人選聘,憤而辭職。這波「法國劇院內的茶壺風暴」突顯了表演藝術界長久以來的矛盾:依賴補助的藝術工作者要如何避免政治力的介入,取得獨立營運的自由?政府又要怎麼監督公立文化機構,平均分配有限的資源?

民營文化機構被迫犧牲

儘管明年的法國文化部預算有增無減(註),但政府的藝術政策宛如多頭馬車,不得不犧牲掉某些民營機構。「當代劇場網站」(www.theatre-contemporain.net)就面臨補助縮減的危機。這個由非營利組織「國際舞台資源中心」(Centre de Ressources Internationale de la Scène)經營廿年的網站,已成為法國表演藝術界首屈一指的資料庫,每年約吸引兩百萬人查詢,共累計了十億的點閱率。然而文化部三年來不斷縮減補助,甚至要求網站經營者向藝術家收取訪談費用。面對預算緊縮,當代劇場網站面臨停止營運的危機。因此,近一百五十位法國劇場創作者在十一月初聯名向文化部長陳情,說明當代劇場網站不可或缺的價值,其中包含歐利維耶.畢(Olivier Py)、朗貝爾(Pascal Rambert)、穆阿瓦德(Wajdi Mouawad)、波默拉(Joël Pommerat)等知名藝術家。可是直到十二月中,官方都沒有任何回應。

法國的文化實力的確值得令人欽羨,然而,多數人都忽略了內部的政治角力與資源瓜分。馬克宏上任後,為鼓勵青少年參與藝文活動,而推動「文化通行證」(Culture Pass)。這項政策不僅挪用了其他文化預算,也被批評為是變相的消費主義。當權者何時才能重視藝術教育、推廣,讓文化深植民間?或許這才是當代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註:法國文化部於9月底公布了2019年的預算,共計3億2千6百萬元(約114億1千萬元)。相較於去年,增加了0.8%。但是《藝術周刊》指出,若以1.7%的通貨膨脹來看,今年的預算其實看似增加,實則減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